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莫多的礼物121——130

第一百二十一场  星辉家门口  日  外

[门第一次大敞着。

[机器狗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欣珏吃惊得踏进大门。

欣珏:不会吧?大敞院门得欢迎我?嘿嘿。至于嘛。

[欣珏小跑着上楼梯。

[欣珏走到星辉房门口,闻到一股很浓的烟味儿,窗户根下有一只被踩灭的烟头,在地上留下一道黑。

欣珏:(皱眉,捂鼻,推门,门打不开)毕星辉?干嘛呢!开门!(拍门)

[欣珏侧耳听,屋内无动静。

欣珏:小王子?你在干嘛?(温柔的)玫瑰花给你送好东西来啦,快开门给玫瑰花喝点儿水,我要渴死啦!(假装咳嗽,但又被一阵更浓的烟味儿呛得直咳嗽)

[屋内还是没反应。

[欣珏更大声得敲门。

欣珏:毕星辉!你干什么呢啊?造火箭升天啊?这么烟!快开门!(咳嗽地更厉害)

[门突然打开,星辉站在门口,他的脸色苍白,目光无神,眼睛却布满红血丝,红肿得干涸。星辉一动不动得站着抬眼望向欣珏。可一看到欣珏紧张自己的表情,顷刻间泪水夺眶而出。

欣珏:(颤抖着嘴唇)你,你怎么了?(眼角也泛起泪光)

[星辉一下子抱住欣珏的肩,一股强烈的烟味儿迎面而来,越过星辉脖颈,欣珏看清楚了屋子里的情况。欣珏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欣珏挣开星辉的怀抱,直直得望着星辉的眼睛。

欣珏:毕叔叔回来过。(近乎坚定的语气)

[欣珏转身往外跑。搜寻各个屋子。

欣珏:毕叔叔!我知道你回来了,你在哪?(跑出大门)

欣珏:毕叔叔!(在巷子里跑)毕叔叔!毕星辉爸爸!你出来!我要见你!毕叔叔!毕星辉爸爸!

[欣珏仰头望着两边房屋的窗。

第一百二十二场  街道  日  外

[对面旅馆二楼探出星辉爸爸的头。

星辉爸:丫头,你找我?

[欣珏抬头望着这个与星辉有几分神似的男人。

画外音(欣珏):隔着两层楼的距离,我看到一张模糊的脸,那轮廓和星辉很像,但唯独那男人的眼睛,我看不清楚。直到,他站在我面前。

[星辉爸爸站在欣珏面前,他的双眼也很红肿,布满红血丝。一件素色衬衫里搭一件白T,西裤略长盖住了拖鞋。

[欣珏从星辉爸爸身上闻到一股熟悉的烟味儿。

[星辉爸爸的右手上还夹着一枝燃到一半的烟,正往下松松垮垮得落着灰。

欣珏:毕叔叔,我是星辉的朋友。

星辉爸:你好你好!(伸手欲和欣珏握手,却猛然想起手上还夹着烟,立即扔掉,踩灭,搓搓手拍了拍欣珏肩膀)好好好!来得正好,星辉他,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差不多有十来年没见了,我一时间有点儿——不太适应,哈哈(尴尬得笑)

欣珏:叔叔,如果连你都不知道原因,星辉他该有多可怜啊。

[欣珏一直望着星辉爸爸的眼睛,他眼神里略过几丝慌张。

欣珏:您不知道他有过自闭吧?不知道他一个人怎么孤独长大,不知道他不会与人相处,不知道他手机通讯录里除了你都是些外卖号码!您甚至都不知道他一直有肺炎和哮喘吧?(语气轻蔑,目光灼灼得望着星辉爸爸的眼睛)

星辉爸:(紧张)哮喘?我和他妈妈都没有哮喘啊,哮喘不是,遗传的吗?

欣珏:哼!遗传,想知道原因吗?(眼角含泪)

第一百二十三场  星辉房门前  日  内

[星辉房门前,欣珏打开房门,望着星辉爸,示意他进去。

[星辉爸被迎面扑来的强烈烟味儿呛得一惊,咳嗽起来。

星辉爸:(往屋里走)怎么这么乌烟瘴气的?(看到一地点燃的烟头,在昏暗的房间里像一只只鬼魅的眼睛)好啊!(脾气大涨)没用的东西,还学会吸烟了是吧?谁教你的?我让你吸!让你吸!(一边朝里走,一边跺脚踩灭烟头)

