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想杀死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苏雯望着镜中的女孩,模样生的白静水灵,却是如此的陌生。她摸着左脸颊上冒着血色的绷带,脑子一片空白,关于以前的事情,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自己是谁?究竟经历了什么?

对于自己的一无所知,这种植入脑髓的空虚以及恐惧感,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潜伏在内心的恶魔。稍不注意,就会被带入绝望的边境,堕入漫无边际的暗夜,永远看不到曙光。

苏雯撕下绷带,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从眼角直接划到耳根的刀痕,绽开的血肉让同在一旁洗手的女士打了个冷颤,随便补了下口红便匆匆离去。

苏雯对着镜子露出阴冷的笑容,打开水龙头,接水猛地浇在脸上,冰凉的水渗入伤口带来的刺痛感,令她颤抖、麻木甚至产生了那么一丝快感。只有这样她才感觉到自己是真实的存在,而不是虚假的没有灵魂的一副空壳。

她任由那骇人的伤口暴露在外表之下,任由它流着血水,任由走廊上的路人对她露出那种惊异、愕然、怜悯还有同情的目光。这些对她来说就如同拉在人行道的狗屎一般,她知道怎么巧妙的避开,而不是傻乎乎的一脚踩上去,惹得一身恶臭。

回到病房,里头永远坐着她不认识的一男一女,可笑的是他们自称是她的老公和闺蜜,可这两人对她来说却是如同陌生人一般的存在。无论她怎么将他们拒之门外,这7天他们都风雨无阻的守候在病房里。

他们的坚持让她心生侥幸,也带来了一丝慰藉,原来在这世上她还有亲人,还有人来疼她。

但是,对于过去一无所知的痛苦依旧折磨着她,她宁愿固执的将自己锁在小房子里,也不愿卸下防备。

他们要来也罢,不来也罢,反正她都坚持自己的原则,对他们不予理会。

02

坐在床边削苹果的白雪瞧见她血淋淋的伤口,手一抖,苹果掉落地上,食指被刀子划出了一道血痕,涌出的血滴滴答答地染红了地上的苹果,白雪难以置信的望着她,抖着嘴唇,许久才叫出她的名字,“苏雯,你……”

话未出口,泪已簌簌飞流而下,惊醒了在一旁小憩的邱楚钰,邱楚钰焦急的望着白雪,转而愕然的望着苏雯,眼里噙着泪花,喉里噎着讲不出话。

苏雯视他们如空气,波澜不惊的坐在床上,低头整理被褥。

忽然一道怡人的茉莉花香沁入她的鼻口,脸颊贴在他温热的胸膛上,耳边清晰传来的是他诱人的心跳声,咚咚地传入她的心扉。

她仿佛听到了来自他心底的悲鸣,绝望又无力的挣扎,他憔悴的容颜忽然浮现在她眼前,这一次她没有挣脱他自作多情的拥抱。

他温柔的按着她的头,收紧了怀抱,哑着嗓子低声说道:“答应我,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吗?”

她并未作出任何回应,只是抱着他的手却愈发的紧,虽然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但这一次她却清楚的感觉到了那根纽带存在的痕迹,那根将他们紧紧相连的羁绊。

既然以前的记忆没有了,何不重新塑造关于现在和未来的记忆?

她想赌一把。

她抬头对他轻轻的说:“楚钰,我想回家。”

邱楚钰一脸诧异,愣愣的望着她许久,好像她在说一个无比荒谬的事情,以至于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倒是在一旁先反应过来的白雪发出了惊喜的欢呼声。

他望着她欣然一笑,轻道:“嗯,回家,回我们的家。”

03

大厅挂着她和邱楚钰的结婚照,两人深情对望,笑得无比甜蜜温馨,苏雯盯着相片看了许久,才肯收回目光。

在几乎占去了一面墙的壁柜上也摆放着许多相框,都是他们的合照,还有他们三人青涩时代的合照,此时苏雯唇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苏雯的目光停留在一副放着全家福的相框上,三代同堂,一家五口,坐在父母中间的她露出稚嫩的笑容。

邱楚钰神情凝重的拿起相框,给她解释道,“差不多在半年前,他们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无一幸免。”

虽然相框上的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等同于陌生人,悲伤的情绪却犹如翻腾的海浪般滚滚而来,她眼里噙着泪花背过身。

