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56万死亡金借给弟弟保管,如今弟弟拒不归还:死人钱你都贪

子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只要不坑害他人,用合乎道德、合乎法律的方法去取得钱财,爱财没什么不可以;“有钱有地位,这是人人都向往的,但如果不是用“道”的方式得来,君子是不接受的;贫穷低贱,这是人人都厌恶的, 但如果不是用“道”的方式摆脱,是摆脱不了的。君子离开仁义,难道还能以恶立名?

新婚1年,丈夫追问出妻子惊天秘密

冯德(化名)是一名沙场老板,去年再婚后妻子就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为此一家人过得都非常幸福。

冯德表示: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这一年都没吵过架,因为我每天能赚点小钱,妻子也只用照顾一下孩子,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结婚刚一年多,今年的正月份小舅子突然开车过来堵住了我的过磅称,导致生意都无法进行,简直是莫名其妙的,这纠纷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没解决。

百思不得其解的冯德抓破脑袋都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小舅子,他只能找到妻子王静芙(化名)来寻求答案,看到丈夫的追问,王静芙这才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地说出了缘由。

原来冯德和妻子都是二婚,在2018年的时候,王静芙的前夫因车祸意外去世,因此她也得到了96万元的死亡赔偿金,她和前夫育有一儿一女,如今儿子22岁在外工作,女儿还在上学。

前夫意外去世后不久,经人介绍王静芙就和冯德认识了,两人在2020年的2月份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日子虽然过得平淡,但也其乐融融,起初在婚前王静芙并没有想要刻意去隐瞒自己有96万元的死亡赔偿金。

但是王静芙的娘家人一致认为,她和冯德相处不久,互相也都不是很了解,为了安全起见就不要把有赔偿金的事情告诉冯德,为此一家人还商量出来了一个方案,让王静芙借出一部分钱出来由弟弟王休(化名)保管。

王静芙并没有多想,觉得家人也都是为她好,而且儿子年龄也还小,她也不想把所有的钱都给儿子,怕他对生活失去斗志,所以王静芙就在对弟弟出于信任的情况下,分了两次转给了56.5万元让他保管,当时双方还写下了借条。剩下的钱王静芙就给了儿子一部分,自己留了一部分。

时隔3年后,王静芙的儿子突然提出了想要买房,所以她就找到了弟弟想要拿回当初借给他保管的钱,可这时问题就出现了,王休总是找着外甥连女朋友都没有买什么房的借口为由拒绝给钱,这让他们娘俩很是苦恼。

为此王静芙就经常去找弟弟纠缠,而弟弟总觉得婚前姐弟俩关系非常好,现如今姐姐一直催着要钱,肯定是姐夫冯德在中间撺掇,所以一气之下他就开车堵住了过磅称。

面对妻子的解释,冯德很是无奈,作为夫妻被最爱的人所隐瞒,哪能不伤心和失望,如今还被殃及无辜影响到了生意,他希望妻子能跟小舅子好好把这件事扯清楚,让他的事业顺利进行,毕竟还是要生活的。

出于无奈之下,王静芙再次回到了娘家找弟弟协商,然而双方一见面,面对王静芙的质问,王休矢口否认大姐借给了他钱,还说可以走法律程序,实在不行的话现在可以出去游街,看看到底谁有理。

王静芙很是无语,她痛斥着弟弟没有良心,“连死人钱都贪”,这是我孩子爸爸去世的钱你都拿,借条上次被你们合起伙来撕掉了,你知道我没有能力去通过法院来起诉你,所以你就昧良心。

我对你那么好,二妹建房子弄装修问我借钱我都没借给她,把钱借给了你,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你就是在打我这笔钱的主意,整天好吃懒做。

事实上王静芙是有转账记录的,分了两笔转给的弟弟,一笔是16.5万元,一笔是40万元,只是她并不懂该怎么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王休自始至终也不愿正面回应大姐的质问,总是推搡着走法律程序,气急败坏的情况下,他走到姐姐面前呵斥着:你去附近问问,哪个人不说你是个傻子,合起外人来针对自己的家。

就这样姐弟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着,各说各理,随后王休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他说,在矛盾爆发前,我曾和大姐商议了,将所剩的赔偿金单独转到外甥的卡里,但要写下收据签字按手印,可大姐一直不愿签字,所以我心里就起了疑心,大姐是不想把这笔钱给外甥,而是要给现在的丈夫。

只是这个说法王静芙并不认同,她反驳着弟弟王休表示:你说把钱转给我儿子,但是你都没转,我怎么签字,我在微信上都拍好了收据单给你,等你转好了,我就签字,这我有错吗?

