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闻花开》(二)

生活如同平静的湖水,没有波澜壮阔的激情,也没有潺潺流水的柔情。看过了流萤丛飞的夜晚,听过了蝉鸣萋萋的午后,见过夏雷轰鸣的奇观,知道雨后彩虹的灿烂。盛夏的灿烂如白昼的烟火,耀眼的明亮,却只是一个季节而已。

对于未来,本乡希晗没有去深究太多。与其作无谓的抵触,不如坦然的接受。生活就是一个圈,路绕道尽头了,其实也只是回归原点。出生无法选择,生活也不可改变,环境是一成不变的,唯一可以改变的就是让自己活得简单一点。没有追求就没有奢望,没有奢望就没有失望。这样的道理,因为不再年少,所以懂得。

自出院之后,希晗一直待在本乡家的别院里。本乡奉道依旧没有去看望希晗,只是定时通过矢代和世代汇报了解希晗的近况。虽然生活在一个家里,可是这个偌大的家却也只有爷爷本乡奉道和她而已。没有慈爱的父亲,也没有温柔的兄长。这就是家,什么都没有的冰冷的一座房子。曾经的期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希晗的心对家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向往。

养病的日子总是很无聊,每天都是围绕着药。闲来无聊的时候,希晗也只是逗小猫玩,或者是在花园晒晒太阳,最多的时候都是在房间里安静地看书。父亲和哥哥都不在日本,爷爷整天很忙。这样一个人的生活,和在巴黎留学的时候一样。尽管身边总是有人的存在,可是他们却仅仅只是一种存在而已,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份无止境的孤单。

时间的脚步总是匆匆而过,一如白昼与黑夜的交替,日复一日,然后循环往复。对于希晗而言,病总会好,生活也仍在继续,唯一没变的是找不回来的失去了的记忆。

可是不可避免的是作为一个优秀的本乡家的成员,接受上流社会的高等教育。因为一个优秀的家族产业继承者应该具备良好的素质和非凡的能力。所以,对于入学贵族学校接受教育这个安排,希晗并没有提出异议。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和一群陌生的人一起生活,这样的人生,希晗已经很容易能够接受了。只是人总会有好奇心,对被誉为日本第一贵族学院之一的圣西亚贵族女子学院,希晗不免有些好奇。

再过两天就是入学报到的日子,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将在上流社会的最高学府中度过。可是,关于圣西亚学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希晗却并不怎么清楚。希晗曾经问过自己的管家礼仁,可惜每次得到的都是简单和模糊的概念。就像是一个等待着被发掘的秘密,所有人都对其模棱两可的一概而论。

夏天的夜晚很安静,蟋蟀低声在鸣叫。风很清凉,浅白色的窗纱轻轻飘飘。小猫蹲在窗边,被风吹得飘起的窗纱吸引,饶有兴致地自顾自地玩耍着,乐不思蜀。希晗坐在床上,看着小猫可爱的样子,不禁笑了,手中的书不慎滑落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站在一旁的礼仁弯腰拾起掉落的书本,微笑着递给希晗。

“谢谢。”希晗从礼仁手中接过书本,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看着书本发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礼仁见希晗突然这个样子,不禁有些疑惑。

“怎么了,希晗小姐?”礼仁担心地询问道,“您好像有点不开心?”

希晗并没回答礼仁的疑问,而是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书,摇了摇头。希晗的表现让礼仁有些不解。

“如果您信任我的话,你可以把你心中所想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

希晗小小地沉思了一会,然后一脸慎重的看着礼仁,神情认真地问道。

“圣西亚学院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

这个关于圣西亚学院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的这个问题,希晗曾经问过礼仁很多次。可是,礼仁每次都轻描淡写的回答,仿佛刻意忽略了一些细节。这样奇怪的反应让希晗很疑惑。

对于希晗的提问,礼仁并没有立即作回答,而是看着她清澈的双眸,想从中看出她纠结这个问题的原由。只可惜,除了淡淡的疑惑和他的倒影,他并没有从这双漂亮的眼睛里看到其他的东西。

希晗转着灵动的双眸,看着礼仁沉默不语的样子,这样感觉有些不妥。那种就像是一个等待着被发掘的秘密,所有人都对其模棱两可的一概而论的感觉又浮上心头。希晗看着礼仁,如此专注的目光让本想回避话题的礼仁有些无所适从,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叹息。