“我想休息了。”

邱楚钰将她带进卧室,放眼望去就能看到床头墙上挂着他们的婚纱照,她径直走向铺满米色被单的床,“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好,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有什么事叫我。”

片刻,他看了一眼裹在被子下的苏雯,好像没有回复他的意思,便带上门走了出去。

待他走后,苏雯才悄悄的在被子下探出头来,落寞的望着天花板,流下了泪水。

嘴里喃喃,“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04

在家里休养了半个多月,白雪几乎每天都过来看望苏雯,偶尔会留下过夜。

三人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围着茶几,喝酒就着零食,聊起了读书时的那些囧事,每次最先笑的总是苏雯,听着别人讲自己不知道的过去,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心酸,她已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的突兀和多余。

白雪的目光停留在邱楚钰脸上,两人的眼神相互交融、缠绵不休,白雪嫣然一笑才缓缓道:“结婚那天是我最幸福的日子,也是最美丽的一天。”

苏雯握着她白皙修长的手,非常激动的说道:“你一定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伴娘,话说你当时接到捧花了没?”

白雪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忽然沉了下来,埋怨的瞪了邱楚钰一眼,红着眼眶离开了坐席。

苏雯指着她的背影,不解的看着邱楚钰,“怎么了?没有接到捧花吗?”

“可能这段对话让她想起了前任。”邱楚钰拍了拍苏雯的肩膀,“没事的,我去看下。”

待邱楚钰将客房的门关上,苏雯起身不紧不慢的向厨房走去,不到一会儿里头就响起了霹雳哐当的声音,还夹杂着她的尖叫声。

“怎么了?”

她抱头蹲在角落,泫然若泣可怜楚楚的望着赶来的邱楚钰,指着上方的柜子,“上面有蟑螂,我一害怕就……”话没说完,眼泪顺势而下,呜咽在喉咙让她讲不出话,被碗筷砸破的额头潺潺的流着鲜血。

邱楚钰连忙抱起她,一边安慰一边往客厅走去,“傻瓜,肚子饿的话叫我煮就是了,你看这下又弄伤自己了。”

“我只是不想打扰你安慰白雪,毕竟惹她不开心的人是我。”苏雯委屈的望着刚走出来的白雪。

邱楚钰将白毛巾按在她的伤口上,“傻瓜,有什么事你尽管叫我就是了,你还担心什么白雪。”他疼惜的望着她,眼神柔和了下来,声音也软了许多,“疼吗?”

她嘟着嘴点了点头。

“我们还是去医院吧!”说着就将苏雯打横抱起,转头对白雪说道,“赶紧下去开车,我们要去趟医院。”

白雪置气的瞥了邱楚钰一眼,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望着还在颤抖的大门,苏雯的表情冷冷的淡淡的,看不出任何变化。

05

给苏雯包扎伤口的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医生,戴着一副金框眼镜,外表清秀英气,声音却浑厚充满磁性,诱人无比。

“砸得够狠的。”医生在她头上绑了一圈绷带,动作麻利却及其的温柔。

苏雯不讲话,只是扬起嘴角,淡定的望着医生,他的眼神转向哪她便追向哪,她抓着他的衣角,撒娇式的笑着问他,“生气了?”

“没有。”他伸手轻轻抚着她的额头,“下次不能再这么任性了。”

他俯身低头与她深情对望,右手捧着她还贴着纱布的脸,沉着嗓音低声说道,“你来了就好。”

他的鼻子摩擦着她的鼻头,慢慢的,张嘴含着她的上唇瓣,轻吮,温热的舌头展开柔和的攻势,撬开她的贝齿,游走缠绵,在她温热的鼻息下狂野又温柔的吮着她的唇。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还有邱楚钰焦急的声音,“古医生,我想知道什么情况,苏雯还好吗,伤得严重吗?”

“无碍,马上处理好。”古辰佑放开苏雯,“回去吧!”