对此王休又向大姐辩解着,我前脚说要把钱给你们,后脚你就报案把我弄到了派出所,你就是想跟现在这个男人不经过法律程序,不经过我外甥的手把这笔钱拿到你们自己的手里,这个事情你做得很绝。

我以前就跟外甥打电话讲了,这个钱我给他,让他找你签个字,然而你就是不想签这个字,钻着这个空档就报警抓我,在派出所你从来没有说过欠的这笔钱是我外甥的,一直说的都是你的,这很明显,就是你想拿到这笔钱。

随后王休进屋拿出了外甥的照片,他说,大姐以前一直在外地打工赚钱,外甥从小就是我和父母养大的,大姐不知道感恩就算了,现在连老爸老妈不认,还骂我,打我,找了几个人来我家闹,她就是被现在的男人给撺掇到六亲不认了。

我们和外甥都有深厚的感情,这笔钱我也要确保能交付到外甥的手里,我才愿意拿出来。

就这样王静芙认为弟弟是在贪图她们的死亡赔偿金,而王休认为这一切都是冯德在从中作梗,以前的亲情在金钱面前也荡然无存,矛盾反而是越演越激烈,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回到沙场,冯德得知此事大喊起了冤枉,他表示如果不是小舅子来闹,我压根都不知道妻子有赔偿金,在我眼里妻子就是一个文化较低但很注重亲情的人,她们家人也是怕她被我骗了,所以才隐瞒了我这个事情,当然了这个我也是理解的,但不能理解的是她们娘家人对我的污蔑。

我这个沙场是镇上最大的沙场,去年赚了40多万元,我有自己的经济收入,怎么会贪图她们这点钱,去年我给继女交了2万多的学费,给继子了1万多报考驾校,给老婆花了近3万买的金首饰,这一切都是在我不知道妻子有赔偿金的情况下进行的,小舅子如此污蔑我,他居心何在?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冯德拨通了继子陈季(化名)的电话,陈季表示:我目前在深圳务工,母亲改嫁后我就住在舅舅家,以前年龄小,母亲就没把钱给我,而是交给了舅舅保管。

现在我也大了,觉得住在舅舅家不方便就想要买套房,我也曾多次和舅舅沟通让他把这笔钱给我,可他却说这笔钱跟我没关系,他说是从我母亲那里拿的钱,所以就要把钱还给我母亲,然后我就让他给我母亲,只是他也一直拖着不给。

以前我爸妈都在深圳打工,也会带着舅舅,只是舅舅一直不工作,到处玩,都是我爸养着他,我实在想不通,这是我爸拿命换来赔偿金,为何要遭到舅舅的霸占。

很显然王休对于母子两人的说辞截然不同,对大姐王静芙说的是要把钱给外甥陈季,对外甥陈季说的又是要把钱给大姐王静芙。随后王静芙再次回到娘家,希望弟弟给她个说法。

姐弟的纷争,父母袒护

只是回到娘家后,王静芙发现弟弟再次躲了起来,她说这个土砖房都是我父母以前建的,我弟弟什么都没有,自从拿了我的赔偿款后2019年他就一直没有工作,可能就是在花着我的钱。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王静芙找到了母亲,希望她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然而母亲见状丝毫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反而转身就走了,嘴里还念叨着,不要追着我问,不管我的事。

对此王静芙彻底恼怒了,她追着母亲后面咆哮着,什么不管你的事,如果这样到时候我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就不要怪我,随便你告到哪里去,我借给你们近60万还借错了吗?

母亲头也不回地表示,我又没借你的钱。王静芙说,你们一起从我账上划走的,你这不是偏袒弟弟是什么,我的60万被弟弟给吞了,你为啥不给我做主。

就在这时,冯德也从沙场赶了过来,只是他还没说上一句话,老母亲就直接赶回了家把门给反锁住了。

冯德为此吃了个闭门羹,无奈之下他只能站在窗外喊话:老娘你不要关门了,我话跟你讲清楚,这个钱你随时可以让你儿子转给你外孙,我一分钱都不会要,包括你外孙买房少的钱,我也可以垫钱,不要认为我想要这笔钱,我是绝对不会要这笔钱的,我也不缺这点钱。

只是老母亲并没有回应冯德,她在屋里小声嘟囔着,这钱是给我儿子用的,不是给你儿子用的,听到这句话王静芙很是寒心,此刻她才明白,他们质疑现任丈夫冯德是假,想要霸占这笔死亡赔偿金才是真。

王静芙说,你们撕了我的欠条,现在一家人都躲出去不给我个说法,我作为家里的长姐,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们,无论是从家具还是食物,只要有好的都会想到你们,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补贴你们,可好心没好报,你们把我的好都当作了理所应当。

然而任凭把口水都说干了,老母亲呆在房屋里面始终不做回应,无奈之下,王静芙找到了在菜场靠卖菜为生的妹妹,她想要妹妹回家帮着从中斡旋一下。

妹妹表示,弟弟确实拿了这笔钱,就是从小被惯坏了,他一直都不怎么做事的,之前我也跟他说过,让他把钱还给姐姐,弟弟说现在没有钱了,至于花没花,花在哪里了,说的是不是真的,那我也没办法搞清楚。

