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三国之甄姬的秘密(01)

第一章:甄姬俏 

“都说东吴二乔美,不及邺城甄姬俏!”

曹操狂傲地笑着,吟出这句民间传颂的歌谣。他指挥着战马,浩浩荡荡地飞速挺进,向着邺城。

邺城,座北朝南,高墙筑垒,门前一条清漳河,河水映着落日余晖,如同淌红的血水。


1.邺城

官渡之战后,袁绍忧郁而死,剩下拥有重兵的袁氏三子。二子袁熙镇守幽州,长子袁谭占据青州,三子袁尚继承袁绍遗令,袭太尉、邺候。却因此遭受长兄袁谭的嫉恨,兄弟之间常年兵戎相见。

建安九年二月,曹操大军攻击袁尚占据的邺城,青州袁谭直接投降,邺城袁尚奋力抵抗,曹操仅用半年时间,挖濠堑,断粮道,城中百姓饿死过半。

袁尚高喊:“稳住,我们能赢!”但是当他面临曹操的勇猛的大军时,吓的一溜烟地逃到大后方幽州,投奔二兄袁熙,邺城遭受团灭。

这一年的邺城,夏天去的很晚,八月份的天气,已经有些微凉。昔日宁静详和的宫殿,被突如其来的曹军打破了平静。

曹操控制住邺城,在外围与城内残余势力厮杀,并派一干亲信将士把守进入后宫的春芳门,曹操在前线忙于打杀,心想平定了城内旧兵以后,再来处置后宫。

曹操下达严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后宫”!

然而,曹操在城中忙碌之际,却有一个先杀到了宫城,他就是曹丕。他身披铁甲,骑高头战马,率亲兵若干,浩浩荡荡开在后宫春芳门,欲杀进去。

守卫后宫的将领和几个士兵把曹丕的马拦下:“二公子请回,司空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曹丕愤怒,道:“大胆狂贼,我随父亲征战多年,从来没有人拦我,你们有几个脑袋?”说罢,抽剑挥手,刺死了拦马的士兵。

守卫的将领见状,吓的一身冷汗,敢怒不敢言,站在原地不动。就这样曹丕带人硬闯进了春芳门,进入后宫。

曹丕带士兵踏遍后宫所有角落,四处搜寻袁绍的家人和残余势力。

杀进后花园时,忽然瞥见一华服老妇,手抱一只白猫亲亲昵昵,带一宫女正欲逃命,士兵将之团团围住。

曹丕拔剑追上去问道:“你是何人?”

妇人抱紧手中的猫,回答:“我是袁绍之妻刘氏。”

曹丕拔剑对准刘夫人手中的猫,继续道:“邺城已亡,刘夫人要逃往何处?”

刘夫人手护着那只猫,马上求饶。

一个瘦弱的宫女,躲在刘夫人身后,她怯懦生生,只顾哭涕,因仓惶出逃,披头散发,污垢满面,看不清面容。

曹丕觉得蹊跷,上前仔细端详,然后命士兵到菏花池取来水,将她的面部冲洗干净。

曹丕再看时,大喜!

(图片来自《军师联盟》)

此女样貌端正,质如凝玉,色如桃花,如一股清流,惊为天人!

“世间居然有如此美妙绝伦的女子!”曹丕眼波流转。

刘夫人猛地抬头,赶紧说道:“这是我儿袁熙之妻,甄姬。”

这个甄姬,不愿随袁熙镇守幽州,遂留在邺城照顾刘夫人,却没曾想遇到曹军攻城。

曹丕不由得念起那句民间传说:

“都说东吴二乔美,不及邺城甄姬俏!”

刘夫人眉眼转动,心生主意,立刻跪地相求:“愿将此女献于将军,只求放过老妾和这只猫!”

甄姬讶异地看着刘夫人,她感觉内心崩溃。

曹丕怒道:“难道辛辛苦苦尽孝道,照顾你身体的儿媳,到头来还比不上一只猫吗?”

说罢,曹丕命人将刘夫人和家眷收押,将甄姬扶回她的寝宫。

刘夫人拍拍猫头,喃喃有语:“现在不用担心被杀了!”


2.司空令

甄姬站在寝宫前,一袭白衣,素妆淡抹,她望着长长的台阶,额眉紧锁,眼角蓄泪。甄姬娇弱地转身,卸了头上的金步摇。

城墙的一角,青色硝烟弥漫,混沌不堪,风声中夹杂着兵马厮杀。

夜晚,一名十三岁少年来到春芳门,欲进入后宫,守门将领上前劝道:“四公子,司空有令,不得入内!”

