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我来过一下子,会记得一辈子

去台湾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去。踏上四周环海的台湾,吹一吹太平洋的海风,就在出发之前还在为放假的早晚,签证的事情发愁着。甚觉《红楼梦》里刘姥姥逛大观园的心情,我在踏上那片土地时和她的心情有几分相似。

一大早就出发,托运行李,过安检,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坐上飞机那一刻还觉得是梦吧,是梦吧,我就要去一直在课本上看到的日月潭,高山族,那个一直存在在诗中的,图片形式里的地方我就要真实地和它拥抱了,真真是幸福的开始。

这里的人讲话都是软软的,轻声地,就连飞机上的工作人员说话都有一点让人不好意思不听话的感觉,因为太温柔了,哪里可以不认真对待呢。有点生气时,说话也带着撒娇的“

不要这样啦,那样不行的”语气。飞机在刚起飞时的不晴朗天气已经转为了蓝天白云,像画儿似得在眼前展开。

短短的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达桃园机场的时候,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不太拥挤的机场,可以看到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还看到穿着校服女生,一开口说着日本话,看样子也是来旅游的吧。

中国领队和台湾导游带着我们坐上了大巴车,我们先去了国父纪念馆,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看了交接仪式。纪念馆那里好不热闹,尬舞的年轻人,需要被重视的国民党退休军人举着牌子在抗议,寻找老乡的四川老兵……我们拍了几张照片后,就又要跟上大部队去101了,台湾很有特色的夜市,在第一晚也去体验了一番。吃了很有特色的臭豆腐,喝了有特色的排骨汤,说还记得味道那是假的,但是,第一次在那么拥挤的小吃街吃食物那是第一次。紧张又惊喜的一天,回到酒店睡了一个痛痛快快地好觉,早上一打开窗户,是好天气呀,在家里查的天气预报果然因为听到内心的祈祷“拜托,一定要是好天气,一定要啊。”而生效了。


现在想来8天的时间是多么的短暂啊,可是具体的去回忆哪一天具体做了哪些事情,记忆力已经没有那么给力了,回想起来都是断断续续的片段。在环岛游的时候,途中坐了捷运,坐火车,在这个人口大省生活的我,神奇地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没有吵闹声,没有鸣笛声,甚至路上遇到的小狗小猫也是安安静静的。在花莲住的那个酒店有两只斑点狗,它们太安静地卧在地板上铺着的斑点地毯,当我走近,有一种微微动了一下头,我才意识到原来是生物在哪里,一下子向后跳了一下,它们也没有怎么感到意外,反而继续看着一个方向继续沉默着。等我们吃过早餐要出发的时候,又跟着我们的车送了很远。

在平溪放孔明灯,写下了满心的期待,即使知道这个满载希望的灯也许会被阿里山或者其他地方的树枝划破,但心里仍然喊着,飞远一点,飞高一点啊,到安全的地方。

每天到达一个地方,看几个景点,即使腿酸脚累,也从未想过停下来吧,一心想着还有多少好景色我没有看到啊。在好天气里吃一吃美食,这就像梦境一样。

在这里看过好几处的海,有蓝的不真实的,有和天空的颜色一起变换着的,有而垦丁的海真是好的不得了,我的微单里拍了无数张海的照片,这里和我看过的青岛的海大不同,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只有三两结伴的好友走在沙滩上,或者坐在遮阳伞下聊天,看海浪拍来又撤回。


海边的沙都是细细的,不用担心会磨脚,防晒霜是必须的,小心放肆的在阳光下奔跑而晒伤了皮肤。在海边的两个小时时间,我找了一个满是礁石的地方,看浪花被撞的在半空中飞起来,然后跌落,又返回海中再次冲上来,仿佛在和礁石玩着乐此不疲的游戏。心是静的,

天上的云在变幻莫测着,海水的起伏也变得汹涌,它们热热闹闹的,像要比一下高低一样,一直不差上下的展示着让我这个从下就特喜欢海又生活在内陆的人不忍离去。还是要告别啊,再怎么舍不得,只有离开了,我才知道自己原来曾可以畅快地呼吸,无忧无虑的奔跑。

还会再来的,还没有离开,已经说了好几遍这样的话。会再次相见的吧,抱着这样的希望,生活才得以继续进行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