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人的来电

午饭时间。

“嘟-嘟-嘟”淑芳那古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放下筷子:“喂,你好!”

    “嘿,是×××吗?”

    “是的,请问您是?”

    “怎么,连老同学都忘了?”

    “不好意思,是不是太久没联系,听不出来了,您是哪位啊?”

    “看你!老同学都忘了!”

    “嗯,那您说是我小学同学、中学同学,还是大学同学啊?”

    “高中同学嘛,哈哈哈!”

    “这声音是挺熟悉的,我想想――,对了,您是王小东吧!”

     “是啊,听出来了呀!”    

     “真是小东同学啊!好久没联系了,你还好吗?”

     “好、好,我啊,现在正在石家庄办事,明天,明天我就要到北京了!”

     “那需要我帮忙预订旅店吗?”

     “哦、哦,明天再说吧,到了北京我就给你打电话。“

     “也行。”

     “那好,明天见,再见,哎,哎。”

 

 

    挂上电话,淑芳撇了撇嘴,不屑地嘟了一句“骗子”,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在旁边的儿子已经笑得不行了,他把嘴里咬着的筷子抽出来,眯着眼说:“妈,那个骗子真笨,他也不事先调查一下您儿子的名字,居然还敢冒认我的名字“王小东!”

    “我一听他说话就知道又是那种骗子,其实他的声音仔细辨认的话,能听出来是故作轻松和镇定,而且笑得有点不自然。”

    “是啊,您这样逗他玩,您觉得他会确定您已经相信他了吗?”

    “这正是我所担忧的。那个家伙听到我说要给他预订旅店时,好像一下子“入戏”了似的,显得很真诚。明天他要是打电话来,肯定是说在半路丢失了钱包,叫我给他汇钱。”

    “那您到时就拆穿他?”

    “不,我准备撤了,你看,我现在就把他的来电储存下来,取名‘骗子’,到时手机一响,你们谁替我接听一下,就说打错了就完了。”

    “妈,要不您也骗他到某个地方取钱,然后不出现。让他也尝尝被人骗的滋味!”

    “行了,行了。我没那功夫瞎闹。”

    

 

    淑芳把最后一口饭扒完, 一屁股坐进深软的沙发。“我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作弄他,让自己解点恨?让他明天打电话碰钉子,他就知道悔改了吗?怎样才能对他有警醒作用呢?”淑芳十指一交,举过头顶抱住了后脑勺,沉思。

    小东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坐过来,问道:“妈,你是不是又在想那骗子的事?”

    淑芳点了点头。“嗯,我想帮他。”

儿子捏着下巴分析道:“他知法犯法,证明他不怕法律,或者说心存侥幸。如果能让他害怕后果,可能会管点用。”

“后果!”淑芳心里一亮,“有了!我给他发条短信,摘几句‘三世因果文’!”

“那万一他不相信呢?”小东觉得这个办法不保险。

“今生猪狗为何因……”淑芳不由商量地就开始写起短信来了……

 

 

短信没有回复,第二天那个电话也没有拨过来。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淑芳母子渐渐就把这件事淡忘了。

两年后。

那天淑芳收到了一个短信,让她吃惊不小。短信的内容竟是“今生猪狗为何因,前世皆因骗害人;伶仃孤苦为何因,前世恶心侵算人。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人身难得,请施主您回头珍重!” “呦,这不是我老早以前写的一个短信吗?”淑芳猛地想起那个“骗子”来。

正当淑芳不知道如何应对时,手机响了。

“喂,是阿姨吗?阿姨你好!您还记得我吗?我,我曾经骗过您。没多久我就被检举,抓了,但我不是主犯,他们判了我三年,我表现好,现在不到两年就出来了!您的短信我一直留着,虽然我不太懂前世后世是怎么回事,但您叫我回头珍重我就一直想,您肯定是认为我有机会变好的。不像别人,总说我没出息没药救。我谢谢您!谢谢您了!再见!”

那人一口气说完了,淑芳还没来得及细想他说的话,惯性地应着“再见”。可她分明真切地感受到了那种诚恳和轻松。忽然,淑芳听到了自己从心底笑出来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呼出,抬头望天,只见湛蓝的天空正悠然地飘着几朵白云,明净明净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