“小姐,为什么你总是问这个问题?”看着希晗期待着他认真回答的样子,礼仁有些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就想是一个面对着调皮学生的老师,一脸孺子不可教的无奈样子。

“因为你每次都没有认真地回答我。”希晗吸了吸小鼻子,耍着小脾气,嘟着嘴,气嘟嘟的模样,委屈地控诉着礼仁的罪行。

那委屈的眼神让礼仁看着有些心疼,他承认在这个问题上,他的确选择了回避。不过,他也坚信善意的谎言是保护而不是欺骗。有些时候知道太多没有必要的东西反而是徒增烦恼而已。所以,他每次都选择一概而过。如今看着希晗委屈的神色,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好吧,我一定知而不言。”礼仁暗暗地叹了叹气,妥协道。“那你想听我说什么呢?”

礼仁妥协的态度让希晗在心中暗暗地窃喜,可是在表面上她却依旧淡淡的委屈地神情。她把手中的书放到一边,单手撑着头,歪着小脑袋,秀气的细眉微皱,灵动的双眼咕噜噜地转着,漂亮的小脸一派沉思的样子。

看着希晗如此可爱的样子,礼仁不禁有些好笑。平常看惯了希晗总是冷淡安静的样子,难得有这么鲜活可爱的样子,这让礼仁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温柔的眸色,无一不彰显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礼,你可以跟我说说这个圣西亚贵族学院是个什么样的学校吗?”希晗有些兴奋地说着自己的疑问,那双亮晶晶的双眸如黑璀璨的星光,瞬间驱散夜里的暮色。

有那么几秒中的时间,仿佛时间静止了流动。礼仁看着这样一双眼睛,有一瞬间地失神。

“礼?”希晗看着礼仁认真地看着她的样子,有些疑惑地伸着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认着他是不是又想回避问题而发呆沉默。

“嗯,好。”希晗的地小手在眼前一晃而过的瞬间,礼仁回过心神,微微一笑,淡然地掩饰好自己走神的事实。

温柔好听的嗓音在耳边淡淡地响起,希晗听着礼仁缓缓地说道关于圣西亚学院的事情。

“圣西亚女子贵族学院是日本第一的贵族学院之一。而与圣西亚贵族女子学院齐名的另一所学院名为:圣伯纳德皇家学院。日本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都是就读于圣西亚学院。而圣伯纳德皇家学院则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少爷就读的学校。”礼仁有条不紊的讲述着,希晗显得像个好奇宝宝那样,认真地听着礼仁的讲解,时不时点头示意她听懂了,那可爱的样子让礼仁有点忍禁不俊。

“可是,礼,我怎么感觉这圣西亚学院就是一所贵族制的学校。”希晗故作思考状有些感慨的说道,“学校的学生都是出身贵族的人,难道贵族就一定优秀吗?这学校的阶级观念太沉重了,这样真能好好培育莘莘学子吗?”

“不是。”礼仁见希晗有些愤慨的样子,有些无奈,只好安抚一下她有些愤慨的小情绪。

在没有遇见希晗之前,他所见过的所有上流社会的贵族都是感人一等的姿态,从根本观念上就是富人与平民的阶级区别。而像希晗这样轻视所谓优越的高贵血统的观念的人,大概是仅此一个了。

“那圣西亚学院有普通的学生吗?”希晗想忽然想到什么重要事情的摸样,严肃地提出疑问,然后专注地看着礼仁,这样的眼神让礼仁颇有压力的感觉。

“......”希晗的问题让礼仁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只好无奈地摇摇头,以这种无声的方式诉说着他的回答。

希晗像是焉了的花一样,有些失望的坐在床上,似乎答案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这意料之中的只是意料之中的失望而已。礼仁看着希晗这样无精打采的样子,默默地叹息,有些无奈。只好回归到一开始的话题上,转移希晗的注意力,不去纠结平民与富人这个问题。

“这两所学院是日本上流社会的最高学府,负责教授贵族们各种礼仪与知识,务求将每个人都培养场优秀的继承人。作为优秀的家族继承者们,掌握深厚的知识和杰出的能力是成长过程中必须学习的技能之一。这也是这两所学习存在的最主要的意义所在。”

