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四十五,四十六)

字数 5676阅读 2290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四十五章

夏尧紧紧地抓着拉杆箱,有点恍惚。

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是自己两年未曾踏上的故土。周围是嘈杂但是熟悉的乡音,面孔也是和自己一样的面孔,处处透着亲切,处处洋溢着温暖,这是自己的祖国,是自己的故乡啊。

她忽然想到了艾青的一首诗:

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没有在国外长期生活过的人也许无法理解这种乡愁,那是游子回到母亲怀抱的踏实和温暖,无论这个怀抱中是有欢笑还是泪水,亲切感却是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正如我们假期去远方旅游了一番,回来的时候会有点不舍,有假期过的可真快的感叹。可是当回到家的那一刻,扑面而来的绝对是巨大的熟悉和安心。

夏尧看着周围川流不息的人们,他们有的忙着登机,去往陌生的地方,有的也和自己一样重新回归了这片故土。很多人在拥抱,在哭泣,在欢笑,机场永远是个不缺故事的场合。

夏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出口走去。

时隔两年,夏尧已经不再是两年前那个被人追着落荒而逃唯唯诺诺的夏尧,她早已脱胎换骨。

妈妈,我回来了。

国内的这家分社是新筹划的,在被Paul告知自己不仅要担当摄影师,还需要兼职总编的时候,夏尧有点被拉上贼船的感觉。现在看到接机口一个女孩子举着写着“夏尧”的牌子的时候,稍微松了口气,看来不是自己还没沦落到光杆司令。

杂志社办公室租在了CBD黄金地段,公司现在绝对初创,连夏尧在内,一共四个人。接机的小文,司机兼后勤保障;王姐,财务。还有一个道具服装化妆多手抓多手都要硬的梁胖子。三女一男。

夏尧的住处被安排在了公司旁边的一个公寓,一居室带着一个小厨房,卫生间倒是挺宽敞。夏尧把简单的行李一扔,也顾不上收拾,就赶紧招呼大家开始忙活了。

现在是10月份,她必须赶在11月前将这间工作室般的分社运作起来,工作量大的可怕。

从装修到购置办公用品,从办理各类开业手续到联系印刷厂,夏尧觉得自己一个月迅速成长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大管家,除了吃饭了睡觉的时间,就是泡在办公室。

一个月后,分社终于如期开始了运作。

为了迅速打开市场,夏尧联系了自己在A国时认识的时尚界的一位前辈,做了一期老男人如何打败小鲜肉的专刊,为这位前辈拍了一组片子。

当天剪彩时,公司所在写字楼的大显示屏上播放的正是这组片子:一个大胡子大叔穿着混搭的米色西服,深色裤子,棕色皮鞋,目光深沉地望着前方。

直到后来很长时间,大胡子叔叔的粉色丝巾都被众多粉丝们津津乐道。

开业当天Paul专门飞来参加了剪彩仪式,这在时尚界很是轰动,《绯色》当家人亲自出席,那双绿色的眸子不知道秒杀了多少现场的粉丝,掳获了多少少女的心。

第一期杂志不出意外的热卖,《绯色》这本顶尖的时尚杂志在中国市场成功打响了第一炮,销量当日就破了十万。

三天后,Paul在酒店包了宴会厅办庆功宴。杂志未来风向标直指龙城新贵,夏尧听到新贵两个字第一反应便是莫子潇那个妖孽。

说起来,自己都很长时间没和莫子潇联系了,当她把电话打到莫子潇手机上时,莫子潇很是惊诧了一番。

“夏尧,你回国了?!”

夏尧被莫子潇的大呼小叫震得耳膜疼,赶紧往远处拿了拿手机:“是啊,莫大公子,我回来了!喂,收拾的帅一点,过来给我的杂志社捧场!”

莫子潇给足了夏尧这个朋友面子,把哥哥莫子涵也生拉硬拽了来。

宽肩窄腰的莫子潇身着黑色的修身西服,站在气宇轩昂的莫子涵旁边,两人进场的时候掀起了一个小高潮,实在是太抢眼了,不知道秒杀了多少菲林。

莫子涵激动地给了夏尧一个大大的拥抱:“死丫头,回国都不和我联系。”

夏尧皱了皱鼻子,满眼笑意看着莫子潇:“莫子潇,你又帅了啊。当我模特可好?”

