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余味

有人说:米是酒的肉,曲是酒的骨,水是酒的血。“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黄縢酒,黄封酒,酣酣醉。缸内酒浆满窝,香气袭人。杯里酒色金黄,甘醇绵厚。烟雨的江南,水墨的风景,甘醇的黄酒配上吴侬软语,开酿醉情的角落,陶陶然,醺醺然。

“城中酒垆千百所”,绍兴黄酒,观色,多为黄色,色泽为带色亮光;闻香,醇香弥漫,香气融合且协调;品味,诸般口味,鲜美味长且醇厚。回味,鉴湖水漾,水质清透且柔软。酿酒用水的品质对绍兴酒至关重要,各地商贾竞相模仿,质地如何近似,还是少了一抹回味——鉴湖水。

鉴湖,观色,清透;闻香,墨香;品味,诗意;回味,三味清欢。鉴湖味,酒色里的余味。

酒色余味,一味画中景。

江南水墨风光,湖面广阔,湖上桥堤相连,渔舟时隐时现,青山隐隐,绿水迢迢。旧忆如同画卷展开,“鉴湖八百里”,八百里的山水,水势浩淼。泱泱大水下压不住的山水一色,是何年图画?盛老还原历史的画卷。从沼泽荒原到“水上公路”到“经济动脉”。前一千年的鉴湖让六朝以上人,不闻西湖好。围湖造田,后八百五十年的参悟,加深了人与水的感情。东汉笛亭、南洋秋泛、五桥步月、葫芦醉岛,山水兼容、岩湖互衬,风光无限。飘起的一缕炊烟,吹散的一拢薄雾,乌篷船里飘出的酒香……

二味,道上走。

千古风流属魏晋,风华绝代当唐宋。古往今来,多少人走过这片悠悠的土地。沉淀下来的鉴湖史让这片土地的儿女为之骄傲。多少诗歌流过八百里长的鉴湖,多少诗人走过八百里长的鉴湖,多少名人生长在这片土地。“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你可知鉴湖湖畔的柳树发了芽。“山阴道士如相见,应写黄庭换白鹅”,一湖的思绪对谁诉说。“浅碧平铺万顷罗,越台南去水天多”,湖水如镜,照出了游女娇羞的容颜。摇曳山水间,游览定居,这里是最好的归隐之地。

三味,镜中游。

王羲之曾言“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水至清如镜,“舟楫兮他郡,操舟也若神”。一叶扁舟出水城,一泓碧水折长流,这如镜的湖,长长的画卷。经历过情感弘扬的时代,由小变大,境中的游历,由大转小,一千年的兴历,一朝围垦,一朝废毁。

八百五十年的历史,再味,清湖余一波水无痕,怎辨是波痕或涟漪。那处处兴历废毁,无从驻足。发思古之幽情,享现世之文明。

                                                                                                                                     ——孑隹

(图片|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