这名人唤四公子的少年,就是曹操的四子曹植,他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掏了一样东西,说:“我有父亲令牌,邺城可随意出入。”

将士看到令牌,放下兵刃,打开宫门,请曹植进入。

甄姬瘦弱的身躯伏在案上,眉头紧锁。窗外是乱军马蹄和兵器碰撞的声音,还有人的哀嚎。夜晚是多么的不平静。

正当甄姬感到彷徨无助时,忽听得后窗有微弱的吟唱声,甄姬走近窗边,附耳细听,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十三四岁模样少年。

少年察觉甄姬的惊动,近窗行礼道:“甄夫人好,在下曹植。”

甄姬自幼读过些书,对当今世上文学才子也略有听闻,曹植的才华也是她敬佩的。

甄姬还道:“有礼”

曹植道:“闻夫人被困于此,为除夫人寂寥,特送小诗一首。”说着,将一张绢纸隔着窗棱递过来。

甄姬接过来看,只见那诗写道:

明月照高楼,上有愁思妇。
借问叹者谁,言是客子妻。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
浮沉各异势,贱妾当何依。

这首诗,道出甄姬的心里话,句句打在她的心坎上。在这孤独的夜晚,曹植的诗给了甄姬些许陪伴。风吹的窗棱呲呲响,甄姬安静地对着青灯。


曹操站在城头上,令大军把城围的水泄不通,转头对身后的郭嘉说:“袁绍死后居然留下如此利城!”

郭嘉放下手中的令旗,感慨道:“在这邺城的楼台,北可调冀州全军,南可防千里之外,实乃天助司空!”

曹操捻一捻胡须,哈哈笑道:

“传甄姬来见孤!”

身后侍卫回应:“甄姬已被二公子收押。”

“什么?”曹操惊愕,斥问:“我不是下严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后宫吗?”

侍卫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

曹操脸色发青,双目紧瞪,握紧拳头,重重地一拳打穿城墙,命侍卫随他同去一看究竟。

曹操来到后宫春芳门,指责守门将士:“何人进得此门?”

守卫后宫的将领跪地求饶:“司空恕罪,二公子从此门硬闯。”

曹操气急败坏,抽剑高举,砍的守门将领脑袋滚地,血液嗞窜。并将剑挺在将领的尸体上,牙齿咬得吱吱响。

曹操下达狠令:“邺城三日,屠杀无尽!”

政令一下,曹军暴戾恣睢,将士兵卒为虎作伥,打杀抢掠,邺城百姓水深火热。


3.合卺酒

一群将士冲在甄姬的寝宫外,凶神恶煞地喊:“袁熙之妻不可留,当杀!”

甄姬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不知如何是好,她立马起身,想要逃出,发现所有的门窗都被钉了栅栏。

门外的情势很激烈,吵闹的曹军将士都在叫着要把袁绍家人处决。

突然一排火把齐刷刷,伴着嚷声向甄姬的寝宫飞来,一瞬间,火光冲天,烟雾向青草漫延。

甄姬见状,大声求救,她拼命地推动紧锁的门。

“住手!”

一骑飞马踏风而来,众人看时,正是曹丕。他拔开放火的士兵,撞破寝宫的大门,一头冲进呼啸的大火中。

众将士皆喊二公子。

曹丕和战马出来时,马上多了奄奄一息的甄姬。他呵斥道:“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此烧杀妄为?”

士兵回答是司空允许。

曹丕喝道:“我已向父亲请命,纳甄姬为妻,任何人不得妄动。”

曹丕将甄姬安置在自己的寝宫,甄姬躺在罗床,看着自己烧伤的手,说:“曹军害我家破人亡,你却要娶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曹丕意志坚定:“我意已决,你若不从,我立刻将刘夫人和袁氏家人处决。”

甄姬慌道:“公子请放过她们!”

“除非你答应我,我便放过她们,若你不答应,我带三千兵马,屠遍整个邺城。”曹丕无赖道。

甄姬说:“我乃俘虏之身,身贱命薄,配不上公子,公子何必苦苦相逼?”

曹丕两眼发直:“自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已有此意。”

“甄姬的身躯,可换一个邺城吗?”

“可换”


曹军将士欢喜雀跃,被抓的俘虏个个忧心忡忡,长的俏丽的丫头许给有功的将士为妻,也算落的圆满。之前守卫邺城的官兵,最后顽抗不过,向曹操势力低头。

曹丕和曹操行走在街上,看着道旁的小贩和百姓恢复了生活的宁静。曹丕向曹操叙述着,战争攻城略地,为的是什么,是天下一统,还黎民百姓以太平,而不是烧杀抢掠!

曹操赞同,随颁布所有将士,不得再伤邺城一草一木。

百姓总算保住了,虽然换了主人,但是只要老百姓有口饭吃,谁又管他邺城是姓袁还是姓曹呢!

新婚之夜,甄姬身穿红色嫁衣守在婚房,以扇掩面,头上的金步摇晶莹辉耀,簪于发上。案上盛满肉食佳肴,旁边是盛满酒的两只卺,以红绳相连,中间打着同心结,称合卺酒。

曹丕喝的酩酊大醉,走入婚房,对甄姬道:“人,应该忘记过去,期待将来,你过去的生活就如过眼云烟,你应该开始新的生活,对吗?”

甄姬不太确定自己能不能忘记过去,但是她因曹军的入侵而家破人亡,要她与曹丕相知相守,做一世平安夫妻,甄姬没有想过未来,她的内心毫无波澜。

她对曹丕没有什么感情,无非是从一个深宫步入别一个深宫,但是她是俘虏,没有选择的余地,唯有接受命运的安排!

“你想好了吗?”曹丕端起合卺酒的一端,说:“如果你想好了,就饮下此酒。”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