两人不约而同都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约定,那时莫子潇是不希望夏尧回国的,可是看到夏尧现在笑颜如花,生机勃勃,他只剩下高兴,立刻笑着道:“没问题啊!”

夏尧转身朝莫子涵笑道:“子涵哥,谢谢你能来。”

莫子涵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说:“欢迎你回国。”

这时门口忽然又传来了一阵骚动,几人都朝门口看去,夏尧脸上的笑容僵了。

莫子潇看着夏尧瞬间僵硬的表情,默默叹了口气。

是沈耀。

这几年龙城的公子们质量越来越好了,一水儿的大长腿,健康的生活习惯让这些贵族们身强体健的同时,造就出了一批好的不得了的身材,让模特们都恨得牙痒痒。

沈耀身着简单的修身西服,但是一枚袖扣已经看得出这个男人的品味了。

夏尧知道这一定是Paul请的人,毕竟事关今后杂志的市场和生存,这些贵圈的主子们哪个都不能落下啊。

夏尧不知道的是,沈耀这几年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除非逼不得已,他轻易是不现身的。

顾东和自己讲的时候,他本来想回绝的,可是看到请柬上落款处竟然有夏尧的名字,他很是吃了一惊。

顾东留意着老板的表情:“夏小姐现在是《绯色》中国区的负责人兼首席摄影师。”

沈耀吃了一惊,但是很快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就充涌上了心头。

夏尧竟然已经回国了吗?他摩挲着手中请柬上夏尧的名字,嘴角是温柔笑意。

在欢喜的同时沈耀眼中是掩饰不了的欣赏,仿佛看到蒙尘的珍珠散发出了细腻温润的光辉,美的动人心魄。

沈耀的目光穿过人群直直地定在了夏尧的脸上,这张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终于回来了。

沈耀只是淡淡地跟围过来的人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人群几步跨到了夏尧面前。

“夏尧,你终于回来了。”

夏尧被沈耀看得手足无措,浓浓的眷恋像是要把自己溺死在里面,她有一种再看便不能自拔的感觉。

她连忙错开了目光:“谢谢你能来,Paul会很开心的。”

Paul也看到了沈耀,他伸出手和沈耀礼貌地握了一下,一张阴郁的脸难得有了一丝笑容:“沈先生,十分感谢您的赏脸。”

沈耀得体地笑着:“我也感到很荣幸,能得到贵杂志社的邀请。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Paul愣了一下,领着沈耀往会客厅去了。

莫子潇拍了盯着沈耀背影的夏尧:“喂,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夏尧苦笑了一下,果然,这么快就见面了。

沈耀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让顾东把一份文件递给了Paul。

精灵男讶异地翻看了一遍,疑惑地看着沈耀:“沈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不知道上帝如此垂怜我,会有如此大的好处掉到我头上。”

文件是关于沈氏入股《绯色》的内容,沈氏愿意以一千万入股《绯色》中国区,不参与管理,只享受分红。杂志社正是起步阶段,对资金需求很大,但是现在天上掉下来一千万,Paul却不敢接了。

“您不用多虑,我还有个要求,入股协议保密,但是《绯色》的全部排版印刷要归沈氏,而且这部分工作要由夏尧亲自负责和沈氏也就是我对接。”

Paul吃惊地看着沈耀:“沈先生,夏尧和您是什么关系?”

沈耀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Paul见对方不愿意讲,可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不由得为这个人的大手笔惊叹了,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就不计较风险的扔出这么一大笔钱,只是为了多看对方一眼。

Paul轻快的签了字,不签是傻子,递给了守在旁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首诗: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夏尧,你自己保重吧。

第四十六章

夏尧当天的晚宴一直有点心不在焉,眼神不是飘向会客室的方向。她不知道沈耀要干什么,心里七上八下。

结果沈耀只是和自己老板聊了一会儿就告辞了,都没有和自己打招呼,锣鼓喧天地来,悄无声息地走。

夏尧忽然就有点郁闷了。

莫子潇看夏尧一晚上兴致都不高,就不停地抓着她说话,聊了一晚上自己是如何哥哥压榨的。夏尧差点被烦死,没想到这个莫子潇两年没见,还是个大话痨啊。

“莫子潇,你再叨叨,我就去告诉你哥。”

