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1979]西郊机场机械师偷飞三叉戟撞北京未遂事件

96
柒零后野获编
2016.10.11 22:00* 字数 3346
在中国多灾多难的三叉戟

这一次柒叔要讲一个北京西郊机场空军机械师偷驾三叉戟准备撞北京重要地标的故事,幸亏提前坠毁而未遂,否则呵呵。闲话少说快上车!

柒叔之前曾与一北京侃爷唠嗑,他说在79年左右西郊机场曾出过一个大事,主角好像是一名地勤兵,因提干和工资待遇问题和组织闹矛盾,狠劲儿上来了想整个大新闻,结果这孙子竟然偷了一架三叉戟,居然让他给飞上天而且冲着天安门就去了,但所幸不久即机毁人亡,大新闻没搞成但还是造成了很大伤亡,着实是把有关部门紧张够呛。

当时聊天过程中吹牛夸张成分比较多,柒叔也是将信将疑,后来回去专门查了一下,还真有这事。柒叔的探究欲被激起,决定继续深挖。

后来陆续在一些军事论坛和地方论坛里听到一些网友讨论此事的信息碎片,比如飞机是在五棵松附近坠毁的,从当时航向上判断它可能想去撞天安门。又比如某网友老爸当时在北京当兵,他说事件的起因是这个空中机械师没有涨工资,于是这人恼羞成怒,一个人开着三叉戟去撞空军大院!半路上就坠毁了,掉在一个什么桥附近,大火熊熊,老百姓死伤不少。还有网友在90年建工实习时听代班老师傅讲的,坠毁地点现在三军仪仗队北侧,建工集团安装公司的院,当天正好发工资,人较多,所以死伤惨重。

各种碎片信息纷纷扬扬,柒叔一时也无法过滤出核心线索。后来机缘巧合,在空军航空兵第34师师史终于找到了实锤:

1979年3月14日,空34师第100团山西籍空中机械员王旗曾因违犯纪律受到警告处分,13日下午部队领导宣布战士退役名单中有他,14日在西郊机场利用年度大检查时,以检查飞机名义登上274号三叉戟飞机,上午9时启动发动机滑上跑道,加大油门起飞,起飞到80米后,由于未能掌握转弯技术,飞机失速在跑道南端2500米坠地爆炸,毁坏北京市安装公司水泥预制件加工厂部分厂房,致使22名职工死亡,23名职工受伤,王旗本人丧命。

柒叔注意到一个重要细节: 事发时间,1979年3月14日,此时正值第一次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况激烈的时候,北京一方面关注着南疆战事进展,一方面还要严密监控着中苏边境的苏联方面动向。在这个上上下下神经紧绷到快要断掉的时刻如果后院失火,那造成的后果绝对是毁灭性的,甚至可以影响到历史发展的进程。那在这个敏感的时间节点,这件如此严重的事情来龙去脉究竟是怎样的呢?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柒叔的反复耐心地检索查询,终于在一篇博客中找到了一段事发当日在场吃瓜群众的回忆录。现部分摘录如下:


我(原博作者)亲眼目睹了三叉戟的坠毁。1979年3月14日上午,在单位大门口,等着司机接我外出办事。当时我单位在今天西四环五路居南,正对面是北京预制构件厂。我无事便和看门老职工聊天,就在这时,我听见远处传来飞机低沉的轰鸣声,沉闷的吼声越来越大,眨眼间我的眼前出现一架巨大的三叉戟飞机,在马路对面与我有100多米的距离,带着刺耳的呼啸,撞开预制厂的围墙,从中劈开该厂北面高大的厂房。紧接着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近似五级左右的地震,使我单位许多墙体出现裂缝,还有部分坍塌。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双腿像种在地上不能动弹。几十秒中之后,又是一声巨响,一团火球腾空出世,刹那间几百米高的蘑菇云赫然眼前。在我前面的马路对面,围墙内是该厂的一栋四层办公楼,飞机在办公楼后面坠毁,巨大的冲击波把玻璃吹得粉碎,热浪夹杂着玻璃碴子向我扑面而来,来不及躲闪也动不了的我,只能双手捂住脸,碎玻璃扎得我手上鲜血淋漓,却不知疼痛。炙热的空气烤得浑身滚烫,瞬间大风又将我吹倒,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真不相信这是真事。

也就是在爆炸一两分钟后,六名身穿航空服的空军飞行员,乘车飞驰而来,急速冲进厂里。我单位闻讯出来的职工见我就问怎么回事,我当时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说,不是地震,飞机掉下来了。五分钟不到,第一个消防中队到达,而后连续九个消防队,共有27辆消防车呼啸而至。

