“宅”年

         

 

新春家庭故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作者删除




我是个比较宅的人,喜欢独处写字,不喜欢的事情也很多,比如我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闲逛,只要有书的地方,我可以在那里待很久,直到我觉得乏味了。我会隐身而退,有时候我会认为,这世界好像没有我这个人,倘若我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只是化为尘埃和故乡的尘土,内心装满了忧愁善感;有时候我也很不近人情,比如大年三十一过去,全村走亲戚互相拜年,拉把搭伙摆酒桌,或者在小店铺吆喝二三六,做得有年有味。有时候我也很羡慕他们,我觉得他们才是活在这个世界最有意义的人。


今年的年味儿也不是很浓重,武汉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各种新闻频频刷爆了手机和朋友圈,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我们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前方的阵营,还在打没有硝烟的战争。然而后方的我们么,仍在把酒言欢歌声彻夜,麻将押大小吵吵闹闹,就像完全没有长大的孩子。我很羡慕那些伟大的人,羡慕他们为祖国奉献花朵的人,在百花齐放的日子,才能看到他们展露笑容,心系着国家的美好未来。

他们有血有肉,也会思念父母。我记得前几天看了青蜂侠的视频,几个杂堆在更衣室的疫情救援人员,第一时间就想掏出手机,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记者问他们有什么想说的,他们就说,也没什么伟大的,这是他们的工作。可能在我们普通人的心里,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仔细想着,它根本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好好待在家里,等待疫情结束,不要让病毒有机可乘。

昨晚邻居家的大女儿,跟她的亲戚爷爷,来我们家串门儿,她是个话唠女孩,满身带着酒味儿,问我几次要不要喝酒,我说不喝酒,她的亲戚爷爷骂我,读书都读哪里去了,我知道我文化水平也不咋高,我给他们炒了两蝶菜,吃了碗饭,就上楼去。我妈,也帮我说了好话,她说我有病在身,不宜喝酒。她的亲戚爷爷是个幽默的酒鬼,没少在酒桌上吹嘘自己,说他当年在什么山当过连长,每次到我家就开始吹牛皮,我爸说,他当年是在部队帮别人养猪种菜,想到这我就觉得这个老头挺有风趣的。毕竟他是以军人的形象引以为荣。在我们普通人的眼里,能为国家奉献花朵,是件了不起的人。

我们家的邻居大女儿也很风趣,普通话里带着家乡的大碴味,她说hē喝酒 就说成  kē喝酒,zhī知道不知道会说成jī知道不知道,我心里暗暗发笑,觉得还蛮挺好玩的。她说,去年给他的弟弟五万块钱,虽然家里也没装修,还是平顶房,两个人去省城考了个驾照都过了。她说,很难的在转车和刹车的瞬间,倘若有失误就要加钱,她说她家也没啥关系,一直在搭钱进去。听她的小故事,我认为还是很励志,毕竟在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眼里,能做出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到成功就是件了不起的事情。听她的故事,我也在反思,我今年都收获了什么,可能在思想上精神上,我也在无形中收获,毕竟时间还很长,我要走的路还很漫长,在我的内心“视”界里,只有站得更好才能看得更远。

这个世界很公平每个人的思想领域都有所不同,只有读书和学习才能获得更多知识养份。有人说读书没有用,思想过于前进就会变得抑郁,变得郁郁寡欢,曾经在论坛上看过有个帖子,那个楼主说读书太多,还不如个小学文化水平的人, 心理更加健康,不是出格就是心理有问题,好多人愤愤不满追评道,可能楼主就是小学文化吧,也有人说扭曲歪理满口胡言,其中有个人追帖道,小学文化思想的领域,就像一张白纸,不喜欢接受各种思想,不以意志为转移,活在个人的世界里,天天无忧无虑,相反有思想有文化的人,可以包容各种思想领域。

不走亲戚我也不拜年,我是个人情浅薄的人。我姐姐昨晚给我发了88元红包,我很感动,我说太多了,她说不多,我姐姐也是个话不多的人,心地极为的善良,今年我知道她也没钱,姐夫花了所有的拆迁款后,就变得郁郁寡欢,我姐夫是个花天酒地的人,他父亲给他们六十万元,他买了一辆二手大货车,余下的钱都花了精光,他朋友很多每次出手跟他要钱,他都慷慨解囊,现在到好钱财散尽,朋友也净去了,倒是给留了清净。后来,我姐让姐夫照顾小孩,她一个人坐电瓶车,到县城找工作,听说找了家餐馆,下午和晚上工作,半夜才回家照顾小孩。

如果你们看到,一个不擅于说话的青年妇女,一定要善待她们,说不定她就是我姐姐。我姐说:“今年就不回家過年了”。她很喜欢繁体字,每次跟别人聊天都要用繁体字,这倒成了她的风格。我说你今年不回家拜年么,她回我说是的。说也是,今年有疫情,谁也不愿走亲戚了,熬出了疫情,年年都是春节。

     

     

  #新春家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