礼仁一边细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着希晗的表情变化。只见她兴缺缺地样子,一如意料之中那样,讨论圣西亚学院这个话题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简单而论,圣西亚学院和圣伯纳学院就像是贵族的女校和男校。这大概是这两所学校唯一最大的区别了。所以,两所学院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圣西亚女子学院学院和圣伯纳德皇家学院都有一个传统,两个学院每年都会举行四季宴会,平常也会有一些两个学校之间的友谊活动,节日派对之类的,这样座的目的是促进学员之间的相互交流与认识。”

“简单来说,就是那些人就是为了所谓家族利益而之存在的工具,而学校不过是让这些工具更加实用而已。”希晗有些兴缺缺地插话,一语道破其中的重点。“宴会不过是个高尚的旗帜,其本质依旧只是那些自以为高贵的人们利益交流平台而已。”

“咳...咳...”对于希晗直白的理解,礼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这就是上流社会,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一个目的,而希晗看得透彻。只是,有时候开得太清楚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就是我的生命,与生俱来,无法改变,不可避免的生活。就像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一样,学习一样的礼仪,知识,与这样的一群人交际。这样的生活,却是一辈子的事情......”

希晗抱着膝,蜷缩在床上,把脸埋在膝盖里,平淡地诉说着这个有些残酷的事实。这样的希晗,让人很心酸。

“不是这样的……”礼仁想要安慰,可是脱口而出的话却没能继续说下去。可是,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什么样的辩驳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房间内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这样沉重的气氛让空气一点一点的变冷,礼仁看着希晗无助的身影,想说安慰的话,却在开口的那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就这么沉默着。

窗外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帘布缓缓地落下,然后一片平静。小猫被沉寂的气氛影响到,安静地趴在窗帘下,瞪着圆圆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着房间里的人。

正当气氛陷入了沉默,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礼仁反射性的往房门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千影端着一杯热牛奶缓缓地走进来。感觉到气氛有些沉静,看着礼仁站在床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千影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千影来到床边,见希晗依旧缩在一边,也没开口说什么,而是伸手轻轻地揉着她的小脑袋。感受到千影的手心传来的温暖,希晗动了动身体,缓缓抬起小脸,有些难过的表情看着千影。

“喝牛奶。”看着她委屈地小脸,千影的嘴角浮现几乎微不可见的一点弧度。

希晗没有回答,但是那双清澈的眼眸亮晶晶地眨了眨眼。看着她可爱的表情,千影只是淡然地收回手,扶着她靠在引枕坐好,然后把热腾腾的牛奶递到她的手上。

“要喝完。”千影平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拿着被子帮希晗细细地盖好。希晗嘟了嘟小嘴,听话的把整杯牛奶喝完,然后随手把杯子塞到千影手中,微微挺直自己的小身板,煞有其事的抗议道。

“我不是小孩子。”希晗鼓着小腮,愤愤不平的抗议着。

“嗯。”

“我不要喝牛奶了。”

“不行。”希晗的话让千影的神色瞬间沉了下来,希晗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乖乖地把牛奶喝完。然后,随手把杯子塞到千影的手中,抱着被子把自己蜷缩起来,只露了个小脑袋。

“不要总是像对待小孩那样惯着我。”希晗看着千影,认真的说到。

“嗯...然后呢?”

“我过两天就要去学校了。”

“嗯。我知道。”千影一如既往淡漠地回答着,这让希晗有些泄气,像焉了的小花,没了生机。

“你不可能跟着我去学校的,你不在身边,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好自己。”希晗抱着被子,看着千影,郑重的阐述着,“不要总是那样迁就我,我会习惯的……”

“嗯。”千影淡淡地说道,“这个习惯...嗯...很好。”

千影的话让希晗有一瞬间地以为自己听错了,突然间得愣住了。千影看着希晗愣愣的样子,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轻轻地抚着她柔柔的秀发,深邃的眼眸中倒影着她淡淡的身影,思绪有些飘远,仿佛透过她在看另外一个人。礼仁站在一旁,那呆呆地表情让站在一旁的礼仁觉得有些好笑,可是转眼却看见千影那有些飘渺的眼神,眉头不可见的皱了皱,眼神闪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神色,快得让人无法捉摸。

希晗还是陷在千影带来的惊讶中没有回过神来,礼仁收回心神,耐心地解答她的疑惑。

“我们会陪着你去学校的。”礼仁伸手抚了抚希晗的小脑袋,温柔地说道。

“那是学校,学校。”希晗立刻有些愤慨地强调着一个事实,“你们是不可以陪我去的。”

