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2016跨年演讲

这次跨年演讲回顾了过去一年出现的5个黑天鹅机遇: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税、共同体危机;之后介绍了身边的四个人教会他的四件事;王石中场分享终身学习的经验。整个演讲内容穿插着大量名人名言、金句,思维浓度密集。 策划者有吴伯凡。

回顾过去一年的经济形式,会看到两种截然相反的论调:资本寒冬和资产荒,资本寒冬是指创业者抱着好项目找不到钱,资产荒是说投资者抱着大把的钱找不着好项目,到底哪个对? 投资人王刚说,别再谈日活月活量,去挣钱,去挣每一块钱。摩拜CEO王晓峰说,如果我有30%的利润,我为什么要去找投资人,让他分走我的钱? 投资人的使命就是在我们还不知道怎么赚钱的时候,帮我们铺好腾飞的跑道。

过去一年房价长的真狠(罗胖在犹豫几年前卖房子的决定对不对),一家快要退市的上市公司,卖了两套学区房就转危为安了。很多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买不到北京上海的一套学区房,但是他们把股票卖掉1%就能买好几套。是房市泡沫大还是股市泡沫大? 有投资人说,创业公司的估值泡沫更大。

在过去一年,很多人的命运一片混沌(如乐视贾跃亭和万科王石),很多事情看不清楚,很多人面对这样的宏观环境茫然失措,但有一类人绝对不会,那就是创业者。创业者的世界里只有两样东西:待解决的问题和正在尝试的方法,合起来就是机会。甭管环境怎样,创业者总在找机会。这里说的创业者不是那些,拥有公司经过融资准备上市的人。 只要他试图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和更多人达成协作,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他就是创业者,不管他是打工者,还是自由职业者。 可以用小马过河的故事来形容创业者的处境:面对未知,不要听老水牛和小松鼠的,他们和你不同,你要以身犯险,自己去试了之后才知道真实情况,宏观环境的好坏和我们没有关系。 查理芒格说,宏观是我们必须承受的,微观才是我们能有所作为的。马云说,有人说实体经济不行了,那是你的实体经济不行了。身为创业者,环境好也罢坏也罢,主动适应环境,找到机会然后活下来。张瑞敏说,创业是什么? 是从悬崖上跳下来,在落地前组装好一架飞机,然后驾驶着飞机往新的方向去。

过去一年出现的创业方向和创业特点可以用八个字形容:“消内普现,众自猪冬”,四大创业方向:消费升级,内容创业,普惠金融,虚拟现实;特点是:国家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每个人都觉得有一个获得财富自由的机会,大家都可以当风口里的猪,结果迎来了资本寒冬。

2016的5个黑天鹅:时间战场【机会成本】、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税、共同体危机;

一、时间战场

2016年,线上的企业没有流量,往线下去找;线下企业没有人往线上去捞,大家都成长乏力。 成长乏力是怎么回事? 中国人相信循环史观,认为所有的困难都是暂时的,将来会好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总有一些微小的趋势,虽然幅度不大,力量不小,但它不可逆。例如中国的城市化,老年化,科技的发展。

2016年能感受到的最可怕的小趋势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全国智能手机有6.56亿部,微信7.8亿日活量,手机市场已经饱和,该有手机的都有了,该上网的都上网了,移动互联网化过程快要结束了。你原来以为移动互联网是很大的天地,你可以像蝴蝶一样飞舞,但是现在请落在泥浆里,学会在粘稠的泥浆里游泳。

大公司的优势已经牢不可破。阿里一天挣3.7亿,腾讯一天挣4.4亿。BAT,不到3%的劳动力,创造了接近行业的一半GDP。前十的APP,BAT占9个。BAT优势更加巩固,我们再也不能和他们的产品竞争。巨头的世界观和古埃及人的世界观一样——现在不重要,未来更重要。创业者害怕没有现在,巨头害怕没有未来,与其和BAT的产品博弈,还不如和他们的投资部门死磕。创业市场出现了“代孕生意”:瞄着BAT的需求,做有前途的项目去创业,做出苗头后等待被收购。所有的创业者开始分门派,阿里和腾讯是最大的两派。