[星辉爸在昏暗中摸尽房间,屋内烟雾缭绕,模糊朦胧,他好不容易找到蹲在角落里的星辉,气愤得上前,抬腿预踢。

[隐约中,星辉爸爸看到墙边画架上挂的一幅画,画上是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中央摆着一张麻将桌,同样烟雾缭绕的画面,桌前四人每人嘴里都衔着一支烟,火红的烟头烫破那层模糊的朦胧,格外显眼,正像此刻地上挣扎的烟头,吞吐着浓雾缭烟。画面右下角一个男孩蜷在墙根,眼神迷茫得望着大人们。他的眼睛很浑浊,如烟一样的颜色。窗外昏暗,但有一两点星光。映着墙上的挂钟,时针指着“1”。

[星辉爸爸回忆起妻子去世后他的堕落行为,为了躲避儿子那像妈妈的眼神,离家远走。又因在外成家不知该如何面对儿子而十年未归。

[星辉爸爸抬起的脚缓缓得放下。盯着画面的眼里涌起泪水。

[星辉爸爸安静下来,左手捏着下巴,食指掩住口鼻,抬头翻着眼球竭力让泪水不至落下。渐渐的,他转向星辉。

[星辉听见爸爸的抽泣,缓缓的抬起头。一双哭红的眼睛泛着清澈的泪光。它们像小时候星辉的模样,怯懦无助,泛着泪光,却仍旧保持沉默。

[星辉爸爸蹲下身抱住儿子。

星辉爸:对不起!是爸混蛋!(抽泣)

第一百二十四场  星辉房门外  夜  内

[欣珏抱膝蹲坐在放门口,埋头抽泣。

[旁边放着她为星辉做的小王子蛋糕。

[音乐盒轻声得转唱着。

[欣珏回忆起十岁那年的生日。

第一百二十五场  欣珏老家  夜  内

[外屋饭桌上摆着一碗放坨的面条。

[小欣珏立在门口,将厚厚的门帘扒开一条缝,露着小脸张望院子的大门。

[院内雪下得正紧,有雪花刮到欣珏鼻尖,凉得她直缩脖子。

欣珏妈:(把欣珏拉进屋,暖着她的小手)欣珏啊,咱不等了,他爱回不回来,咱们睡觉去。

[欣珏恋恋不舍得转回身时,大门响了。

[欣珏闻声欣喜得扒开门帘。

[欣珏爸爸踉踉跄跄得往屋里走。他的脸很黑,双眼却通红,他又喝酒了,欣珏松开抓门帘的手,一噘嘴扭头往卧室走。

[外屋,欣珏妈妈也不看欣珏爸爸,只小声埋怨。

欣珏妈:又这么晚才回来,又喝酒,平时也就算了,今天可是——哎,算了。

欣珏爸:我知道!(突然说,努力挣开醉醺醺的眼睛,勉强站直身子,左右晃动着,开口朝卧室喊)欣珏?

欣珏妈:你干嘛?(拉扯欣珏爸往另一间卧室走)

别发酒疯!

欣珏爸:(甩开欣珏妈的手)谁发酒疯?今天我闺女过生日,你以为我不知道?(大着舌头含糊得说)欣珏?

[欣珏妈意外得望着欣珏爸,一时无语。

欣珏爸:(一边伸手抄进大衣内兜摸索,一边朝欣珏卧室喊)欣珏?

[欣珏从卧室门口探出头,圆睁着好奇兴奋的眼睛,又略带害怕得偷偷看着爸爸。

欣珏爸:(点头)来来!(从怀里抽出几根火腿肠)给你的。

[不知是望着爸脸上罕见的笑,还是望着他手里摇晃的火腿肠,欣珏的小脸儿上露出灿烂羞涩的笑容。

第一百二十六场  星辉放门口  夜  内

[欣珏依旧抱头蹲坐在门口抽泣。

画外音:如果我们真的无法原谅一个人,那尽管去恨好了,但曾经有过的美好,别轻易忘掉。

      有时候,烦恼最好的解决方式,是和自己的内心和解。

远景  淡出

第 一百二十七 场  校园广场  日  外

[星辉毕业。

[毕业典礼上,星辉爸爸就坐在他身边。宽厚的胳膊揽着星辉的肩膀。

第一百二十八  场  操场上  日  外

[毕业生们在取景拍照留念。

[欣珏拿着相机跳来跳去得拍照,为星辉定格下一幕幕值得怀念的片刻。

欣珏:我有礼物要送给你。(神秘得朝星辉眨眼)

星辉:什么呀?(挠头)

欣珏:铛铛铛铛铛!(欣珏亮出身后),T恤背后印着两个大字——‘星光’

