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的演出2(五十三)

96
黑玫瑰先生
2018.02.12 13:35 字数 1347

(五十三)

坐在舞台中央,暮雪唱起了那首《当爱已成往事》,虽然,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当着慕雨的面那样说着。但是,当他看见了安娜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来的时候,他仿佛把一切都忘的一干二净,承诺有时候就是用来打破的。

安娜面容平静,穿着那件红色的风衣,从风雨中走来,她杂乱的头发散在肩头,看上去并不开心。那晚,她只是坐在角落里,喝着那杯陈年的烈酒,似乎和之前的那个女人截然不同,对于她来说,那已经经历了太多。

他们都知道,他们已经回不到最初,特别是对于暮雪来说,整个演出,他都一直看着那个女人,也许只是出于友谊,她才来参加这场演出。但暮雪还是平静地完成了这演出。子夜时分,他从光影中而出,没有掌声和鲜花,人群又一次散去,剩下那形单影只的身影,安娜坐在那里,疲惫地看着窗外的街道。

那潮湿的街道陷入了沉睡,雨水渐止,街道上满是尘雾,还有一股潮湿的泥土气味,暮雪坐在了桌前,仔细看着那个女人。原先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只是看着窗外,一片迷茫的样子,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我们还是朋友吗?”暮雪那样问道,可她转过头来,看上去难以抉择的样子,但她那天的话又是什么意思,这让暮雪也非常为难。

“别这样,我们不会永远在一起。”看来,她还是下定了决心,也许,在那一刻暮雪才知道,那天,她只是想要劝慰自己。

“我们还是朋友吗?”暮雪又一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在他看来,刚才安娜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让暮雪有些不快。

“如果你觉得是,那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她的脸上又一次闪现一道笑意,如同闪电一般,划过这漆黑的子夜。但这敷衍的回答却让暮雪更加伤感。

“如果是因为从前的事情,我会对你道歉。”安娜认真地看着他,似乎更加地为难,但有些事情永远不能回头。

“我参加过你的演出,非常不错,我们不要见面了。”那是暮雪和安娜的最后一次见面,那天,安娜离开了暮雪,暮雪又一次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但这一次,在他的心里并没有所谓的怨恨。

走在潮湿的街道之上,暮雪朝着回家的方向而去,那晚,他一个人回家,坐在沙发上,和往常一样,看着当天的报纸。直到那一天,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厌恶了那样的生活,那种漂泊的生活。

他放下手中的报纸,客厅里安静极了,暮雪朝着身边看去,仿佛慕云还在自己的身边,他还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在他的身边无限扩散。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走出客厅,来到那十三层的阳台上,他欣赏着这份少有的宁静。

远方的城市依旧繁华,迷离的灯影在空气中延续,那天暮雪并没有熬夜,而是早早地躺在了床上,看着余华的小说,进入了梦境。在睡梦之中,他仿佛又一次看见了那幽蓝的天空,一个光影在天空之下若隐若现。

夜晚,就那样平静的度过,暮雪在清晨醒来,但就在这个平静的清晨,暮雪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那是医院打来的电话,老板的病情突然恶化,在一个小时之前突然离世。暮雪挂断了电话,看着窗外的街景寂静,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躺在床上,想着之前的那些事情,往事又一次在他的眼前浮现,好像就是昨天一样,他从床上起来,寒冷的空气让他难以呼吸。但他还是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西装,那黑色的西装上,还插着一支新鲜的玫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是昨晚,他本来打算送给安娜的。餐桌上空空荡荡,暮雪想象着慕云还在的日子,平时,她一定会为自己准备丰盛的早餐,而现在,冰箱里已经空无一物。

��_N���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