缓过神的我带着两个同事,从飞机撞开的豁口,冲进厂区。整个工厂一片狼藉,飞机劈开预制车间后,在该厂中间的料场坠毁。这里摆放着几百个氧气瓶和乙炔瓶,以及大量预制好的水泥构件。大火还在燃烧,不时传来氧气瓶的爆炸声,听见爆炸声我就卧倒。弥漫中我忽然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一具烧焦的尸体已成黑炭,场地两面的龙门吊车上,一边的吊车司机,在驾驶室里一动不动,可能已经死亡。另一边的司机,则挂在吊车上驾驶室的外面,一丝不挂已成焦黄,估计飞机坠毁后想逃离,却赶上爆炸起火死于非命。因为这个厂在隔壁,所以有许多熟人,我们马上参与了救助,死的顾不上,只从坍塌的厂房里往外拽还有气儿的人。这时空军部队来了,立刻拉起绳子戒严,把我们都轰了出去,临走时,我捡了一块带有英文字母的残片。这场事故,该厂一共死亡23人,重伤22人,轻伤不计,就像我这样被玻璃划破的人。(整个事件共死亡45人。)

   事后,我单位家住西郊机场的军人子弟,讲述了事情始末。(只是传言,未经证实)

   西郊机场274号三叉戟的机械师王旗,是服役四年的战士,原籍山西省山区农村,贫穷落后的生活,使他入伍后勤奋努力,从一个哨兵慢慢地成长为机械员,直到出事前的机械师。然而,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年轻躁动的王旗开始被女战士的美貌所吸引,一天晚上按捺不住,悄悄地来到女兵宿舍,但又胆小的他只能贴着耳朵,偷听里面女生说话。很不幸的是让巡逻哨兵发现了,立刻抓走审查。本来已经确定入党提干的王旗,就这样被通知复员。

   想到回老家的贫困,与被家乡人唾骂的窘境,万念俱灰的王旗想到了死,又想到领导的无情无义和同志们鄙视的目光,他最终决定报复。靠着自己掌握的知识,他画出了坐标图纸,中南海和天安门广场。虽然他是机械师,但长期飞行也掌握一定要领。

   3月14日早起,写完绝命书的王旗,同机组人员例行飞行。王旗告诉大家,自己不舒服就不去食堂了。当大家去吃早餐时,他先来到停机坪上,由于管理不严,王旗一个人在哨兵那里签名后登上飞机(管理条例不允许)。登机后就发动,巨大轰鸣声惊醒了哨兵,赶快鸣枪示警,这时其他哨兵也向这里聚来。慌乱之中王旗来不及预热,驾驶着飞机缓慢驶向跑道,吃完饭的战友发现之后,驾车赶来冲向跑道,从远端相向开车撞向滑行的三叉戟。王旗看到自己战友在拦截,立刻拉起操纵杆,以不到一百公里的时速强行起飞,要知道三叉戟最低起飞时速也要两百公里以上。飞机擦着战友的车身掠过,由于动力不足,向上爬了一百多米开始下降,他又拉了一下操纵杆,飞机勉强地抬了一下头,向东南飞了五公里,就掉到预制厂里。同机战友出机场一路狂追,出现了我前面说的情况,飞机刚坠毁,身穿航空服的六名空军战士,就来到现场。大祸已经铸成无法挽回,但是这还算是好的结果,不幸中之大幸。万一真的让他撞上了天安门或中南海,后果一定严重百倍,而且无法封锁消息,必将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因属重大恶性事故,又是发生在中越战争期间,邓小平异常震怒。以安全措施不严,对王旗的处分轻率为由,把北京空军司令政委和有关领导统统撤职。

   后来,还有一个说法。王旗偷听女生宿舍这件事情实际上只是个导火索,真正积郁在王旗心中的还是涨工资的事情。中国自1962年就没涨过工资,1977年涨了一次,涨幅40%。1979年又涨了一次,也是40%,还包括一些奖金等。这两次评工资都是背后的无记名投票,有群众选举,当然领导的意思很重要。可是两次涨工资,王旗都因为平时和领导关系不好,而未被获准。而且事后,王旗找到领导理论,态度不好,被领导记恨。偷听事件发生后,领导就此就把他列入复员名单了,这才引起这场血案。他没有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飞机没有预热,三叉戟飞机起飞必须预热,一般是20分钟到2小时,而王旗被发现得早,没来得及预热。第二半场起飞,他在半路起飞,跑道距离不够,因而滑跑速度不到,刚超过100公里便不得不强行起飞。如果这件事让他做成功,不知道还有多大的伤亡。


这篇回忆录文字很不错,代入感很强,通过它基本上能了解事发当时的全貌,只是由于被多次嵌套引用,原博主已不可考,无法再深入探究更多的细节。这段如此惊天动地的重大血案,只因发生在郊区,又正值战争敏感时期,消息被严密封锁,报纸电台只字不漏。但是因为动静太大,不少人目睹了坠机全过程,所以消息还是在老百姓中间传开了。行文之末柒叔还是那句话,冲动是魔鬼,凡事不要钻牛角尖,退一步便是云开雾散时。

最后,柒叔再补一刀,71年913林彪事件中机长潘景寅正是空军航空兵第34师副政委,而那架折戟蒙古的256航班恰恰也是多灾多难的三叉戟……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