[随后从一面走来话剧社的小team。大家拉着条幅喊着口号。

team:星辉星辉!童话王子,你是我的,无限星光。

穆老师:(挂着慈爱的笑与不舍)星辉宝贝,虽然我们相处得不长,但因为你来过,所以,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小王子。记住,未来不管遇到什么,永远不要熄灭你眼中的星光。(拥抱)

team:(比心)爱你!爱你!~

[欣珏在一旁被自己导演的送别大戏感动得眼泛泪光。

第一百二十九场  机场  日  外

[机场外,欣珏送别星辉,星辉毕业了,他要跟爸爸去上海。

星辉:上次去上海就想说,我爸爸其实就在上海工作。

欣珏:真好,既可以守在爸爸身边,又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两全其美啊。我就知道,你今后一定会幸福开心得生活。记得,不要再戴面具了,你的眼睛这么漂亮。要多微笑,多和人交流,你真的很容易让人喜欢。

星辉:谢谢

[欣珏仰头望着他微笑。

星辉:我的房子还留着,这是钥匙(递给欣珏)无聊了可以过去玩儿,也可能去了更无聊。(笑)

欣珏:(接过钥匙,低头笑)不会啊,可以当恐怖城堡玩儿大冒险。

星辉:(笑)我,有一个礼物要送你。

欣珏:(抬头)什么啊?哪儿啦?(作出夸张的好奇表情,竭力转换自己想哭的情绪)

星辉:在我房间的枕头下。回去看。

[欣珏苦笑,也不说话,只抬头盯着星辉的眼睛看,他们那么清澈,她想一直盯下去。

星辉:(慢慢上前俯身拥抱欣珏)原谅他吧。我们改变不了过去,那就把握好当下。我骄傲的玫瑰花,你不一定要假装冷漠的。放下那四根刺,他会主动来拥抱你。

欣珏:(双拳凿着星辉的胸膛)说什么啊。你有毒吧,赶快走啦!(推星辉)(眼里涌出泪水)

[星辉恋恋不舍得进了机场。

[欣珏挂着大大的微笑送别。

[星辉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

[欣珏的眼泪肆意流下来。

[抬头望,欣珏看到一架飞机从头顶飞过,飞高,飞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第一百三十场  星辉家  日  内

[欣珏站在星辉家大门口,仰头望着他的房间窗户,立了许久。

[欣珏摇摇手中的钥匙,笑着推开了大门。

[欣珏穿过院子,进大门,上楼梯。

画外音(欣珏):他临走时有送我一件礼物。还叫我回来再看。

[推开星辉房门,窗帘开着,灯却关了。

[欣珏进屋开了灯,又将窗帘彻底拉开,走到窗前枕头边坐下。

画外音(欣珏):是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我以为是什么最新大作,翻开来看才知道是日记本。他说这对他来说很特别。但对我来说,亦是如此。

[日记本封面被缓缓翻来。第一页夹着在海边时星辉给欣珏画的画像。简笔画的部分被改掉了。还原了她当时自以为美若天仙的pose.

[(特写)欣珏嘴角轻提,微笑。

[再往下翻,日期是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

画外音(星辉):今天在路上我撞到了一个女生。我当时很害怕,很抱歉,我想和她说对不起,可话到嘴边就是难以开口。我以为她会骂我怪物或变态,但她没有。她用那么善解人意的眼神看着我,那么真诚、善良。

[特写欣珏含笑得眼睛。

画外音(星辉):像清晨的一缕阳光,温暖柔和。

[窗外有阳光照进来,洒在欣珏手背上。

画外音(星辉):我当时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她是个好人。

[欣珏得意得抿嘴笑。

[欣珏一直往下翻,一会笑,一会儿又眼角泛泪。反反复复,直到窗外太阳西斜,天色变暗。

淡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百零一 场 话剧社老师办公室 日 内 [办公室里,星辉与穆老师面对面坐着,欣珏在一旁。 [星辉把一本厚厚的胶...
    浅小醺阅读 22评论 0 0
  • 第九十一场 校门口 日 外 [星辉推着车子出校园,脸上仍带着面具。 [欣珏远远看见星辉,跑过来。 欣珏:嗳?回家啊...
    浅小醺阅读 30评论 0 0
  • 第一百一十一场 采访室 夜 内 [星辉坐在贴有杂志社海报背景墙前的一把白色扶手沙发椅上,双手拘谨得握着贴有杂志名的...
    浅小醺阅读 88评论 0 0
  • 第十一场 四年前的欣珏家中 日 内 [上寄宿高中的欣珏一天学校突然放假。为了不麻烦妈妈来接她,她自己坐车回了家。刚...
    浅小醺阅读 11评论 0 0
  • 文/江山妖饶 你说 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看电影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去医院 一个人做所有的事 很害怕这样的孤单...
    江山妖饶阅读 349评论 4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