夏尧恶狠狠地说。

莫子潇无辜地瞪着眼睛:“喂,我是看你心情不好,你这家伙,真是不知好歹。”

转眼过来个腆着大肚子的成功商人和莫子潇搭话,这家伙立马换上了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看得夏尧自愧不如。

宴会很成功,宾主尽欢,结束的时候,莫子潇一直等着夏尧把客人送完了,打着哈欠说要送夏尧回家。

夏尧踩着七寸高的高跟鞋,脚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一上了莫子潇的车,便把鞋脱了下来,蜷在座位上揉脚。

莫子潇立马拍了夏尧一巴掌:“哎,你好歹也是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女,你敢不敢再豪放些?”

夏尧揉着脚,翻了个白眼:“我跟你客气啥?”

莫子潇一口恶气硬是憋了回去,得了,谁让自己两年前闲着没事去招惹这个女人了,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倒是很快便到了夏尧楼下。夏尧龇牙咧嘴地穿上鞋,跳下了车。

“喂,莫子潇,你回吧。我自己上去,你多会空出来了,我去找你做个专访,你这小模样,一定大卖啊。”

莫子潇冲夏尧龇了龇牙,开车跑了。

夏尧从电梯里出来,低着头摸索着钥匙。

一抬头看到门口站了个人,夏尧惊得钥匙都掉地上了。

“夏尧。”

那个人轻轻地叫了一声。

夏尧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眼前的男人头发留得很短,皮肤被太阳晒成了巧克力色,却依旧难掩眉目间逼人的英气。脊背挺得笔直,一看便是长期的生活习惯使然。

“林齐?林齐,真的是你吗?”夏尧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方笑了,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是我啊,夏尧。好久不见了。”

“哦,天呐,天呐。。。”夏尧激动地叹着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等了你一晚上了,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夏尧这才反应过来,着急忙慌地开了门,把林齐让进了屋。

林齐打量了一下这间小小的公寓,布置的挺温馨,但是可以看出来是一个人住的。他心情没来由的好了起来。

夏尧倒了杯水放在林齐面前的桌子上,坐在了对面的凳子上。

“林齐,你这些年去哪里了呢?我听说你出国了?你去的什么地方啊?怎么晒这么黑?”

林齐不由又笑了,这小丫头倒是没变,除了看起来比以前更成熟漂亮外,性子还是这么急躁啊。

“我当兵去了,在青海。”林齐言简意赅地说,“你呢?这些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去学校问,说你退学了。夏尧,你过得好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退学的?”

夏尧本来激动的心情忽然变得冰凉,她差点忘记了自己当初是为什么背井离乡的,是因为自己爱上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姐夫。

她垂着头,看林齐应该是不知道那回事吧。已经过去了,自己也没必要再提出来让彼此难堪了。

“没什么,正好国外有个机会,我就去学摄影了。你看,我现在已经自己带团队了呢。”

夏尧忙着翻出自己的作品,试图转移林齐的注意力。

林齐看得出夏尧不愿意多谈。他当初去学校的时候,系办说夏尧是忽然退学的,貌似是母亲去世了。

他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夏尧的头发,夏尧抬头地看着林齐,林齐也尴尬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站了起来:“哦,夏尧,时间很晚了,我就是想见见你。这次我回来就不走了,我再约你吃饭好不好?今天我就先走了。”

夏尧尴尬地笑了笑:“那行,你路上小心些。”

林齐笑了笑,急急忙忙地走了,关门的时候由于着急,发出了巨大的声音,把夏尧吓了一跳。

夏尧趴在床上,翻着以前的照片,都是大学的相册,好多是林齐帮自己拍的。她把脸埋在被子里,回忆起了和林齐在学校无忧无虑的日子。

那时真的是单纯的快乐,不用考虑身份,不用考虑背景,钱多的时候林齐会带自己去吃精致的私房菜,没钱了夏尧就请他吃便宜的麻辣烫。两个人嬉笑打闹,呵,如果没有遇见沈耀,自己会和林齐在一起的吧?然后就不会有后来那些悲伤痛苦黑暗的日子了。