苏雯双眸闪着泪花,望着他,摇了摇头。

他接着说,“那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语气淡淡的,轻得里头飘出了悲伤的气息。

她依旧摇着头,眼泪掉了下来。

他低头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深情的眼神浮出落寞,静然的凝视着她,“那就收拾好心情,跟他走。”

苏雯忽然伸手勾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这一吻免去了多情的话语,要说的话,要示意的情早就通过这激情的吻,涌入彼此的心头。

这下她要走了,他却紧紧揽着她的腰不让她离去。

“照顾好自己。”这是他的嘱托,也是告别的话。

“我努力。”她说。

06

“雯雯,吃药了。”邱楚钰将药和玻璃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小心翼翼的摇醒还在睡觉的苏雯。

“嗯,放这儿吧,等会儿我自己吃。”苏雯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邱楚钰拿起枕头让她靠着坐起来。

他拿起药丸塞进她的手,“乖,把药吃了,你才能快点好起来,晚点我再给你伤口换药。”

在邱楚钰的督促下,她只好将药丸放进嘴里吞了下去。

待他走了出去,苏雯立马扣着喉咙向卫生间跑去,把方才吃的药丸吐得一干二净。

她无力的趴在马桶边,不停的干呕,她冒着血丝的眼睛突然变得狠戾了起来,盯着马桶上的呕吐物,似笑非笑。

不到30分钟,邱楚钰又拿着药箱进来,白雪笑盈盈的跟在他身后,声称也要帮她换药。

在邱楚钰帮苏雯上药时,她忽然抓着他的手,深情的凝望着他,泪雨凝噎,她眼角的余光能看见白雪渐渐暗淡下来的目光,她趁势扑进他的怀中,哽咽着说道:“你对我这么好,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我对不起你。”

“傻瓜,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呢,忘记了并不代表我们的感情不存在了,我不奢望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她抬头望着他,“可是我已经毁容了,我怕你会嫌弃我。”

“傻瓜,不会的,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别忘了我们是夫妻,对天立过誓的,同甘共苦永不分离。”

白雪也对她柔声安慰道:“嗯,你现在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先别想那么多,你放心,我们会陪在你身边的。”她转身铺好床上的枕头,扶着苏雯,“来,你躺会好好休息,我们去做饭,好了再叫你。”

“嗯。”她点了点头。

刚走出房间的白雪立马甩脸走回客房,邱楚钰紧跟身后,无奈的说道:“你怎么又生气了。”

“凭什么我要忍气吞声的看你们在我面前打情骂俏。”白雪别过头,质问邱楚钰,“实话说,你是不是对她动情了?”

“怎么可能,这不都是我们计划好的剧情吗?”邱楚钰看着白雪,“她现在失忆了,根本就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你再忍忍,我们很快就会到手的。”

“按我们最初的计划,就是杀了她,她死了,财产自然会落到我们手上。”

邱楚钰立马捂住白雪的嘴,回头望着紧闭的门,即使知道家里再无他人,还是下意识的恐慌了一把,生怕自己的阴谋被人听了去,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别忘了,她偷偷立过遗嘱,她死了我们一分钱都得不到。”

“这贱人,都死到临头了,还那么诡计多端。”

“我们会成功的,现在她失忆了,哄着她重新立一份遗嘱我还是有把握的。”

白雪露出妖媚的笑容,伸手捏着邱楚钰的下吧,“对曾经交往过的恋人,又是你现在的妻子,这么残忍真的好吗?”

“为了我们的幸福,没有什么不值得的。”

邱楚钰将白雪扑倒在床上,轻咬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呵着滚烫的热气。

07

苏雯坐在阳台翻着相册,他们三人可谓人称铁三角,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形影不离,每一帧画面都定格了他们之间的友情和幸福,看着相册上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三人,苏雯不禁微微扬起唇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在看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邱楚钰夺过她手中的相册,笑道,“快别看了,这相册都快让你看破了。”

拉着她往卧室走,“赶紧换衣服,我们去医院复查。”

苏雯顿下脚步,冷冷的说道:“我不去,这疤好不了了的。”

“乖,我们尽力而为好吗?我一定会想办法的。”邱楚钰在衣柜拿出一套连衣裙放在她手上,示意她换上裙子。

她戴着白色的口罩坐在医院园林公园的木椅上,水灵的双眸锁定在不远处的穿着白衣大褂的男人身上,立马拉下口罩,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古辰佑在她身旁坐下,一脸凝重的看着她脸上的伤疤,从眼角的耳根,是多么骇人的伤疤啊。

他伸手想拉上苏雯的口罩,苏雯挡住他的手,“没事的,无碍。”

古辰佑垂下眼睑,风吹起了他额前的碎发,他反手抓着苏雯的手,“他们没对你怎样吧,给的药都没有吃吧!”

