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要翻身

图片发自简书App

殷素素出生在八十年代一个偏僻的乡镇,那时侯大多数人们的日子只能顾得上自已的肚皮,他们家也不例外。

她前面有已然有两个哥哥,正赶上父亲和奶奶一味的重男轻女,殷素素的苦难生活从此拉开。

从她呱呱落地开始算,父亲在院外一听说是生的是个女孩,长长的叹一口气:“还以为能添个三小子,哎!真不争气。”

连带着接生婆也跟着受气。

“走好”父亲一句干巴巴的送客话,直接把接生婆王婆子给打发走了。

“都两个大小子,有个姑娘多好呀,别人家求都求不来的事,你们还不高兴?真是的......”

王婆子一边叨咕,心里算计这今天是不是出门之前没看黄历,平时不管哪家多少兜里都会被主家塞点钱,富足的人家,临走的时侯还顺带着给装上一篮子的鸡蛋。

“真倒霉!”王婆子往地上啐了一口,悻悻的往外走。

殷素素的父亲半天后,懒懒的起身为殷妈妈炖了一锅鸡汤。因为心里不爽气,结果汤炖到底,盐多到像是刚刚砸死了卖盐的一般,咸的让人难以下咽。

“喝吧,你有功了,费了半天劲生了个女娃。”父亲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重重的往饭桌上一顿。

“当家的,人家说生孩子之后不能喝咸的哩。”母亲喝了一口鸡汤,邹着眉心咽下嘴里的鸡汤,心平气和的冲着殷素素的父亲嘱咐了一句。

“擎等着吃,还要挑咸淡?老子不伺候了。”殷素素的老爸撂下一句,心安理得的端出酒杯挑起鸡肉开始喝酒,也不管躺在床上已然脱力的殷妈妈。

殷素素妈妈等了半天,只好自已下地,重新加水煮沸,才喝了一碗勉强能喝的咸鸡汤。

殷素素从小没有吃过奶,因为她的妈妈不知是不是生产以后操劳过度,并没有母乳给她吃。

没有办法可想,她从小就开始吃面汤,也渐渐长大,连小米粥也很少能喝得到。尽管有殷素素妈妈的悉心照顾,殷素素还是面黄肌瘦的长到了十八岁。

初中没毕业,殷素素就开始四处去帮工打短工。

直到十八岁,父亲每次看到面前的殷素素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碍眼。殷素素一脸的菜色,再想想别人家的姑娘是女大十八变,丰满又水灵。再看看她却是一直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般,永远的身材瘦小,没办法跟邻人家的女孩子比。

也许是她从小没有吃到母乳,当然更不可能吃得到牛奶。而且她从来没有在饭桌上任性的吃过自已喜欢吃的菜,往往自已喜欢吃的,两个哥哥早就抢光了。

包括日子越来越好的现在。

殷素素的爸爸看着眼前的这个胆怯又瘦小的女儿,眼里闪过一丝嫌恶。

“孩儿她妈,东头牛家小子要找老婆,我已经把素素说给他们家了。”

“牛家那个大小子,不是缺心眼吗?怎么能跟他们家接亲家?”殷素素妈妈的声音没有了平日里的小心翼翼,声音忍不住有些拔高。

“你家闺女是天仙呀?再说了牛家小子也不傻。”殷爸爸嘴一撇,抬头看看低头吃饭的殷素素。

“我不嫁,我还小.......我”殷素素一想到牛达从小大到鼻端一直挂着的两条长鼻涕虫,就一阵恶心。

“彩礼我都已经收了,钱也被我花了。你们想怎么样?你还想什么?”殷爸爸一摔手里的筷子,瞪眼瞅着饭桌前第一次顶嘴的殷素素,抬手就有欲打人的架势。

“孩儿爸,咱们素素还小,过两年再找对像也来得及。”殷妈妈看着眼前的阵势,不敢直接说不愿意,站起身来,随时准备拦住要出手的殷爸爸。

“这个家我说了算,你不愿意也白搭。下个月牛家就打算摆席,这婚事也就算订下来了。”殷爸斜眼瞥了一眼那个瘦弱的素素,忽然生出一丝疼惜。

原来这个女儿也会说“不”。

次日天色未明,殷素素就从床上爬起来,把打零工的所有钱卷成一个圆筒,来到早起正在做饭的妈妈。

“这些是所有我打零工的钱,都给你。”殷素素背着一个背包,擎着手中卷成一团的钱,递给妈妈。

“素素,你背包要去哪儿?”妈妈看着眼前瘦小的小女儿,一阵儿心酸,她从小没有受到良好的照顾,虽然十八岁,看起来却更小,她性格怯懦,从来不会为自已争,不过今天看她眼神中的坚定,似乎跟以往大有不同。

“我.....我要出去挣钱,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钱,以后让你过得轻松一些。而且我也不想这么早定亲,不想这么早结婚。”

殷妈妈笑着点头,她的这个小女儿,终于开始为自已争。

“你大姨前一阵子也说要出去打工。不如你们一起作个伴,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殷妈妈很满意小女儿的长大,长大后开始有了主意,有了自已的想法。

“可是,不能等过了年再走吗?今天都腊月初十。不如再等等?”殷妈妈还是有些不放心小女儿的第一次出远门,她从小这么乖巧,这么忍让......她出远门会不会吃亏?”

正在劝解的时侯,门外有人急切的叩门声“当当当”。

叩门的声音即没有章法又显得急切。

“谁呀?”殷妈妈扬声问了一句,往门口急急的走过来。

门“吱呀”一声打开后,迎面看到了一个中年妇人,妇人脸色憔悴,眉心紧锁。

“大姐,你怎么这么一大早就来了?出了什么事吗?”殷妈妈看着这个平日里几乎没有性子又吃苦耐劳的大姐,急急的问道。

“我要跟他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妇人越说越委屈,开始低声的啜泣。

“大过年的,有什么好闹的?不好好过日子岂不是让别人看笑话。”殷爸爸听到外面的动静,在床上轻咳了两声,冷淡的话没有半分温情。

“大姨,我正想着出去打工,要不咱们一起出去挣钱去?”殷素素很了解大姨的容忍,如果不是姨父太过分她也不会这么抗争。

她看着眼前啜泣的大姨,似乎能看到了三十年后的自已的处境。

“好呀,反正辛苦攒的钱,他一下子就败没了,不如自已养活自已的好。”大姨渐渐停止了哭泣,很意外的盯着这个不多话的外甥女,似乎生活一下子又重新有了奔头。

殷素素看着大姨颓丧的脸,渐渐有了生机,跟着重重的点了点头。

次日,殷素素同大姨搭上了去省城的客车。

两个人同样的性子懦弱,大姨只知道埋头苦干,而且从未出过家门,虽然一心想凭自已的劳动吃饭,可曾想到社会这个大染缸,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虽然不怕吃苦,却还需要长着一双慧眼,和能分辨好坏人的一颗慧心。

二人来到省城,找了一个小旅店住了一晚,二人打听好结伴来到人才市场,二人怯懦的想进又不敢进的时侯。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正瞄上了二人,这人从一辆皮卡车上下来,长的一副老实样子。

开口问:“你们是要找工作吗?饭店要不要干?”男人的声音平淡低沉。

“哦,对呀,我们能干,我们不怕吃苦的。”大姨赶紧回话。

看官们不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可是一个从心里坏透了的渣人,可是她们二人却并不知情,还以为遇到了好心的老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