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14)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特殊之日

第十四章 追情忆爱

黎明的山村,太阳涂染出一层薄薄的金黄,远处的山峦,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投射出耀眼的光亮,像浓浓的希望。

已有房屋升起袅袅青烟,做饭的,下地的人,陆续活动起来,整个村庄烟火气十足,在冬日的清晨宛若一个健硕的老人,慢慢舒动起来。

青阳老家,在山峦下众多的房屋中,普通又平凡。公婆屋里的烟囱已晨烟袅袅。

两周年祭日,按老家习惯,不大操办,早上家里近亲到坟上吊丧,烧些花圈、纸房子、纸衣服、纸钱等,摆些水果面点贡品,寓意给离去的人送去衣服、钱和吃食,希望在那个世界一切安好,然后回来一家人吃顿饭寄意活着的人团聚、和和美美。

人说,最伤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婆婆和公公,一辈子老实本分,勤劳仁厚,到老却遭受如此境遇。青阳的离去,不只在楚雪的心里打下痛苦的烙印,也在公婆的心坎上堆起了永远走不出的伤悲。

虽然公婆还有个女儿,听青阳说自小学习不好,初中毕业后打过几年工,丈夫家做小买卖,家境还算富裕,但看到之前的同学教书、白领等,埋怨父母偏心供青阳上学,给青阳在县城买婚房,没少和公婆争吵闹。楚雪和青阳结婚的几年里偶尔回老家,几次看到她和婆婆的激烈争吵,青阳生病借钱时,她说没钱,为此,楚雪和公婆商量卖了县城的房子,从此,她就很少和这位大姐打交道,她不愿惹麻烦和引口角,她是喜欢平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

楚雪拉着行李,走进熟悉又陌生的院子。院子大门已开,西面厨房冬天冷不用,东面是她和青阳的屋子,正北面是公婆的屋子,她没有直接走去她和青阳的屋子,拖着行李朝婆婆屋子走去,她觉得应该要先去给公公婆婆道声好,顺便把买的冬衣交给他们试试大小。

“爹,妈,8点半上坟,楚雪现在还不回来,我弟这才走多久,她是不是在外有人了,到底还回来不了!”,还没进公婆屋,大姐响亮的指责声已经穿透门窗,寒冷的摔到楚雪的耳朵里。她心颤了一下,一股莫名的委屈在血液里乱窜,她站在屋外,进退不知,悲伤的心里,又被狠狠的扎了一刀。

“大妮儿,你不能说这话。你弟妹头几天打电话说回来就肯定会回来,你弟走的早,苦了她了。虽然还没办销户手续,但即使没办,她也已经是自由身,她就算再结婚,爹妈也支持,她对爹妈没得说,又寄钱又买衣服的,做的你都比不上呢。”,公公掷地有声,用家乡话慢悠悠的对大姐说。

“是啊,大妮儿,你弟妹对我们真是没得说,你弟娶这样的媳妇儿,是他的福气,也是爹妈的福气啊,你不能再搅事儿了,今天是你弟祭日,都消停点儿吧。”,婆婆低沉的声音里,有悲伤也有指责。

二老的话,悠悠的送到她心里,她寒冻的心仿佛冬日暖阳下受伤的花朵这才有了丝丝暖意下的舒展。她擦了擦眼睛,收拾好情绪,走上前,揭开厚门帘。

“爹妈,我回来了。”楚雪推门而入,公婆坐在土炕上吃饭,人高马大的大姐和瘦小的姐夫,坐在对面的八仙桌前,面前是热腾腾的饭。

楚雪的出现,让屋里的人面部呈现出不同的内心世界。公婆老皱的脸上皱纹散开了花,大姐胖圆脸上圆睁的双眼带着不加掩饰的不屑,姐夫瞄看着大姐一脸的惊慌。

“楚雪,又赶了一晚车吧,冷得很,快坐炕边暖暖,大妮儿,快给你弟妹盛饭。”,婆婆放下手里的汤碗,急急的说到。

大姐没说话,五大三粗的身材,缓慢起身,每个细胞都甩动着不情愿,一扭一扭走向炕前面的灶火旁。

一家人就这么尴尬吃完早饭,公婆、大姐、姐夫,收拾好上坟的东西,穿好素衣出发。公婆一路上哭着诉说着苦命的青阳,楚雪不习惯叫喊着哭,虽然事过两年,心伤的她依然泪如雨下,啜泣不成声。

到了坟地,扎好花圈,半堆着烧纸,呜咽与诉说混成一片。泪水在楚雪脸上滑落,敲打着干燥的土地,却再也唤不醒她爱的人,她在心里默诉着对青阳的思念,同样的境况,让她想起石评梅的《墓畔哀歌》,有时的绝望,让她真想一醉不醒在青阳墓旁。

而此时的宁心,虽然正经历分手的伤,但却更激起了她工作的斗志,她从没发现自己如此热爱她的职业、她的工作。

PPT在播放,宁心圆润的声音,在503会议室清晰回放。从Q3Q4季度销售业绩数据分类讲解,到理财产品分类分析,到客户分类分析,再到明年理财产品方向预测分析等等,宁心的讲解娓娓道来,期间穿插散发她事先准备好的纸质材料,以及她充分有准备的问题答复,引来与会者一致好评。

孙莉只问了一个问题,宁心的答复她很满意,其它时间,她都在观察和聆听,时而紧皱眉头,时而有舒展微笑,时而和旁边与会同事交流点头,这个年轻的女孩,强大的工作能力,让她欣喜又吃惊,她盘算着能不能把她调到总部,协助她进行销售部门业务的管理等工作。

汇报完已经近中午,宁心本来打算回宾馆吃饭,这时,孙莉叫住了她,约请她到公司楼下的饭店吃个便饭,想到这是一个向孙莉交流学习的好机会,她欣然答应前往,期待情场失意落魄的自己,能在工作上又新的收获。

南京江宁区汉庭快捷酒店,离宁心公司总部不远,张磊正在停车。他知道宁心公司总部在江宁区,依宁心怕麻烦的性格和方向迷,肯定不会订离公司很远的酒店住宿。

停好车,拿着行李,他快速走进汉庭,登记确认他昨天预订好的房间。收拾停当,他走到汉庭自助区吃中饭,几小时开车,加几小时兴奋,肚子早已噜噜作响,他脚步轻快的拿了一些番茄牛肉意面、几个小菜、一小碗玉米粥、一小碟水果,这才找了个空位,狼吞虎咽吃起来,以往吃惯高档饭店的他,突然觉得酒店的自助也很不错,脚底板轻打节拍,连吃饭的表情里都饱含着激动和开心。

吃完饭,他要进行除本职工作外第一次为自己作的最重要策划,这是他南京之行的目的和动力,想到这他不自觉的面带微笑。

上一章 | 勇敢的爱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