“嗯,没有。”

“我知道让你每天面对他们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你又必须得做,真是为难你了。”古辰佑按着她的后脑勺,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辛苦你了,很抱歉,不能陪在你身边。”

“别这么说,没有你我自然是撑不下去的。”

苏雯侧过头在他脸颊亲了一下,“我该走了。”

“嗯,小心点,若他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一切以自身的安全为重,知道吗?”古辰佑依旧搂着她,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知道了,我不会让你鳏寡孤独一生的。”苏雯笑了笑,“现在肯松手让我走了吧!”

就在不远处的白雪将他们亲昵交谈的样子录像保存了起来,连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待苏雯走后,她收拾一番,若无其事的跟上去向苏雯打招呼,“雯雯,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楚钰呢?”

“楚钰在跟医生谈事,关于这个疤的事,我嫌无聊,自己出来走走。”苏雯指着脸上的伤痕。

白雪点了点头,没有戳穿苏雯和古辰佑的事情,在她平静的表面下,对苏雯已是厌恶至极,在刚才得知原来苏雯一直在装傻,和医生谋划置自己和邱楚钰于死地,她就恨不得扒了苏雯的皮,将她千刀万剐。

白雪皮笑肉不笑的伸手勾着苏雯的手臂,“走,我跟你一起找楚钰去,希望你脸上的疤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08

在家里的客房内,邱楚钰强忍着怒气看完白雪拍的视频,他没想到苏雯竟然会给他来这手,还挺有能耐的,跟医生串通起来谋害自己。

若不是白雪无意撞见她和古辰佑在公园的谈话内容,自己和白雪还糊里糊涂的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殊不知已经中了她的奸计,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看来,苏雯已经不容小看了。

“你说这下我们该怎么办。”白雪焦急的问道。

邱楚钰托着下巴,目光轻佻,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阴厉的笑容,“哼,能怎么办,将计就计呗,看谁能斗得过谁。”

白雪愣了一会才顿悟过来,笑着拍手称快,“对啊,现在我们在暗,她在明,我就不信她这次还能躲过一劫。”

今天,白雪没有留下来过夜,简单跟苏雯告别之后就离开了。

苏雯搂着邱楚钰的手,步履平缓的向屋内走去,“今天就我们两个吃晚饭,不如我下厨做饭给你吃?”

邱楚钰脸上的青筋跳了跳,勉为其难的应了她的请求,“也行,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他清楚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要他好心提防,她是不可能有机会的,虽然不清楚之前吃了多少她下的药,但这些药无非就是一些慢性药,吃一点也死不了人。

就算是致幻药他也不怕,只要不吃她经手的东西,就万事大吉。

邱楚钰躲在一旁看苏雯在厨房忙活,果然她在汤锅里倒进了一些不明粉末,其他菜也都掺了药粉,除了一道她喜欢的白灼菜心。

邱楚钰眼看这一劫要躲不过去了,只好假借公司临时应酬之名出了去。

“不能吃完晚饭再出去吗?”

“没办法,是美国来的大客户,这单生意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他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乖,下次一定把你做的菜吃光。”邱楚钰拿起筷子夹了一条菜心吃了起来,伸出大拇指,给她一个大大的赞,“好吃。”

邱楚钰一走,苏雯就将那些饭菜通通倒进垃圾桶,拿到楼下去扔,殊不知躲在楼下的邱楚钰将她的行径看得一清二楚。

望着苏雯修长的背影,邱楚钰拨通了白雪的电话。

“亲爱的,夜长梦多,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了。”

09

苏雯在卧室移出床头柜,在床头柜底下藏着一本日记本。

她拂去粘在上面的灰沉,在后面翻开,从最后一页开始看。

2017年1月26日,天晴。

我发现了他们的真面目,真是人面兽心,原来我的爸妈、爷爷奶奶都是他们害死的,现在他们还不肯放过我和孩子,在这里就是简直就是一个监狱,我该怎么逃出去,谁能救救我。

她猛的合上日记本,豆大的泪水打在日记本的皮面上,绽开了一朵朵水花,宛如结了冰晶的水珠,在冰天雪地里,是怎么都化不开的了。

这本她看了无数次的日记本,此时她却怎么都看不下去,每看一次她就要臆想自己当时处在那种境地的感受,被自己最信任以及最深爱的人背叛,甚至他还要手刃亲子,这该是多么的痛苦和绝望。

