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再回东洲

南姐的业务越做越大的同时,认识了商务部的人脉,办理了融资租赁公司的牌照,进而南姐旗下另外增加了一块投融资板块——卓越融资租赁公司。因为彭湃卓越的经营业绩和沉稳的人品,南姐任命彭湃担任融资租赁公司总经理,由她本人担任董事长。

恰逢东洲市举办招商引资大会,南姐作为贵宾被邀请。南姐于是带着彭湃来到东洲。离开东洲已经二年了,这两年,彭湃一次都没有回过家,每次都是父母叔叔他们想她了,来北京看她。从心里,她一点儿都不想那个地方,虽然早就释怀,但是依然不想再提起。

在这次招商引资大会上,东洲市投资集团被市政府指定为代市政府出资方,参股南姐的卓越融资租赁公司,东洲市投资集团投资5亿元持有卓越租赁51%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彭湃被委任为董事总经理。卓越融资租赁一跃而成为市政府控股的租赁公司,在离开体制二年后,彭湃以半个体制人的身份回归。

彭湃担任董事总经理的提议是由她的叔叔授意,由南姐坚定支持下的结果。

彭玉麟在职场看到的彭湃已经褪去了过去所有的幼稚孩子气息。他本以为这两年,彭湃只是作为一个学生的身份在北京上学,藉以治疗情伤,他从未见过彭湃在职场的风采。在这次大会上,当彭湃作为南氏集团主要高管参加会议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侄女已经是一个投融资领域的高级人才了。彭湃流露出的从容不迫、端庄大方的气质,令他这个作叔叔的都不禁刮目相看。

在与南蓉洽谈合作事宜上,他主动提出东洲市投资集团代表政府控股卓越租赁,进而实现东洲市政府在金融板块的布局。这个提议得到了市委市政府一把手的高度认可,南蓉也不反对。南蓉经商多年,她深知背靠政府好处多的道理,彭玉麟主动提出的这个入股提议,她非常满意。为了投桃报李,她主动提出由彭湃担任董事总经理的想法。

于是,彭湃再一次不得不深入参与了东洲市的政治经济活动。且比起她过去作为一个单一国企的融资部长的身份,她这次的身份、影响力已经不言而喻和不容小觑了。

在招商引资大会上,彭湃感觉到了一个眼神一直在搜寻她的眼睛,她循迹找过去,是温晓。几年没见了,他依然是那个样子,挺拔的身姿,深邃俊朗的容貌,黑漆漆的眸子在出神的看着彭湃。当彭湃的眼睛和他对视的时候,他低下了头。彭湃的内心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如果说,她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她下意识的打量了自己今天的穿着,一身复古蓝的简约大方的名牌裙子,腰间扎着一条腰带,裙子一直没过膝盖,领口是竖领,她长长的乌黑的秀发自然垂落下来,一直到她的胸部。她穿着一双银色的宴会鞋,显得她的小腿纤细而修长。她细细的手腕晚上带着一块卡地亚蓝气球手表,低调而高档,显示出她作为高管的身份,她背着一个香奈儿的包包,又显得女人味十足。与几年前相比,她的外貌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她的气质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她的眼睛沉稳而深邃,依然黑白分明,透露着灵气,但更多的是一种成熟稳定的气质。她的嘴唇微微的张着,和别人的说话时表现出活跃或者沉思的神态。她身上兼具美貌和知性,而知性却又把美貌很好的覆盖住,让别人评价她的话会说:那是一个有气质的女人,而不会说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这个样子的彭湃,给温晓的触动是非常的大的。从他第一眼看到她起,他就知道,她已经变成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了。他熟悉的是她的本质:善良、真诚、诚信。他陌生的是她的气质:职业、独立、冷静。

他低下头,回想起和彭湃仅有的几次肌肤之亲,那种悸动的感觉让他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心疼。他想起她在他身下承欢的情景,想起她可怜巴巴、低声下气的求他对她好一点的情景、他想起她给他买过的那件蓝色免烫衬衣、他想起她绝决的离开的情景。他鼓起勇气,走向那个他以前根本不想给她任何希望的女人,对她温柔的说:你回来了?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啊?

彭湃异常冷静的回答:还行吧,还行。

温晓被冷淡的一鼻子灰,他低下头,假装在看彭湃的鞋子。

有人叫他了,“温总,过来一下”。他像被解脱似的逃了开。

当他走到叫他的那个人身边,身体融入那几个生意伙伴时,看着一个一个一开一合的嘴巴和热切的看着他的眼睛,他意识到,他什么也没有听进去。他的心里,想的都是彭湃。

招商大会后的宴请上,他们又遇到了,这个很自然,都是市里邀请的贵宾。他依然很热烈却很胆怯的看着她,尤其是她的眼睛,可是,那双眼睛已经再也不会为他停留一秒钟了。它就像掠过一个初次见面、萍水相逢的人一样掠过他。

他不禁恨恨的心里想到:狠心的女人啊。可是当他想到那颗善良的心,他就无法这样再责备她了。虽然他是一个混社会这么多年,老奸巨猾的商人,可是他最能看懂人的心,他最了解的她一点就是善良,他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行为,伤害了那一刻真挚善良的心,她才会变得那么冷漠无情。

温晓不愧是老司机,一个晚上,几瓶酒,他就决定再也不想这个女人了。在他人生中,他从没有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如果他想要女人,有无数的排着队等着他,他多金且帅,床上能力也非常自信。他果断的甩甩头发,对自己说:“就让她过去吧,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

