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femto_zoe
2017.06.20 14:14* 字数 462

曾几何时,不觉得自己父母的头发是会白的,总觉得两鬓苍苍的白发离我父母还很遥远。然而,随着岁月的堆积,这样的日子也悄然离我越来越近。近两年,妈妈两鬓的白发突然多了起来,换做几年前那零星的几根,她定会让我帮她拔了。可随着白头发的增多,她也放弃了让我消灭白发的想法。

有时候,会内疚,感觉这么大了也没有为他们做过什么,反而让他们经历了太多。这三年,经历的变故是我这辈子除了爷爷去世之后,打击最大的事儿。在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是父母和家人的陪伴。似乎付出已然成为了他们的代名词,却不要求丝毫回报。他们只希望小辈们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四年前,妈妈退休了。在家操持家务比在外工作要辛苦的多。每天早上六点多便早早起床,为爸爸和我们准备早餐;拖地;买菜;烧饭——虽然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但她觉得索然无味。其实,看得出她很向往能有正儿八经的事情干,就算在家开个棋牌室也好。可是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作为小辈,不求大富大贵,也和父母一样,祝愿他们能够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就好。一辈子很长,我们相互扶持;一辈子很短,我们珍惜彼此。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