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活着本身而活着

        我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哪怕是一丁点儿响声,我都会从梦中惊醒,为此我错失多少睡觉的宝贵时间。然而,我对别人翻书的声音却又最敏感,明明是在梦中,我似乎能够听出那人到底翻了几页书,那纸张与纸张像是在我的每根神经上摩擦一样,我顿时整个人就变得清醒了,然后惊出一身冷汗,久久睡不着,点点滴滴到天明。

         每次到这个时候,我十分难受,这不仅是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可我自己却明白我这病因,只是每次一想到我这病因,我不免觉得惭愧与可笑。我想,这大概就是焦虑,焦虑在我睡觉的时候,别人正在努力用功,而自己就好像被甩了几条街,似乎这个人的努力会立马超过自己,这也可以称之为嫉妒,我觉得“嫉妒”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东西了,而拥有这种东西的人也显的丑陋,所以,我自己想来怎么不惭愧呢?同样地,每个人活着都是为了自己,实现自己的价值,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还要进行心理暗示要和别人比呢?这样难道不可笑?我自己深刻地明白这些,但我的身体里好像住着两个人,一个天使一样纯洁的我,一个恶魔一样的我,往往是恶魔一样的我占上风的,尽管他不得我宠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段时间听到几个老婆子的一段对话,大意是,我邻村的一个姐姐在18岁外出打工的时候被一对年轻夫妇骗到一个偏僻的农村里去给三十多岁的大叔做妻子,最近,这位姐姐的父亲同警察一起跋山涉水,终于找到了她。但此时,时隔五年,这位姐姐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而她才23岁。村里面已经把这件事情传开了,它不仅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还成为了大人们教育女孩子的最好例子,就好像有了这样一个血淋淋的例子作为前车之鉴,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但他们是否会想起那个进退两难的姐姐呢?

          这件事已经发生了,而且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就好像一个不能移动的石头,牢牢地定固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成为了听见或者看见亦或者是猜想的某种人的记忆,不知道他们在深夜酣睡时是否梦见然后惊醒。我再也没有听到有关于这个姐姐的一切。只是当我18岁有种莫名的感慨,至少我完完整整地过了18年,这个完完整整是说我有人身自由,是自然地成长的,而后的日子,我也会是自由的,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但同样是这样美丽的年纪,同样生为一个人,同样作为一个女孩,那位姐姐却提前遇到了生命中的暴风雨。是的,这件事是真的发生了,那个时候,这位姐姐也同我一样,也曾经是家中的掌上明珠,也曾迷恋一个大帅哥,也曾被书中的某个句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也曾想过毕业后更好地把自己生命中的全部光芒散发出来……一个人的未来是难以预测的,就像无尽的宇宙,神秘而没有尽头。我一直在想,这个姐姐的人生,在遭遇这样的巨大打击之后能否有勇气继续活着,是不是有的时候说服不了自己想尽早结束自己的生命,有没有那么一刻把人生的所有想得透彻,在那些痛苦折磨人的日子,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力才能选择活着。

        如果那对夫妇是个好人,就不会骗到那位姐姐,那么那位姐姐的命运或许不会这么悲惨,这样看来,命运是不是显得有些草率?一个人的命运居然会由一对夫妇的品行来决定,品行作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本来就是虚无不确定的,并且,这对夫妇在骗了那位姐姐后似乎也没有受到什么惩罚,而这位姐姐的命运却到了悬崖边缘!这样一想,命运难道不是太草率了么?

      曾经看过《肖申克的救赎》,震撼于安迪坚忍了那么多年监狱的生活,却还是选择了活下去,并且说了那句不朽的话:“忙着生忙着死”,安迪是被冤枉的,然后他从一位前途似锦的商人沦为了囚犯,在监狱里受到肉体与精神上的侮辱、折磨,耗费了自己人生最珍贵的时间,而他自己或许早就知道自己被冤枉了。这难道体现不出生命的偶然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年纪小,阅历不够,只觉得这偶然就像无穷无尽的时空在旋转,不知什么时候会有明朗的轮廓,人生路漫漫(我是有点心虚的,人生真的有那么漫长么,怎么我会脊背发凉?),我终于会一点点理解,又或许到了某个年纪,某个时刻,我不在把这个问题当回事。但是今天,我愿意用“为活着而活着”来总结今天的所思所想,我思念着外公,记挂着他的死,但是谁说得准,什么时候,我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不关注自己,总是把自己的心思放在别人,放在一晃即逝的名利上,在这样的偶然中是否太可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