在迷离的醉眼中,他明白了他正是那种人:他从来不会珍惜那种真心疼爱他的人,反而总是去贴着那些忽略他的人。因为他心里总有无穷无尽的征服欲望,如果一个人他足够好,就没有征服欲了。

彭湃,当年,如果你不是傻傻的一味地对我好,能矜持一点,也许,我会更在乎你一点。所以,一个人对一个人好往往没有什么用,忽略你的人是不会懂得心疼和珍惜你的。彭湃曾经最心疼他,可是他忽略了她,过去了,都过去了。

再次遇到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的人,如果不是经历了那么痛苦的反省、自省、自己和自己对话,不断的否定自己,肯定自己,这几年一直在历练的经历,彭湃绝对会无法控制自己,她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打量自己的穿着了,她意识到在晚会开始前,她频繁的去洗手间补妆了,她意识到她在洗手间反复琢磨温晓的眼神、动作和那几句寥寥的对话了。她意识到,她依然在意他。但是,她也意识到:她完全可以控制这种感觉。

晚宴上,虽然他们不在一个桌子上,但是她能感觉到那个一直追随她的眼神,她心里狠狠的想:如果是过去,她那么热恋他的时候,他能用现在一半的眼神守护她,追随她,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一直一直守在他身边,为他生儿育女。可是,现在,物是人非,一切都过去了,她彭湃,难道还要重蹈覆辙,把自己最珍贵的感情拿出来任人践踏,再受一次伤吗,不会了。那就这样吧,彭湃对自己说: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切都过去了。

在宴会上,她还遇到了她的前夫,张凡,张凡已经走出了低迷期,升为沧海银行东洲分行分管公司业务的副行长,他已经再婚,对象就是那个等了他很久的赫敏,赫敏现在已经怀孕了。张凡呈现出一种蓬勃向上的状态,很开心的样子,和前妻见面后,他真诚的祝福她,佩服她取得的成就,邀请她去他单位坐坐,如果有什么困难,他会一如既往的帮助她。彭湃的改变虽然也惊讶了他,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安稳的所在,他本质也不是见异思迁的人,所以,他们之间早就是过去了。彭湃也很真诚的祝福他,现在回想起来,她虽然不爱他,但在那些年,却获得了他最真诚、最纯粹的爱和照顾,而且,是她又爱上了温晓,他们的婚姻才解体的,张凡于她,是亲人,是恩人,是好朋友,从没有伤害过她,给她留下的都是暖暖的回忆,她衷心的祝福他。张凡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彭湃和温晓之间的事,他没有被背叛的感觉,他们还可以是好朋友。这种感觉真好。虽然彭湃在婚内背叛了他,但是她没有耽误他,她给了他重新开始的机会,他现在过的很好。

自东洲投资集团入股卓越租赁后,彭湃不得不开始了北京、东洲两地跑的生涯。彭玉麟觉得她太辛苦了,想让她放弃南氏集团投资部总经理的职位,专门做卓越租赁的老板,她拒绝了,她和南蓉说,她只是阶段性的,等和政府沟通融洽了,她就退出。

赫敏是一个典型的小家碧玉似的女人,她长的娇小玲珑,皮肤很白,五官却很一般,放在人群中,她不是那种显眼的人。她终于在等待了张凡十年之后,如愿嫁给了他,赫敏觉得此生已经足够,现在她又怀孕了,张凡对她很好,他工作很顺利,也升值了,对即将出生的孩子满怀希望。赫敏和张凡提出过很多次,她不想上班了,张凡收入很丰厚,养一个家庭绰绰有余,根本不需要她来工作,但是张凡多次和她说:“我不支持太太全职”。于是赫敏总是满怀委屈的去工作。她热切的盼望着,孩子生下后,她就顺理成章的不用去上班了。

在那个酷热的夏天,他们的小公主终于出生了,张凡喜极而泣,赫敏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那么爱自己的女儿,感到无与伦比的幸福。彭湃的父母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他们曾经共同的邻居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老俩口感觉到无比的胸闷,彭湃变成一个只知道工作的人,他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从心而言,老两口多么希望,那个刚刚生下孩子的女人是他们的女儿,那个襁褓中的孩子是他们的外孙。唉,不由得老泪纵横。

彭玉麟看着哥哥嫂嫂痛苦的神态,也不禁感到唏嘘,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彭湃和温晓事情的人,彭湃已经彻底封住了走向婚姻的心扉,她是否仍然在意温晓他看不出来,但是他看出来,她已经打定主意,孤老一生。彭玉麟无奈的摇头,看着那个越来越强势、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的女强人,他觉得满满的心疼和可怜,女人,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家庭和孩子吗?可怜的彭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过去的几年中,张凡借助彭湃叔叔彭玉麟的人脉,事业发展不错。他从一个小小的客户经理做起,有时候,彭玉麟并不一定给他...
    apple薛阅读 78评论 0 1
  • 其实温晓并不喜欢彭湃这样的女人,他经商多年,阅人无数,他知道彭湃是被宠坏的孩子,任性,天真,他需要的女人是温柔的,...
    apple薛阅读 34评论 0 0
  • 人只有真正关注于自己,不在乎外界的评价,才能做到真正的自省,进而发现真实的自己,发现自己最需要什么,进而去充实自己...
    apple薛阅读 33评论 0 0
  • 即便穿着厚厚的工衣,当她的乳头碰到办公桌上时,她仍然能感觉到战栗。最近,想做爱的感觉非常强烈,每当这个时候,她只能...
    apple薛阅读 61评论 0 0
  • 《花与诗》城市之花,照耀在人们的身上,那些繁忙的身影,正为着自己的未来去努力着,去奔波着,他们用自己的双手获得劳动...
    伞雨阅读 106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