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8 去北京好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母与江父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就轻轻放下筷子看向江离:“是合欢,她学习成绩不是不太好吗,高考估计也过不了二本线,我和你爸爸呀,就想把她送出国…”

“你要出国?”江离听到这里,就惴惴不安地转头问合欢,想要搞清楚是她自己想去,还是父母一厢情愿的安排。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即使是关乎自己的前途、即使知道别人都是为她好。但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容不得给时间让自己思考一下,到底怎样做才算对,腿长在自己身上,难道还不能决定去留吗?

合欢顾着出神,将筷子塞在嘴里竟忘了取出来,好像这样就能堵住嘴巴不说话,不回答江离。

“我问你话呢,江合欢。”

很难得看到江离青筋暴起,怒目圆睁的样子,今天第一次见,却是因为自己。

多不可思议。

合欢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还…还没确定…”

“所以出国也在你的计划之内了?”

“也不是…不可以…我的成绩不好,你知道的…”

这顿饭就这样吃的不欢而散,江离气合欢没有事先告诉自己,想出国深造也并非坏事,可为什么就非要瞒着自己。而他却不知,合欢也仅仅比他早知道了一会而已。

他没有权利左右合欢的决定,也没有权利干涉,这是合欢自己的未来。上次文理分科自己就替合欢决定了一回,除非合欢的未来里也规划了自己,否则这一回他再也没有信心能够影响她做一个自己都没有把握却事关前途的决定。

国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

合欢想象不出来。

只知道那里没有西华,没有小曼,没有悲含,没有父母,也没有…也没有他。

饭后江母敲开合欢的房门,发现她还没休息,就试着询问她自己的意愿。

她坐在床边托着合欢的双手,语重心长的问她:“合欢,你想去美国吗?”

合欢摇摇头,“妈,我不想,不想离开你…们。”

说完就扑进母亲的怀里开始哽咽。

合欢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是为即将到来的别离,还是为自己的摇摆不定,她也不清楚。

江母轻轻拍着合欢的后背安慰道:“合欢,妈妈在你小的时候没能给你好的生活,现在有能力了,却也不想左右你的意愿,强加给你我觉得对你好的生活。”

合欢抬起头用手臂抹了一把眼泪,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听母亲说这些,其实心里还是挺激动的。

江母抬手替合欢擦了把眼泪,“但妈妈不希望你只看到眼前的东西而忽视未来的美好,如果是因为舍不得我们、舍不得这个家而放弃去美国,当然这也是原因,但妈妈不希望这是主要原因,毕竟前途比这个重要,你明白吗?”

合欢当然知道妈妈想要表达的意思,从小到大她都是别人眼里的乖乖女,除过成绩不好,她几乎没有别的缺点,听话、乖巧、懂事,可到了现在她真正要做决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读不懂自己内心所想。

她希望有个人能指给她方向,告诉她怎样做才是正确的,可即使是一向宠爱自己的母亲,这次也没有站在她的身旁。

长大,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孤独,又不孤独。

妈妈离开已经是深夜十点,合欢铺好床准备入睡,就接到了江离的微信。

“睡了么?”

她还没来得及回复,就又接到了下一条信息。

“没的话就出来一下。”

开门的时候,就看见江离像雕塑一样伫立在合欢卧室门口,脸上挂着一副债主过来讨债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合欢,良久才开口:“你要出国?”

合欢白了他一眼,“你都问了我三次了。”

“那你真的决定了?”

合欢摇摇头,“我没决定,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去。”

江离急切的追问:“那你在犹豫什么?”

合欢轻叹了一口气,“我要是知道我犹豫什么,我还会这样摇摆不定么?”

听到合欢这样说,江离像被点了穴似的定在原地,连眼珠子都忘记眨一下。

合欢顿了顿,又继续说:”我喜欢音乐,喜欢表演,我不知道以我的成绩能不能以艺术生的身份参加高考,若是不能,那就只好去美国,但我还是想学表演…”

嘟囔了这么久,江离总算听明白了合欢在担心什么。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你,还喜欢表演,你想当明星么?”

谁知道合欢重重的点点头,“是的呢,我跟谁都没讲过,小时候看见荧幕就开心,但我一直没跟妈讲过…”

江离又开始皱眉:“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起过?”

合欢撇撇嘴,“梦想,你懂么?”

爸妈已经入睡,客厅一片漆黑。唯有三楼江离和合欢房间透出来的橘黄色的灯光照在两人的身上,虽是寒冬腊月,却显得异常温暖。

梦想是什么呢。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江离就在课堂上回答:他以后要做一个科学家。

后来大一点了,梦想就变成了另外一个。

再后来,就记不清梦想长什么样子了。

合欢见江离陷入了沉思,便挥挥手叫醒他:“你想什么呢?”

江离猛地惊醒,用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发现合欢一脸激动,他实在不忍心泼冷水,便轻声问道:“你喜欢表演,我想考清华,我们,去北京好吗?”

有一抹月光透过帘子的缝隙刚好折射了进来,照在了客厅的地板上,闪闪发光。

合欢迟疑的从客厅挪开视线到江离身上,“你说什么?”

江离轻笑:“我说,你考北京电影学院,我考清华,我们去北京好吗?”

一切都有了答案。

让合欢犹豫的、烦心的、懊恼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窗外的雪终于停了,积雪厚厚的一层,不知何时才能融化。

合欢还记得与江离初次相见的情景,她踩着厚厚的积雪,看见反射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一位阳光少年,他的身后藏着太阳,藏着月亮,藏着希望与梦想,藏着害羞到语无伦次的江合欢,和她的爱与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