弟弟作为家中的老小,一出生便得到了全家人的宠爱,自幼很少吃苦,家里的活都是我和姐姐做的,父母年轻时,父母护着他,父母年老时,大姐疼着他,作为夹在中间的老二,我和姐姐弟弟的互动并不频繁。

如今我帮着任何一方说话都会引起另一方的指责,尤其是父母我不能忤逆,因此我也无法回家去帮大姐从中周旋一家人的关系,说到底这是大姐和弟弟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们也不好插手。

听到妹妹这么说,王静芙识趣地离开了,她也很后悔当初把钱借给了弟弟,以至于到现在都无法向任何人交代,王静芙来到了山中哭了起来,她说我现在都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前夫的家人。

前夫生前对我弟弟也很好,出门务工也会带着他,可如今弟弟拿着前夫的死亡赔偿金不还,我怎么敢告诉他的家人,因为他的家人对这笔钱一分钱都没要。

王静芙边烧着纸边向前夫哭诉着:我对不起你呀,你的儿子和女儿我没有保护好,把你的钱全部借给了我老弟,我也没有时间回去给你扫墓,我就在这里给你扫一下吧,这一点你不要怪我,我也不想这个钱被老弟拿走,等我把这个钱拿回来了,我就对你有个交代了。

在王静芙眼中,前夫用生命给了她和孩子一个保障,现任丈夫也给了她一个依靠,反而是自己最为信任的娘家人却给了她最深的伤害,从而让她对不住已故的前夫,也给现在的丈夫受了委屈,更对起自己的子女。

如今冯德也不愿意再跟她回到娘家处理此事,他希望妻子能够自己出面解决,为了给子女一个交代,给丈夫一个交代,王静芙和前夫告完状后就来到了村委会,希望他们可以给自己做主。

随后村干部一行人就来到了王休的家,只是多次经过电话沟通,王休并不愿意露面,他们只好劝说作为母亲的要出面做做小儿子的工作,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能眼看着姐弟两人之间的关系恶化。

可众人们都失望了,在王家父母眼中,儿子始终是儿子,女儿不管再好都是外人,她们不愿意插手姐弟俩之间的事情,更不愿意去劝说儿子,最终又经过多次的电话沟通,王休终于回来了。

想要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是何其的难,倘若想当一个老赖你又能有什么办法,不管怎么劝说,王休始终都不愿意拿出这笔钱,或许是他根本就拿不出来了所以才一直拖着吧,众人也只能劝说他们通过法律途径来让这场纷争永远落幕。

回到家后,王静芙哭着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对妻子的难过,冯德递上了纸巾,他说钱是靠人挣的,反正这个钱也不多,但是娘家弟弟这个性质不好,我也没有责怪你,你不用那么难过,不用哭,就算说不清楚,到法院我也会支持你。

我作为你的丈夫,我就是你坚强的后盾,倘若娘家人无法给你一个港湾,我会肩负起这个责任,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就这样因为一笔钱,一家人的亲情都要去对簿公堂,不管是输是赢,始终都是输了亲情。

溺爱享乐酿苦果,勤劳朴素造贤才

亲情原本应该是我们行走人世间最温暖的地方,父母应该是子女最坚强的后盾,可在金钱面前,这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脆弱。

作为父母对待子女要一视同仁,过分的偏袒和溺爱一个孩子,只会让他承担不起自身的责任,最终的苦果也只能自己来品尝,溺爱享乐酿苦果,勤劳朴素造贤才。

对于王家父母而言他们就是过分的溺爱儿子,姐弟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依旧坐视不管,用着沉默的态度更加激化了姐弟之间的矛盾,甚至还纵容儿子去逃避,这无疑也是加速了亲情的土崩瓦解。

王休是个年轻人,应该靠着自己双手去赚钱,而不是惦记着眼前的几十万块钱,这点钱既不会让自己过上富足的日子,更不会用的安心,最重要的是不管走到哪里,这笔钱也不会属于自己,何必要去为自己找借口,最终只会输了亲情输了自己。

倘若上进一些,人品好一些,跟着姐夫去学学沙场生意,将来也能够自食其力,君子爱财,必须得取之有道。

对此大家认为王休是真心的要把钱给外甥吗?你们认为最终他会拿出钱来吗?欢迎大家留言讨论给出不一样的声音,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董多娇第226天坚持分享,焦点相信,每个人在每一刻都会为自己做出一个决定与选择,是他们当时认为最合适自己的,所以任...
    良知良能良知良能阅读 1,842评论 1 1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3,609评论 0 1
  • 跑马灯在项目了其实应用的还比较多,特别是做多媒体的时候,音乐视频蓝牙等等经常用到。 比如音乐的专辑信息,蓝牙通话记...
    江南皮皮阅读 2,211评论 1 6
  • 找一个地方,不被人际关系网淹没,不被窒息的生活压力裹挟,忘记钱财之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繁华的都市不适合,人情往...
    不会爱的草鱼阅读 776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