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女生成长记5

“阿爸,好不好吃?”我急急地问道。

阿爸又夹了一块盘中的这道菜,炒南瓜,不慌不忙地,一如他平时的模样。他细细品完,“嗯,今天的南瓜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南瓜。”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二姐那边。二姐正举着筷子去夹菜,听阿爸这么一说,就在桌子上方转了个弯,跟着夹了一块南瓜塞进嘴里。

“嗯,味道确实不错。”二姐赞叹道,“阿爸,这南瓜不是我烧的啦。小妹烧的。”

“啊!小妹也会做菜了。那我得多吃点。”

小妹我喜得整个脸庞滚烫。8岁的这个暑假做的这顿晚餐,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这是我这一生中第一次独立完成煮饭和两道家常菜。一个人煮了一大锅干饭和稀饭(乡下农村里煮饭,不像如今的电饭煲煮饭,要么是干饭,要么是稀饭或者粥。那时候都用大锅灶台烧,往往一个灶台搭了两三个灶眼,锅也一口比一口大。因为家里人多,又兼养鸡鸭或者猪等牲蓄,下的米会是如今的好几倍。水会多加很多,待到水烧开后就揭开锅盖,转成文火继续烧,待到米粒完成熟了,就先捞出足够家人食用的干饭,剩下的部分继续烧直到变成粥,再盛到甑里。甑,以前家里用来盛饭或汤或其他东西的容器,比一般的大碗要大),因为所有的家人都下地去了,此前在灶台上烧火看家人做饭做菜多,就想尝试着也炒一两个菜。后来因为这道南瓜一鸣惊人,风头完全掩盖了另外一道菜,以至于另外一道菜到底是啥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当时屋子里有现成的大南瓜,就抱去洗了洗。放到砧板上切,可惜人小力气不够,怎么办呢?正巧华叔叔家的霞姐姐从后门经过,便叫住她帮忙切成块状。先跑到灶台下边塞了一大把稻秆,又急急跑到灶台前。灶台有一米多高,小个子的我又搬来一条小板凳站了上去。这下好了,凭记忆和感觉,先放了油,热了一会儿把南瓜一股脑儿全放了下来,用铲子铲了铲就盖上了锅盖。然后又急急地跳下小板凳,跑去灶台下添加柴火。一顿忙活,南瓜终于煮熟煮烂了,起锅前倒还记得加盐。不敢一次性加太多,就一点点地加,加了一次又一次。Finally,一道处女小炒完成了。盛出来装盘,还特意左右两边摇了摇,再郑重其事地放到餐桌上。

这人生当中的第一道菜顺顺利利完成了,一出手就不同凡响。后来,我还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包饺子、馄饨,面条什么的会倒是会,但轻易不做。有一回心血来潮想要做手工面吃,有模有样地拿了面粉来,结果面粉加水少了一些,整个面团偏硬,加之自己力气不够,擀了半天面团还只有一把团扇那么大。无奈之下,跑去叫了正在做竹篾的阿爸过来帮忙,才最终吃上那一碗面条。2013年和2014年出国欧洲当汉语教师,买不到现成的饺子皮儿,还是我指挥着其他小伙伴完成了拌面粉、擀皮儿,最终又教会他们包“陈氏”饺子。

自此,很多人以为我的只会伪文艺、讲情调不攻自破。他们常常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我这样的轻柔女子拿手家常菜,还会做大菜以及饺子等东西。“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小时候的生活经历早已内化为身上的一部分血液,光看表面,又怎么看得出来呢?

一边学习,一边帮忙家务。日子平平常常地过下去,波澜不惊,直到有一天,我得了小感冒,却迟迟不见好,这样的平静局面才被打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想写写我的父亲,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写。 我很早很早以前就想写,但是总是不能无法难以不肯下笔,下不去笔,我对父亲的感...
    普雅也是花阅读 2,227评论 5 21
  • 一直挺喜欢这段话其实无论你中考高考考了多少分,报没报错志愿,能不能去你想去的学校,都不用担心,你最终去的地方,一定...
    zj321阅读 86评论 2 1
  • 今年夏天见过的最多的豆娘就是白痣珈蟌了,宁波的溪流中总是能发现他那具有金属光泽的墨绿色,特别是在石头的衬托之下,显...
    苹果家的雪球阅读 298评论 0 0
  • 迷失东京。 感情不应该只有爱,性和白头,或者期望白头。是一个过程。被条条框框羁绊,过的人模狗样,根本不像自己。 都...
    羞耻阅读 152评论 0 0
  • 窗外 漆黑的夜 冷涩的风 绵密的雨 不远处簌簌的蟋蟀声 屋内 柔和的灯 摇曳的酒 独坐的人 拐角旁半温的炉火光
    宋哇哇阅读 123评论 0 1
  • 一个转身,你与我再相见,是否,我们还会回到从前。寂寞在左岸,忧伤在右岸,爱着你的彼岸是伤痛,情依依,浅唱低吟,转身...
    十里清欢丶阅读 240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