假设你要自己干,但是流量没有了,移动互联网的增量结束了,怎么办?王兴说: 上半场靠用户宏利,下半场靠精耕细作。吴伯凡说:不争市场份额,争钱包份额。经营现有用户,让他付更多钱,占住他钱包更大的份额。

为什么增量结束了,因为时间是固定的尺子,中国人平均每周上网时间26.5小时,国民总时间GDT每年都趋于固定的,没有大波动。创业项目不断再增多,但时间固定,万维钢说:有限的时间除以无限的信息结果为零。 一条信息在未来的互联网世界传播出去的机会趋向于零。现在已经有2500万微信公众号,再想通过做内容达到天下皆知的奇迹越来越难。时间是商业的终极战场。所有行业都在争抢用户的时间,游戏业之间的竞争已经白热化,现在开始抢体育业和娱乐业的生意。

消费者花的不仅是钱,还为每一次消费支付时间。

考虑到时间因素后,就可以解释电影业的迷局:2015年底,全国有3万块电影屏幕,到2016年底增长到4万块;2015年票房总收入440亿,但2016年才450亿,几乎原地踏步,那么多资本往里扑,但电影市场在2016年居然止步了。为什么呢?因为看电影,时间风险很大,要花两小时才知道值不值。看电影不是碎片时间的支付,而是一整块,很多人已经付不起,大家不敢试了。

那么多产业真值得用户花那么多时间吗? 传媒业,电视频道太多,报纸版面太多,没人看的完;出版业,出那么多书,书写那么厚,没时间看;教育业,老师真有那么大本事,让我们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听课,每节课还要45分钟,还要靠点名圈住听众;航空业,空姐再漂亮都没用,飞机老晚点,时间耗不起;酒店业,入住和退房手续太耗时间了……

时间战场展开后,商机从空间转向时间。举个例子:孩子出生后,有大佬朋友送了块金砖,上面刻着孩子名字。 因为有名字,所以不能送人,也不能融化掉打首饰,放家里怕保姆偷,所以专门买了保险箱,明明知道没机会用上它,但还要一直留着,特别别扭。过去的行业,是为消费者生产他能在空间中占有的东西,但现在我们对占用空间的礼物已经很不礼貌了,随手就扔了,我们提高生活品质的办法是定期扔东西。

所有的体验,本质上是时间现象。围绕体验的商机正在展开。这一波的消费升级就是优化有钱人的时间。有些东西虽然看起来一样,但背后的道理正在变化。吴伯凡说:用户不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付钱,但会为了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茶付钱。前者是空间中的物件,后者代表美好的时间。 现在的人肯为点心里的一个花瓣付钱, 为感动付钱,为奖励自己付钱,为故事付钱,为想象付钱,为让生命每个瞬间变得美好的东西付钱。

未来的两门生意:帮用户省时间,帮他们把省下的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我们使用时间的方式就是塑造自己的方式。你是工作狂,就不要指望当好父亲。不要谈愿望,你怎么使用时间会暴露你人生的底色。想要认识一个人,不要听他说什么,要看他怎么花时间。 时间变成我们的雕刻刀。

二、服务升级

服务升级就是帮助用户更好地使用时间。之前业界有两种做法:一是让用户上瘾,拖住他的时间;另一种是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优化用户的时间。

让用户上瘾的方法赌博业和游戏业研究最多,任天堂的口诀是:收集、育成、追加、交换;史玉柱的口诀是:荣耀、目标、互动、惊喜。其中最好的诀窍是随机性奖励,它最容易拉住时间和注意力。 我们都有体验,每次发朋友圈后就等着人点赞,不断地拿出手机看谁来点赞了,心里寻思那个谁为什么没来点赞,他只点赞没发评论是什么意思?微信就这样不断折磨我们。万维钢解释说:不确定的失去,让人恐惧;不确定的得到,让人兴奋。现在有一种行为设计学,设计各种套路让用户上瘾,给用户更多他想要的,有人形容今日头条是“信息毒药”,但他的创始人说:多数精英认为自己坚持的是对的,然而事实是世界上大多数人不能认清现实。我们只不过是用技术再现真相,也许世界本来就是丑恶黑暗的,技术没有价值观。

