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短文】至境孤独

【小短文】至境孤独


(一)

阿明静静地坐在街角,眼睛无神地看着前方,一个啤酒瓶立在脚边,手里的香烟已经燃尽一半,在街角昏黄的路灯下,冒着一丝轻烟。

不断有人从阿明身边走过。

远处,阿明看到妈妈倍显焦虑地一边呼唤他一边向他走来。

但是,奇怪的是,妈妈总像被什么力量推着一样,不管妈妈怎么往前走,却总是无法接近阿明。

“孩子,天这么冷,早点回家吧。”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在阿明耳边响起,声音非常和蔼友善。

但是,这样的声音竟让阿明心里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回应老婆婆,只是手指一抖,老长的烟灰随着手指的抖动落在了地上。

看着阿明没有反应,老婆婆摇摇头走了。

老婆婆走了一会儿,也许也没有多一会儿。

阿明突然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角,阿明急忙转头。

一个三四岁样子的小男孩正在用幼稚无邪的眼神看着他,一只小手正拽着阿明的衣角。

阿明不喜欢小朋友,便一瞪眼。

小男孩被吓了一跳,然后,哭着跑掉了。

“唉,让一让,挡着路了,一个大活人怎么坐在这里,碍人事。”小男孩跑掉之后,一个愤怒的男人,粗鲁地对他大声说,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阿明不知道他是谁。

阿明心里很不悦,但他没有转头,更没有理会,只还是静静地坐着。

“还是个死人。”说着男人唾弃了一口,绕着阿明走掉了。

阿明气哄哄地出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

随着阿明抬起头,阿明感觉周边远近楼宇大厦的灯光突然大亮了一起来,比刚才亮了有好几倍的样子。

灯光刺得阿明眼睛发痒,阿明急忙低下头把眼睛闭上了。

闭上眼睛的阿明感觉舒服多了,周遭繁杂的声音也突然没有了。

这么舒服,阿明怎么舍得再睁开眼睛,于是,阿明闭紧了眼睛,不想睁开。

(二)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明的手指被烫了一下,疼得阿明一咧嘴,急忙一抖手,有什么东西从手上掉了下去。

接着阿明睁开了眼睛,看到满地的烟头已经被有些劲了的秋风给吹得四散了,刚刚烫到自己的那个烟头还冒着火星,窜着烟。

耳旁有一种嗞嗞的声音,头上昏暗的路灯随着嗞嗞声一明一暗地闪着。

阿明的眼睛凝视着地上的那个烟头,直到最后一点火星熄了。

阿明看着没有了火星的烟头,感觉有些无趣了,深呼了一口气,轻轻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可不了得了,阿明马上被吓得毛骨悚然了。

阿明心脏突突地看着周围,眼睛都直了,魂都要飞出来了。

不知怎地,阿明现在居然来到一个巨大的墓地里了。

他背靠着一个无字的墓碑坐着,墓碑一米多远有一棵几乎落尽叶子的歪脖榆树,榆树旁边就是那盏发着嗞嗞声音、一明一暗的灯。

除此之外,四周是数不尽大大小小的墓冢和墓碑,往远处望去,根本看不到边,在一明一暗的灯光下显得尤为恐怖。

阿明倒吸了一口凉气,平稳了一下心情,然后,把身体往上挺一下,心里不断思考着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么一个吓人的地方。

(三)

一阵有些劲的秋风,凉凉地袭过,阿明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阿明冒汗了,后背一股股凉风窜着。他想这时候也许一根香烟能让他镇静一些吧。于是,他伸手从衣服里掏出了烟盒。

可是,当他打开烟盒的时候,里面只有一只打火机,一根香烟也没有了。

阿明急忙去搜寻其它的衣服兜和裤子兜,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没有一根香烟了。

阿明心想也许地上的烟头也有能抽上一口的吧,于是低头去寻。

阿明发现了一个还残留一些白杆的烟头,可是,还没等他伸手去拣,又一阵更强的秋风吹了过来,把那根烟头给吹远了。阿明想站起来走过去拣,但是,当他想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软了。