好在对于那些痛苦的经历,她没有什么记忆。

而在这本日记本上所写的,那些一字一句诛心的倾诉,带着她往那痛苦的深渊重走了一朝。每看一次她都犹如承受了千万道雷火的击打,她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早已经受不起这要命的疼痛。

而今天,她的复仇差点就要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她心里那个恨啊。

她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此时,门铃声响了起来,是白雪,拿了一袋水果和披萨,还有几瓶汽水。

“楚钰说他出去应酬了,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特意嘱托我来陪你的。”她拎着食物放在茶几上,示意苏雯坐下,“我想你肯定没有吃饭,打小你就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她拿出一块披萨放在苏雯嘴边,“榴莲味,很好吃,是你喜欢的口味。”苏雯用手接住,咬了一口,她不喜欢榴莲,可她还是忍着吞了进去。

白雪眯眼笑着开了一瓶柠檬味的汽水,拿来两个杯子,倒了一杯递给苏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起来,“你在这吃,我去弄点水果沙拉。”

苏雯将汽水喝了个精光,榴莲味确实太恶心了,她只想用汽水冲去那厌恶的味道。

过了一会,她只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前一暗,便倒了下去。

10

待她睁眼,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左手腕上缠着纱布,右手挂着点滴。

她疑惑不解的望着走进来的古辰佑,当她想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弄得一身伤口躺在医院里,却发现自己咿咿呀呀的讲不出话。

她再试再使劲,还是讲不出任何话,喉咙火辣辣的疼。她呜咽着哭了起来,拔下针头扑向古辰佑的怀抱。

古辰佑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着她,“没事的,你不是哑了,是声带水肿,会好起来的。”

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使劲的摇头,越哭越伤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们说是你抑郁症犯了,还伴有幻觉,在家嘶吼了一天,拿着刀子自残也不让任何人靠近。”古辰佑握着她缠着纱布的手,心疼不已。

她使劲的摇头,嚎叫。

她根本就没有抑郁症。

“我知道,这只是他们的说辞,我怀疑他们给你下药了。”他轻轻摸着她的头,“我们放手吧,这仇我们不报了,我只想你好好的活着。”

她依旧摇着头。

住了三天院,苏雯就被接了回去。

邱楚钰扶着她走回卧室,苏雯甩开他的手,瞪着他。

邱楚钰的眼神突然变得狠戾冰冷,他笑了笑才说,“只要你把遗嘱改了我就留你一命。”邱楚钰拿出那本她藏起来的日记本,“我就说嘛,你都失忆了,我的计划怎么可能会被你识破呢,既然如此,我也不想跟你藏着掖着,乖乖按我的要求做,你那个小情人兴许还有活命的可能。”

苏雯甩了他一耳光,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们怎么会知道古辰佑的存在的?她想到自己就像是瓶子里的虫子一样,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她恼羞成怒像疯子一样张嘴叫了起来,发出的声音却是多么的滑稽可笑,她连一个完整的字都讲不出来。

她只能瞪着邱楚钰。

邱楚钰按着她的肩膀,拍了拍,“别激动,万一嗓子治不好,你可就真的成了哑巴了,还有,明天晚上我会叫律师过来更改遗嘱,要不要让那个医生活着,全然看你怎么做了。”

苏雯的脸上流下无数的泪水,犹如山崖上落下的瀑布,源源不绝的流着。

她跪下抱着邱楚钰的腿,拼命的摇头,恳求着他,求他放过古辰佑。

“我只想要钱而已,只要你更改遗嘱,将财产留给我,或者将公司的股权和房产划到我名下,我自然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将苏雯踹到床边,锁上了门。

苏雯抱着日记本,窝在角落,心如刀绞,如果她听古辰佑的话,不要再报仇,或许这样就不会连累到他了。

011

她胡乱的翻着日记本,一字一句揪心的话语钻进她裂了痕的心。

“今天大学毕业,我跟楚钰分手了,原来他一直喜欢的人是白雪,这样也好,他们很般配,至少跟她在一起的他看起来很幸福,我会祝福的,我今天没有哭。”