希晗直接打断了礼仁未说完的话,对他的回答提出小小的抗议与不满。那义正词严的小模样实在让礼仁难以严肃的对待她提出的疑问。看到礼仁不以为然的态度,希晗有些气嘟嘟地鼓着小脸,无声的控诉着礼仁的罪行,这让礼仁有些好笑又有点无奈。

希晗心里很清楚,如果是爷爷本乡奉道的意思,那礼仁和千影一定会陪着她去学校。可是,那样太鹤立鸡群了。她都有些不敢往下想了。礼仁看着沉默不语的希晗,只当她是在生着闷气。

正当希晗专注地和礼仁纠结着学校的话题问题,千影淡淡的收回手,沉默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千影看着礼仁被问希晗得哑口无言,千影选择了保存沉默。因为他很清楚圣西亚学院并不是一个书香满园,单纯美好的地方。他不想告诉希晗,她即将要前往的地方是一个自私冷漠的地方。

回忆就像汹涌的潮水,瞬间让人淹没在湍急的浪花下。千影看着希晗,似乎在她的身上看到了那两个曾经单纯善良的人的身影。曾经怀揣着美好与向往去到那个地方却在那个地方失去了所有的美好。事实总是略带悲凉,让人有着无尽的感慨。一如记忆中的人那样,曾如烟花般的绚烂却又那般短暂。善良不再的结果是那般的悲凉,可却不会得到任何的同情与悲悯。

千影看着眼前的希晗,她的声音,她的笑,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可是,这份美好却在往消失的路上前行着。那样一个看似庄严却丑陋不堪的地方,千影不希望希晗踏进去。他害怕她会受伤,一如遇见她那天,心疼着她受到病魔的折磨。没有人说得清什么是爱,即便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人这么好,大概是因为在见到希晗的那天,千影就已经深深地被她影响了。他希望希晗能保持最初的美好,不会改变。

窗外的月光躲进了云里,天黑黑的,有些悲凉。千影侧目看着窗外,眼神没了焦虑,陷入了回忆的深渊。回忆就像是一个深深的旋涡,让人无法忘记,不可逃离。可是房间里的人却都没有发现千影的走神。

希晗闷闷地坐在床上,歪着一颗小脑袋在纠结着。礼仁看着希晗不依不饶的样子,知道她又在纠结着问题了,只好无奈地继续解释道。

“圣西亚学院和圣伯纳学院是允许管家陪读的。”希晗微微坐直小身板,眨着漂亮的双眸定定地看着礼仁,看着她这样可爱,礼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继续说道。

“管家陪读的方式在这个圈子里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管家和小姐一起上课,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这在上流社会是很正常的。管家是以陪读的方式在学习上协助自己侍奉的小姐,同时也在生活上照顾好自己侍奉的小姐。”礼仁稍稍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希晗,确定她的情绪没什么才接着说道。“正因如此,圣西亚女子学院与圣伯纳皇家学院的的教学体制是有别于国内一般的学校。”

希晗嘟着小脸,一副很郁闷的样子。礼仁就这么看着希晗,想从希晗在医院醒来到今天为止,给人的感觉都是都是淡淡的平静。而想眼前这样鲜活有个性的时候还是第一次。礼仁忽然觉得,其实圣西亚这个话题也不是那么不可取的,至少它让希晗变得更加真实了。想到这里,礼仁不自觉的嘴角弯起淡淡的弧度。

“学校是让人独立,而不是让人习惯依赖。”

希晗没有多注意礼仁的神色,而是抱着被子淡淡地说道,把所有的情绪都收起,好像刚刚的她只是一个幻觉而已。

“你可以依赖的。”礼仁看着这样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希晗,有些心疼。

礼仁的话,希晗并没有认可或者反驳,而是选择忽略这个话题。有些依赖是别人给的,会习惯的。一旦失去了,世界仿佛坍塌了一般。这样的痛不是谁都可以承受得起的。有些人会守着你一阵子却不是一辈子,曾经有多依赖,以后就会有多痛。如此循环,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就好了。因为,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东西。正因为很清楚,所以希晗才从不敢去学会依赖。

礼仁见希晗闷闷得不说话,有些担心她乱想事情,正准备开口,希晗的声音缓缓地响起,一如既往地平淡。

“贵族之间也是有高低之分,所以在这样的大前提之下,其实圣西亚和圣伯纳的教学体制是存在等级制度的。”说道这里,希晗微微地停顿了一下,“那么,其实管家之间也存在等级的差别吗吧?!”

