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现象||分房记

冬日的凌晨6:20,当四周还是一片寂静时,村里的大会议室已经聚集了很多群众,镇村的工作人员也纷纷从各自的家里赶到现场,一场拆迁房屋安置分配大会即将开始……

笔者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活动,完全是抱着认真学习的态度参加的,现就整个分房过程予以记录:

6:30,镇村抽调的工作人员已按时全员抵达会场,主持人简单的对各自的工作进行了分配:几个人负责“抓阄”的小乒乓球(别嫌人多,事更多)、几个人负责发放新房的钥匙、几个人负责住户的甄别和签到、几个人负责外围的环境……

负责会议签到的同志向主持人报告,参与分房的群众已全部到齐,可以开始。那一刻,我看了下手机,是7:20。

整个分房过程采用乡村之间最公正的方法进行——抓阄。

第一轮,参与分房的100户人家按照拆迁的时间顺序在100个标有1—100的乒乓球中随机摸一个球,球上所标号码即是正式抽取房号的顺序号。而在此之前,工作人员将放置球的木箱展示并晃动给大家看、听,表明箱子里是空的,然后逐个按顺序将1至100号球分别展示给大家看,再投入到箱子内。随着顺序,参与分房的人们纷纷抽取了一个乒乓球,从1至100号各有其主。当抽到1号和100号的群众出现时,大家都轰笑了起来。工作人员对序号进行了重新登记,并要求参与分房的群众签名确认。

第二轮,将写有具体房号的100个乒乓球再次逐一展示给大家,然后投放到已经清空的木箱子里,按照刚才抽取的顺序,逐一上台抽取房号,上台前有的嘴里念念有词、有的双手摩擦、有的让小孩去摸、有的父子、母女同时登台,像极了这一抽便决定自己命运的关键时刻的那种状态。很多人不愿意要6楼(安置房最高6楼),当看到别人抽的3、4楼时,心里便羡慕不已,当自己抽到2楼时,我亲眼看到一中年女性不由得跳了起来,随即便觉得自己有所失态,然后奋力的举起双手,仿佛中了500万大奖似的;而抽到5楼和6楼的住户也同样付诸一笑,总理都说了房子是用来住的、楼层高还多锻炼锻炼呢!

不患贫,而患不均。如果在分房过程中有任何人享受任何一点点特权,都将成为群众心目中的诟病,而在此次分房中,虽然有村干部作为拆迁户参与其中,但他们也和普通群众一样,先抽顺序号,再抽房号,且当场公布结果。

无私念,无欲则刚。我也注意到一个细节,整个分房过程中,有那么几个人(我不认识)自始至终一直拿着公开的房号安排表,并认真的在主持人念一个房号之后便做一个记号,后来才知道这是群众自发的“义务监督员”。事后,他们对这个结果毫无异议,因为100户、100套房已全部落实到人,既没有预留、又没有截留。

想当初,拆迁是为了县域经济的发展,的确有很多群众一时难以理解,但总是要顾全大局的,所以虽然有先有后,人们还是陆续选择了搬离老屋,为发展腾出地皮。事实证明,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通过自身的努力有了较好的发展前景。而如今,拿到安置房的钥匙对他们来说无疑又是一大喜事。

村里书记对我说,别看今天的分房活动进行的非常顺利,这之前他们村两委干部做了无数细致的工作,对每一项表格都进行了几轮的斟酌、修改,对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做了充分的预案,目的就是让群众能够尽快拿到安置房的钥匙、尽早搬进新家。的确,光鲜表面的背后必然凝结着镇村干部不懈辛苦和努力,他们真的是用5+2,白加黑来完成组织赋予的各项工作。

100户分房只用了4个小时,没有半点的争吵和疑问。得益于群众们的理解支持、配合,得益于镇村干部的辛苦工作,得益于政策的支撑。(半文学作品,勿对号入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些总在爱情里等待的女孩,是时候好好收收心,好好爱自己了。 01 五月,骄阳似火。 上午10点,安懒懒的给男友发了...
    Jane漂漂阅读 267评论 8 17
  • 这一生可能每个人都会有太多的遗憾 但那都已经过去了 你能做的就是过好以后的生活
    等来年花开阅读 1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