“跟楚钰分手的第一百天,他要结婚了,收到邀请函的我没有去他们婚礼,我在他们的新房外站了一夜,想他想了一夜,我发现我给不了他们祝福,我还是很爱他。”

“偶然在街上遇到了楚钰,我已经忘记这是我跟他分手后的第几天了,算下来也有几年了吧,他说他过得很不好,打算跟白雪离婚,听到他这几年过得很不好的时候我的心是揪着的,但是听到他打算离婚的时候,我压在心头的石头又慢慢沉了下来,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我为自己感到羞耻。”

“今天我的世界轰然倒塌,我的家人我的至亲,一夜之间全都离我而去,为什么不连同我也带去,留我一人在世上有何用。”

“还好我的身边还有楚钰,在我最痛苦的时候他选择留在我身边,他说他愿意照顾我一辈子,我为此感到开心。”

“我怀孕了,楚钰说他要娶我,我没想到会有这一天的到来。”

“跟楚钰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开心的。”

苏雯忽然发疯了似的疯狂的撕着日记本,将它扔出窗外。

心里苦苦哀叹着,你这个傻女人傻女人,人家苦心积虑的接近你,为了你的家产,不惜杀掉你的家人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却以为那就是爱,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此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古辰佑打来的电话。

她连忙接通,戚戚然的哭着。

“怎么又哭了?”他疲惫又无力的声音像刀子一样扎着苏雯的心,他停了一会待苏雯的哭声缓和下来才接着说,“不管怎样,你都不要答应去更改遗嘱,否则,他们是不会留你活口的,知道吗?就算只有你一人也要好好活着,想办法逃出去。”

电话那头忽然嘈杂了起来,有莽汉的叫声,“在那里,给我抓住,往死里打。”苏雯哭得更厉害了,哭声响遍了整个夜空,却无人听见她心里的悲戚。

“好好活着,我爱你,嘟嘟嘟......”电话断线了,支撑她活着的信念也断了,她紧紧的抱着手机,仿佛抱着他一样。

012

第二天夜里,邱楚钰真的将律师领了过来,做遗嘱公证。

“是不是我签字,他就能活着?”她拿出手机打了这几个字,放在邱楚钰眼前。

邱楚钰将打好的遗嘱放在她的面前,指着签字处,“只要你签字,这点我是可以答应你的,真实有效。”

苏雯二话不说,拿起笔签了字,然后又在手机上打出几个字给邱楚钰看,“放人,马上。”

邱楚钰也非常爽快的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白雪,说着说着他的脸色突然变了,“什么?”他看了苏雯一眼,捂着电话,走到阳台,“你说什么,怎么会死?”

苏雯突然从身后夺走他的手机,此时白雪正好在说话,“他自杀了,我也没想到他对苏雯那么执着,既然那几亿的财产我们都弄到手了,他的死活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吧!”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完这段话的,她的耳边嗡嗡作响,仿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

苏雯气愤的揪着邱楚钰的领带,对他拳打脚踢,可是,不管她怎样打他,都无法宣泄她内心的愤恨和悲痛,不管怎样古辰佑他都不会再活过来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地步,是她害死了古辰佑。

邱楚钰哑着嗓音说道,“对不起。”

看着她瘦弱的背影,邱楚钰忽然心生愧疚,这时准备离开的苏雯身体忽然向前倾斜,倒了下去。

等她苏醒过来已是次日中午,此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走了进来,她的心一抖,待看清医生容貌的时候,她的眼神顿失光彩。苏雯望着男医生的背影,止不住的泪水掉落了下来,古辰佑是不会再出现她的身边了。

她走出病房,径直往楼梯间走去,经过休息区,白雪和邱楚钰不知道在争吵着什么。

白雪甩了邱楚钰一巴掌,“什么,这财产你不要了,你对她下不了手?还想照顾她的生活,邱楚钰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还对她藕断丝连,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行了,你别在这给我无理取闹了。”邱楚钰不耐烦的说道。

“无理取闹?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过去把她给杀了,杀了她我们就能拿到钱了。”

邱楚钰打了白雪一耳光,“白雪,你给我适可而止。”