明明在围绕着学校这话话题展开的讨论,可是希晗却能联想到管家级别划分的问题。这样能够洞悉到事情的多面行,礼仁觉得希晗很聪明,思维清晰有条理,而且跳跃性很强。

“管家这个职业,其实单纯的只是一份工作罢了。所谓等级制,其实不过是类似职场的晋升而已。晗晗不要想得太复杂了,好吗?”

礼仁温柔的声音就像哄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那样耐心哄着希晗。希晗被他这么看着,觉得有点自己的反应有点奇怪了。

“那你...”希晗的话还没有问完,礼仁就好像知道她心底的疑问,直接接着解释管家这个职业。

“所有的管家都隶属管家协会的规范管理范围,并接受管家协会的考核。其实,你可以把管家协会理解为一个行业协会。”看着希晗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礼仁只是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我们是受到管家协会的约束管理,但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说,那些能力很高的自由管家和家族管家,这两种例外就只需遵守行业准则而不受管家协会的约束。但是,想成为这两种特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当你的能力得到了所以的人的认可和推崇的时候才有机会和有可能被机构正式认可为自由管家。至于家族管家,顾名思义就是成为某个家族的专属管家,当然前提他们是很优秀的管家,然后受到了家族的赏识。只是以上的情况属于少数。”

“那你和影是家族管家吗?”希晗的小心翼翼地问道,可是礼仁的回答却让她有了意料之中的失望。

“只是管家协会的管家,我们不在例外之中。”

“哦...”希晗显得有些失望。

“怎么了?”礼仁无奈地抚了抚她的小脑袋,安慰着她。

“没什么...”希晗晃了晃小脑袋,低着头,看不出什么情绪。礼仁一边抚着她柔软的秀发,一边继续说道。

“当然了,管家这职业也是有等级划分的,一般分为:A,D,H,M,L,R,S,Z一共8个等级。A—Z的等级依次递增,Z为最高级。管家等级的考核制度非常苛刻,因此位列S级的管家人数很少。所以,如果管家的等级被评定为R级就已经说明这位管家非常的优秀了。”说到这里,礼仁发现希晗清澈的双眸亮晶晶的看着他,眼神满满的好奇。

“怎么啦?”

“那Z级呢?”

“Z级是所有评定等级中最高的级别,同时也是评定条件最严苛的。所以能达到这个层次的人极少。”

听了礼仁的回答,希晗并没有继续往下问,这样的表现让礼仁有些疑惑。按常理不是应该好奇他和千影的等级吗?可是希晗的表现让他有些挫败感。

“怎么不问问我们是什么级别的,不好奇?”礼仁温柔地引导着希晗往这个问题上思考。

希晗看着礼仁,清澈的双眸倒映着他清俊的身影。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问道。

“礼,你和影是什么级别的?”

礼仁看着希晗略有些慎重的眼神,淡淡地笑了,忍不住反问道。

“晗晗觉得呢?”

礼仁突然亲昵的叫着希晗的小名,这个名字是他和千影刚来本乡家任职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一个花农提到的。但是他就有想过名字的主人是一个什么的人,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这个称呼会从他口中说出来。礼仁看着希晗时候对这个称呼并没有什么反感的样子,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欣喜。

“礼,你和影也是S级管家吗?”希晗一脸疑惑的神情注视着礼仁,语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期望。

“不是。”礼仁微微德摇了摇头,温柔地说道。

礼仁的回答让希晗有些小紧张,她在心里偷偷地担心自己的管家。礼仁被她这种可爱的神情逗得有些哭笑不得。

“R级?”希晗抱着小熊,小声地问道,可怜地看着礼仁。希晗看着好像受到小小伤害的样子,让人有些心疼。

“呵呵,也不是。”看着希晗可爱的样子,礼仁有些坏心眼的想要继续逗逗她。

“那么...是...L级吗?”希晗小心翼翼地开口,有些忐忑的样子。

“不是。”这样可爱的样子逗笑了礼仁,之间他嘴角弯弯,笑得很温柔。

这样的回答让希晗百思不得其解,因为爷爷本乡奉道是个要求苛刻的人,能让他满意的通常很是能力很出众的人。正因如此,希晗更加疑惑不解。

见希晗这般烦恼,秀气的眉都纠结在一起,心里泛起了些罪恶感,只好坦白了。

“Z级。我和千影都是Z级的管家。”

礼仁抚着希晗的小脑袋,看着她惊讶的小脸,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变得很好。

“骗人,你不是说Z级得管家几乎没有吗?”