夏尧紧紧地抓着床单,没有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即使在一起了又如何,他们身份的差距不过是另外一个悲剧罢了。她实在怕了这些豪门巨富,平凡的普通人在他们眼中不过蝼蚁而已,轻易便可将人的生活碾得粉碎,自己再不愿去螳臂当车了。

夏尧就这么满脑子乱七八糟胡思乱想地睡着了,第二天毫无意外:她迟到了。

夏尧风驰电掣地往办公室飞奔,到了楼下的时候,立刻摆出了一副精英的模样,昂首挺胸,踩着七寸高的鞋子,一脸淡然地走进了电梯,心里却在想:“老板不会以为自己是摆谱吧?公司刚有点起色就敢迟到。”

夏尧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尽量平静地走出了电梯。

Paul果然已经在公司了,正在和梁胖子商量着添置道具的事情,看到夏尧进来,淡淡地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早啊。”

夏尧尴尬地笑了笑:“早。”

“你来一下我办公室,我有事情跟你谈。”

Paul拍了拍梁胖子的肩膀,让他先去忙。

夏尧一直很奇怪,这明明是个地道的意大利人,不知道怎么会说这么流利的汉语,还在北京认识这么多人。后来听梁胖子八卦说自己老板的母亲是中国某个名门的小姐,这才恍然大悟。

“Paul,你找我什么事?”

夏尧有点不安地看着自己这个阴郁的老板。

Paul敲了敲桌子,示意夏尧坐下:“是这样,现在公司初创,摊子铺不大,所以我决定把印刷排版这些后期工作都外包。但是相关的衔接工作还是由你负责,其他人我不放心。”

夏尧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安排好的。”夏尧赶紧表着忠心。

Paul看着夏尧一脸的认真,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竟然对自己把人家姑娘这么卖了有点于心不忍,可是想着白花花的银子,心立马坚定了。

“那这样,这里是对方的资料,合同我看过了,对方资质很不错,你下午过去签了吧。”Paul把合同递给夏尧。

夏尧翻看了一下,对方资质确实很好,而且价格也很合理,真是天助我也啊,公司刚刚起步,就这么顺利,夏尧感觉自己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小宇宙已经开始燃烧了。

夏尧下午打车赶去了那个公司,下了车却傻眼了,她记得这个地方,沈耀曾经带她来过,整幢大厦都是沈氏的产业。

夏尧站在楼下,忽然有点明白过来,为什么会有这么顺利,为什么Paul刚刚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带着点同情。

原来,这都是沈耀安排好的。

深秋的阳光早失去了夏日的凶狠,很是温柔,夏尧依旧感觉被晒得头昏眼花:为什么还是躲不了呢?

她很想转身回去,告诉Paul让别人去负责吧,可是想到自己这属于临阵脱逃,实在做不出来。这份工作她很喜欢,不仅仅可以做自己喜欢的摄影,看着自己的心血一点点汇聚成耀眼的成果,看着自己的汗水换成了杂志的热卖,她舍不得把这些付出了心血的东西丢弃。

她无奈地仰望着这座高高的建筑,玻璃幕墙反射着刺目的阳光,夏尧有种沉重的压迫感,是啊,当初选择回来的时候,就应该做好这个准备的。

夏尧深呼吸了一下,调整了一下心情,合作,只是合作而已。

前台应该是被交代过了,听夏尧报出名字,立刻带着夏尧往楼上去。电梯缓缓停在了37层,前台小姐把夏尧带到一扇紧闭的木门外,礼貌的下去了。

夏尧举起手,踌躇着。仿佛眼前的这扇门后藏着什么洪水猛兽,会将自己吞噬入腹。

想起沈耀深深的眼神,夏尧便有点发冷,他势在必得,自己敲响这扇门,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万劫不复?

“咚咚咚”,夏尧咬着牙敲响了门。然后便静静地等待着。

“进来。”沈耀的声音激得夏尧一个激灵。

她深深地呼了口气,缓缓推开了那扇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