白雪捂着被打的脸颊,难以置信又愤恨的瞪着邱楚钰,“邱楚钰,你竟敢打我,你竟然为了她打我,到了这一步,你竟然说你下不了手,你以为你能跟她双宿双飞吗?妄想,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邱楚钰看见了走进楼梯间的苏雯,想追上去,却被白雪拽了回来,“我是不会让你去找她的。”

“别闹,放手。”邱楚钰推开她,跑开了。

白雪疯了似的尖声尖叫,“就算杀了你,我也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苏雯爬上医院的顶楼,踩在栏杆边上,“雯雯,不要。”邱楚钰惊恐的看着她,也不敢贸然向前,生怕她受到什么刺激跳了下去。

苏雯露出淡淡的笑容,展开双臂,打在身上的风,轻轻的柔柔的,她感觉自己是一只小巧的鸟,在飞翔。

“不要啊。”

邱楚钰扑向栏杆想要阻止她,却扑了个空。

013

“不要啊。”

邱楚钰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汗水涔涔,他看了下时间,原来是在做噩梦,起身去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

他神情凝重的望着镜中的自己,这梦未免也太奇异了吧。

难道是今天苏雯在医院拆下脸上纱布的样子吓到了自己?才会做这样的梦,但是为什么,他会那么害怕失去苏雯。

在梦见苏雯从楼顶跳下去的时候为什么心口在隐隐作痛,难道自己对她还有感情吗?

回想到今天在医院苏雯第一次回应他说她想回家,他的内心是激动又兴奋的,是因为事件的发展正在按他们的计划走,还是因为失忆的苏雯承认了他的感情。

他摇了摇头,如果是因为感情的话,那太荒谬了。

“啊......”屋外传来女生的尖叫声,接着是玻璃器皿掉在地上的声音,声音是从苏雯的房间传来的,这时他才发现睡在他身旁的白雪不见了。

心想不妙便匆匆赶了过去。

刚进屋就看见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而那个人正是白雪,她双手握着水果刀,不停的挥舞着不肯任何人接近,接着就是几近疯狂的往自己的身上割肉,一片一片的,苏雯捂着脸不忍再看。

邱楚钰想要上前阻止她就拿到拼命的往他的身上刺,邱楚钰心疼又不知所措。

忽然一道光在白雪的脸上晃了一下,她的眼神忽然变得异常恐怕,就像一个嗜血狂魔。

她的笑声尖锐又刺耳,舔了一下刀子上的鲜血,饥渴的盯着邱楚钰,猛的冲上去将他扑到在地,水果刀刺向他的脖子,不偏不倚的扎在大动脉上,红色的血犹如打开的水龙头喷涌而出,喷洒出来的血染红了整片墙和家具。

而白雪趴在他身上跟一条狗似的,不停的舔着血,狰狞的脸扭曲的表情极其像一个嗜血的行尸走肉。

邱楚钰眼皮动了几下便停止了挣扎,断了气。

苏雯从抽屉拿出一本日记本,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014

次日的新闻播报。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为大家播报一则新闻,在皇后区的别墅里发生了一起命案,一名白姓女子突发精神病引起了自虐和暴力倾向,杀死了一名邱姓男子,该女姓由于不停的在自己身上割肉,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同住的一名女子在玩视频的时候正好拍下了她的发病瞬间,差点死于非命。”

古辰佑端着两杯红酒放在床头柜上,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关了电视,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苏雯,“有人看起来不对劲呀!”

他俯身双手撑在床上,将她圈在自己的地盘内,望着她还闪着泪花的双眼,“报仇了,不开心吗?”

她摇了摇头,凝望着他,“只是觉得有点不真实,还有谢谢你不仅救了我,还帮我报仇。”

古辰佑盯着她的脸,静静的看了许久许久,用他诱人的声音轻声的说道,“所以,大学的时候为什么要拒绝我的追求。”

为了转移话题,她突然捏着他的脸笑着说,“其实宝宝好害怕你会把催眠术用在我身上。”

古辰佑伸手撩着她的头发,抚摸着她的脸,眼神逐渐柔和迷离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放心,用在你身上的自然会是别的东西。”

“你......”苏雯的老脸一红,想假装生一下气,嘴巴却被他的唇给堵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