对于礼仁的话,希晗条件性的绝对他2在哄她才这么说了。想着,她鼓着小腮帮,气嘟嘟地转过头去不理礼仁。看着礼仁这么小孩子的样,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作茧自缚了。

“几乎没有并不代表一个也没有。Z级的管家,目前一共是2位。我和千影。”希晗水汪汪的双眸充满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不骗我?”希晗试探性地问道。

“嗯。”礼仁哑口无言,无奈地笑了笑。

在礼仁看不到的地方,希晗偷偷地笑着。终于,管家等级这个话题到处为止,礼仁以为希晗会就此不问了,可是事实却并非他想到那么美好。希晗像个好奇宝宝那样,有着很多很多问不完的问题。

“你和影现在是我的管家,你们会走吗?”希晗轻轻地说道,语气中仿佛带着无尽的失落,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异样。“管家协会对你们有约束的,你们是要听他们的工作安排。如果工作要求你们要离开,你们会走吗?”

“不会。我不会,千影也...不会。”

“那如果你们的工作是陪伴我在学校的生活。那么,等到我毕业了,你们会离开吗?”

希晗的这个问题问得让礼仁有些哑口无言,张口想要可定的回答不会。可是话到嘴边却说出,他无法给予希晗承诺,因为他害怕将来如果食言了,希晗会很难过。既然承诺给不起,那何必虚构一个美好的未来让日后伤心。想到这里,礼仁的脑海里不断浮现着曾经侍奉过的两位小姐的身影。前车之鉴记忆还是那样的清晰,他记得因为他的承诺而被伤害的两个人悲伤的脸,这样的罪恶感让他心感无力。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许还是因为许多原由而离开,然后去侍奉下一个小姐。这就是管家的工作,小姐们毕业后的人生都是被规划好的,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必须离开。这样的事实,礼仁却不忍心告诉希晗。眼前的希晗单纯美好,那双清澈的双眸,那纯真的笑脸都让礼仁在无法直视。

就在这时,原本还蹲在窗帘边的小猫突然跑到床边,伸着小爪子扯着床边落下一角的被子爬到床上。然后踩着软软的床铺跑到希晗面前蹭了蹭,窝进她的怀里蜷缩着躺着,淘气地申着小爪扯了扯她肩侧垂落的几缕秀发。小猫可爱的样子让希晗笑了,顺了顺小猫的毛,握着它的小爪子逗它玩。

礼仁见希晗的注意力被转移了,暂时结束了问题,才微微地松了口气。他抚了抚她的小脑袋,温柔地叮嘱她乖乖休息。随后退出了房间,千影帮希晗掖了掖被子,免得她着凉,和她说了晚安之后也紧跟着礼仁的脚步退出了房间。

子啊千影转身的瞬间,希晗抬起头,注视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其实她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只是依旧期待着可以听到不同的回答。可是,她失望了。有些东西不可以勉强,有些人不能强留,这样的道理,很久以前她就学会了。她突然想起了病逝的母亲,那是一段模糊的记忆,而她唯一记得的是她哭着,可是母亲最终都没有醒来。回忆总是让人悲伤,希晗抱着小猫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任由思绪放空。

房间外走廊上,礼仁和千影一前一后的走着。夜很安静,清凉的微风不时从窗外吹进长廊。

“刚才,如果她继续追问,你会回答她吗?”面对千影突如其来的质问,礼仁显得有些惊讶。脚步在继续向前,谁也没有想要停下脚步。

“不会。”礼仁的语气有些不安,“盲目的承诺之后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你是觉得保持沉默更好?” 千影略带讽刺的说道,礼仁并没有反驳他的话,毕竟这不是早晚的问题,而是伤害必然存在的问题。

