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悲哀:单纯的许知远遇上可怕的营销号

最近在补看《十三邀》,每晚把女儿哄睡之后,挑想看的嘉宾,点看一圈之后,按部就班地一期期看,第一季差不多看完了。

相见恨晚。

《十三邀》在五花八门的真人秀、选秀、访谈节目里,独树一帜,是很真诚的一个谈话节目,与别的“妖艳贱货”不同。

对于主持人许知远,我一开始也是讨厌的,讨厌的理由和很多人一样,就是动不动就提时代、人生、这代人那代人这些宏远的词汇,就不好好说话,神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真的是随处可见。

可直到第一季快结束的时候,反而有些理解他,进而喜欢他了。

他每次的采访都是有自己的疑问和期待的,这个社会有太多问题,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想去解决。但是他认识的知识分子,也就是他邀请的嘉宾,似乎对社会问题并不关注,对改变世界并不关心。他不清楚他们是怎么想的,是看到了问题,只是在回避吗?可是回避之后呢?怎么去说服自己不以天下为己任?毕竟这么多年的读书教育里是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在这个经济时代,40多岁的人,还有着这样的疑问,还在考虑时代、社会发展问题,再想想自己生活的周围40+的油腻中年人,许知远显得很可爱,像一个心怀天下、意气风发的少年。

也许是因为不习惯镜头,所以略显紧张,所以在镜头前有些笨拙,但能感觉出来他是一个有底线的人,一个让人想结交的、让人信任安心的朋友。

他带着偏见和疑问,与一位位有自己特色思想的人见面、聊天,其中有文学界的、思想界的、演员界的、导演界的等等,比如张艺谋、贾樟柯、马东、王石、二次元,期待在一次次的谈话中,得到答案。

不说别的,现在的所有电视节目里,能让各路文化人这么深入、坦诚地讨论思想、心路,你还见过吗?

而开启他们话匣子的正是“猥琐”的许知远!

一期期看下来,像听了一场场讲座,获益匪浅

提到俞飞鸿那一期,就不得不提到早前广为传播的一篇骂许知远“猥琐”的营销文,逼着女神看《喜福会》里的象征初夜的“开瓜”镜头,问“有没有被潜规则过”“有没有靠着男人扩大自己事业”,让女权主义者真是高潮了一回,有些人看都没看过那期40多分钟的谈话,就开始喷。

看完那一期之后,我知道问题在哪了:许知远太丑了!

头发长而卷,脸上坑坑洼洼,叼着烟,斜靠着墙。就像那句“同样在撩,长得帅叫追求,长得丑叫骚扰”。

一丑遮百好,关于生活理念、生命态度、两性关系,俞飞鸿和许知远明明做了很深入的探讨,我们也借机了解到了俞飞鸿的自我成长。可为什么偏偏许知远的“骚扰”火了!

一部《金瓶梅》,看完之后,菩萨生的是怜悯心,君子生的是畏惧心,小人生的是欢喜心,禽兽生的是效仿心。

在节目的最后,俞飞鸿表达了对许知远的赞许,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还能够有所坚持,很不容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聪慧通透如她,如果中间有冒犯,她会感觉不到?

俞飞鸿、张艺谋、姚晨、二次元这几期看完,我最大的感受是,他们这些“过得通透的人”似乎都在表达这样一种感觉:人生无意义,你我皆凡人。所以诚实地活着,认真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不断自我成长。

择其要点记录如下:

俞飞鸿——

Q1:关于生命的意义?

A1:生命没有意义,我不想过那么哲学,乐呵一点就好。

Q2:现在的困惑?

A2:现在一切都很坦然,就是去工作读书、经历,去生活,去自我成长。

张艺谋——

Q1:关于票房?

A1:我们都是凡人,不可能没有杂念,只是尽量不去管,尽量少受干扰,尽量做到清心寡欲就不错了。

Q2:关于超越时代?

A2:没有这个欲望。一,这个超越时代不是谁能有意而为之的,谁也不能事先安排。二,能把自己的事情做明白就不错了,还超越时代?

与之相呼应的是俞飞鸿也认为,只是在生活中做好每一件事,去翻越心灵的每一座大山,不做他想。也让我想起王阳明的“要立得定,须在事上磨”。他们都在传达一种,不要想太多,把自己的事情做做好。

Q:关于这个时代文化的肤浅和娱乐化?

A:寓教于乐。对现在的年轻人必须是好看,别老是说教。

蔡澜——

Q:中国文人崇拜失败?

A:一开始不喜欢铜臭,欣赏失败的文人,从需要钱开始,有了转变。

作为一档访谈类型的节目,它是合格的;作为采访者,许知远是优秀的!

这真是一档很好的节目,如果你对人生、生活、文化、世界有期待、有困惑,不妨每天花半个小时的时间了解一下。只要你认真去看了,一定会有所收获。

开卷有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