阿明没有站起来,手却碰倒了身边的一个玻璃瓶。阿明急忙转头观瞧,原来是脚下的啤酒瓶,阿明急忙伸手把啤酒瓶抓起来,心想没有烟,有几口酒也是可以的。

可是,当阿明把啤酒瓶倒立在嘴上方的时候,却没有倒出一点啤酒来。

阿明有些气愤,一甩手把啤酒瓶甩了出去,啤酒瓶摔在地方滚了出去,发出扑灵咕噜噜的声音,这个声音使得空旷四寂的墓地显得更加可怕了。

阿明更加有些冷了,双手抱紧了肩膀。

又突然,一连串的嗞嗞声响起,阿明还没来得及害怕,歪脖榆树旁边的灯熄了。

黑暗马上笼罩了上来,凉冷的秋风裹携着恐惧在黑暗里流淌,让阿明的心脏时刻都有飞出喉咙的危险。

“滴滴”,这时候裤子兜里响起了微信的声音。

阿明心里突然一悦,他想他还有手机,可以打电话求教。于是,阿明忙乱地从裤子兜里掏出手机。

可是,阿明刚点亮手机屏幕,就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电量不足,然后闪了两下,就关机了。

阿明拼命地按了几次开机键,但是,没有作用,手机没有开机。

阿明真的心力憔悴了,双手无力地往身下一垂,手机从手里滑落到了地上。

阿明勉强抬起头,看到远处城市的灯火阑珊。但是,他知道那些灯火阑珊现在离他很远很远。

(四)

阿明低下头,把头埋到了双臂里,轻轻地呜咽起来。

眼泪很快湿透了他的衣袖。

他现在多希望,那个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的力量不要老是推着妈妈,让妈妈走到他身边来,然后,妈妈用那双温暖的手把他拉起。

他现在多希望,那个老婆婆再过来跟他说:“孩子,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凡事要坚强,回家去吧。”然后,他抬起脚就跑回了家。

他现在多希望,那个小男孩又过来拉住他的衣角,然后,他也像孩子一样天真的奔跑,撒欢儿的身影在夜色的霓虹里跳动。

他现在多希望,能够起身怒怼那个粗鲁男,告诉他这条马路不是他家的,就算挥起拳头也无所畏惧。

他现在多希望……

阿明把头埋到了双臂里,轻轻地呜咽着。

他现在多希望,能有一个人跟他说句话呀。但是,这个念头刚从心里生出来,阿明马上就惊恐地抬起头,恐惧地四周环视了一圈。

四周依旧是看不到边的墓冢和时劲时弱的风声,其它,除了无处不在的恐惧感,就没有什么东西和声响了。

阿明转回头来,似乎放心了一些,然后,继续埋头呜咽了起来。

(五)

“大哥哥!”

可是,阿明刚把头埋到双臂里,一个细脆的声音就响起了。

这一声,吓得阿明的魂都飞出去了,要不是牙齿咬的紧,心脏这次真的就撞出来了。

阿明猛地抬起头来。

一个六七岁样子、穿着白色裙子、身后背着一对小翅膀的小女孩左手提着一个灯笼,右手正在他的面前向他递着一个冰淇淋。

冰淇淋有些融化了,顺着蛋筒和小女孩的手细细地往下淌着,已经滴落在地上有五六滴了。

“大哥哥,送你的。”看到阿明抬起了头,小女孩用细脆的声音继续说,那双水汪汪的眼神让阿明顶到了喉咙的心又落回了原位。

(六)

阿明急忙转头向四周看去,一个空烟盒扔在地上,一个空啤酒瓶子滚在不远处,一部手机躺在自己的脚下。

身边的人流来来往往,远近楼宇大厦的灯火通亮争明,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他走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气潮湿阴冷,半烂的白菜叶子堆积在泥水里,卖猪肉的老霍多看了两眼新开鱼店的老板娘,皮肤雪嫩得像白花花的五花肉。 一...
    葫芦世界平台阅读 499评论 0 1
  • What's OpenMP The OpenMP API supports multi-platform shar...
    bitzoo阅读 2,379评论 0 0
  • 一个人从呱呱落地→嗷嗷待哺→呀呀学语→蹒跚学步→蓬勃少年→青春骚动→花样年华→而立之年→长大成人,实在是不平常的过...
    逸馨姐阅读 296评论 0 0
  • 一躺下去就不想起床的人啊! 无聊的真是和床有足够深的情感!在任何时候,都和床有说不清割不断的情感! 大学四年,那两...
    小么么哒阅读 64评论 0 0
  • 前几天我正在吃饭,同事打电话过来,虽然是邻居,她很少主动找我,因为要辅导孩子功课,带娃上各种兴趣班,根本没时间找我...
    重光90阅读 478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