“这就是你,优柔寡断。” 千影冷笑,“侍奉依美小姐的时候是你不是这样的,侍奉本田葵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思前想后了,你不觉得很可笑的吗?!”礼仁心里很明白,他对依美小姐怜悯同情,对本田葵的却是喜欢。可无论是同情还是喜欢,在千影眼里,礼仁给她们的承诺都是毫不犹豫的。而希晗反而是不幸运的那一个,这无疑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之前侍奉过哪位小姐,对谁好过,承诺过什么,这都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不觉得你管得有点太宽了吗?我要怎么做并不需要向你报备。同理,过去的事情,我想都没有必要告诉现在侍奉的小姐。因为这两者是没有必然关系的。”礼仁坚定的反驳影的质问,而千影却不以为然。

“侍奉依美小姐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在恨本田葵,因为你。”礼仁不想再在这个问题是争论下去,千影的话却一针见血地刺中红心,让礼仁骤然停住了脚步。

“身为本田家继承人,虽为养女,但是拥有万千宠爱。不过这是过去式了。本田葵的出现打破了所有的美好。眼睁睁看着你离开去侍奉本田葵。一无所有,失去了继承人的身份,唯一剩下的只是养女这个称呼。虽说这不是你造成,但是这是本田葵造成的,而你却堂而皇之地成为本田葵的管家。如此可笑的现实,如此地悲哀。这是你们造成的,她应该很你们。”礼仁站在原地,脚步无法移开,“同理推断,在失去父亲和家庭骤变的情况之下知道的身世,在彷徨无助的时候遇见的你,这对本田葵是多么重要。然而,你离开了。在依美小姐最无助的时候,我也离开了。我们都离开了,却同时来到希晗小姐的身边。她将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成众矢之的,被怨恨,被排挤,被欺负。一无所知,平白无故被人怨恨,排挤,欺负。你觉得这是很应该的事吗,松田礼仁?”

千影从礼仁的身边走了过去,礼仁的表情痛苦无奈。这些所有他都明白。然而正因为太明白其中道理,他才更不愿意去想。装作忘记原来并不能真的忘了,事实总是如此地残酷。

“我们以后回去哪里和我们从哪里来是同理。” 千影转向礼仁,深邃的双眼窥探着他此刻的内心。“你不告诉她,并不等于是为她好,也不等于她不会知道。”

“我不说是因为不想造成无谓的伤害。”礼仁突然斩钉截铁地说道,“知道的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千影面无表情的看着有些生气的礼仁,觉得他有些可笑和愚蠢。他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走去。礼仁看着她的背影有些不知所以。

“在圣西亚学院,有的只是依美小姐和本田葵等待着她的到来。然后,就是阴谋号角的歌声响起的时刻。” 千影平淡的说到,“你会后悔的,松田礼仁。”

看着千影冷酷的背影,礼仁无法看到他的内心。后悔?后悔一直都存在于礼仁的内心。对依美小姐内疚,因为没有做好自己的本分,反而让她爱上了自己。对葵小姐愧疚,因为没有用心保护好她,让依美小姐深深地怨恨着她。他的后悔与愧疚一直都跟随着他。

礼仁很清楚千影的话并没有错,只是不想去面对这样一份现实的残酷。礼仁知道,自己只是在逃避而已。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慢慢到来。

夜,寂寞而凄凉。在这个夜晚,三个人各怀心思的人都无法入眠。两天之后的世界会变得怎样?谁都不知道,说也不想去知道。

那一夜,希晗辗转难眠,她的脑海里一直在重复着礼仁说过的话。她在害怕,因为她知道,太多的疑问,太多没有答案的事情。

本章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车祸之前的记忆变得断断续续,希晗总是梦见从前的自己。梦里有许多人,他们微笑着对她说话,希晗听不清楚,每次想要努力去...
    安妮与安娜阅读 449评论 0 5
  • 天气仿佛也感觉到了不安,连续几天都是阴霾天气。空气很闷热,感觉天空有雨却落不下来的感觉。这样的天气给人一种很压抑的...
    安妮与安娜阅读 69评论 0 0
  • 有些秘密无法被掩藏,有些真相总会暴露于阳光。总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想知道的东西,怎么也无法了解到;而不曾去深究的...
    安妮与安娜阅读 1,270评论 2 20
  • 那个雨夜的记忆如同梦境一般,有些虚幻却又是真实的发生过。可是,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个混乱的夜晚,如果不是总会出现的断断...
    安妮与安娜阅读 100评论 0 1
  •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潺潺,给人一种安静中透着淡淡悲凉的感觉。细雨霏霏,风微凉。屋檐边上的雨滴悄然安静地飘...
    安妮与安娜阅读 1,360评论 4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