但真的是这样吗? 技术虽然没有价值观,但技术可以实现一个价值观。我们可以选择不再迎合任何人,不迎合用户,选择一个价值观去坚持,如果你感兴趣就跟着我来。有人说,成功只有一种,就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度过一生。但我们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我们不就是又想功成名就、又想家财万贯、又想获得别人尊重,还想有点隐私,我们其实什么都想要。

我们现在很怀念乔布斯, 怀念他的什么呢? 我们有受虐倾向,怀念他对我们的粗暴。他从不尊重用户的需求。他有句名言:用户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直到我们拿出自己的产品,他们才发现,这就是我要的东西。在乔布斯身上,我们感知到“父爱”。他站得高,看得远,知道什么东西好,然后掉过头对我说,孩子,把手中的东西丢了,爹告诉你什么是好东西。世界正在呼唤这样粗暴的态度。 一群人出去吃饭,最讨厌有人说随便吃什么,最受欢迎的是这样的声音:“我知道哪里有好吃的,怎么怎么好”,然后你就会像小绵羊一样跟着他去。罗胖问和菜头那家店好吃,和菜头说:“你去那一家潮汕牛肉馆,我去过北京的十家店,就那家最好,到那后抱我名字,老板给你上什么就吃什么,说烫4秒就是4秒,一秒都不要多,虽然有那么多蘸酱,但只能用酱油+红椒圈,千万不要放麻酱。” 然后罗胖就爱死他了:对我再粗暴一点吧。

两种商业逻辑可以用母爱和父爱形容,母爱算法:孩子要什么给什么,把他惯的没样;父爱算法: 站得高,看得远,对孩子态度粗暴冷峻。

最好的服务,是给你还不知道的好东西

之前所有的商业前提是匮乏,以此产生的商业逻辑是:产能足够,质量过硬,价格便宜。 但现在我们不缺乏,我们现在更需要企业告诉我们:“你告诉我,我需要什么”。不要再卖给我健身卡,好不好,派个人盯住我,让我把肥减下来。不要定制西装,我直男癌不懂,直接给我的一年四季配好了。 这次的服务升级是:以粗暴的态度,无视我的需求,直接给我高价值的。2017的机会,在消费者不知道要什么的世界里。不以低价诱惑市场,因此可以轻松盈利;提供以前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所以不存在营销难题。他们不相信认知盈余、共享经济,认为好服务就应该挣钱。 其实真正的机会不在于是否付费、免费,而在于你是不是在提供服务。【服务和产品不同,服务业的生产和消费同时进行,如心理咨询、按摩、直播、讲课。直播平台将来是标配】

环顾现在传播知识的领域,好像都在提供产品,而没在提供服务。现在的三大产业:出版业,书卖给你后,没事了,卖家只关心你拿起书后会不会下单;传媒业,只是为广告主服务;教育业,是服务吗?凭什么点名,扣住毕业证不发,还派辅导员管理我们。教育业现在是一种社会管束体制。我想知道什么,花钱请人给我讲明白,这叫服务,老师是你雇佣的。所有的产业都必须向服务业演进,产品到服务。

原来的商业逻辑是“你要什么,我有”,现在是“你不用懂,我来”。市场好像已经饱和,其实是新的机会没有人定义出来,用户只是不知道是否有更好的服务,我们在等待每个行业的乔布斯。

三、智能革命

人工智能不是复制人类,而是完全不同的存在。我们定义有文化的人,是那些能够对世界简化和抽象理解的人。哲学、数学、物理公式、原理都是通过简化来理解世界。因为人类大脑带宽有限,传递带宽有限,所以我们要像奥卡姆剃刀说的那样: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人类倾向于简化问题,怎么简单怎么来,但机器思维是怎么复杂怎么来。

人工智能的基础:算法、硬件、大数据。之所以在2016年爆发,是因为在今年,这三项都有突破性进步。人工智能的核心硬件GPU,比以往更快,算法核心采用了深度学习,抛弃了过去基于规则的方法。

人工智能降低了参与者的门槛,因为深度学习算法,算法底层被打通。 竞争战场不再是算法,而是数据。人工智能的学者不断进入产业界前线,因为如果不接近数据,就得不到飞跃进步。 大量创业公司开始做人工智能,傅盛说:有苗不愁长,全靠数据养,门槛低得多,只要你敢想。猎豹有大量的用户,他有数据,所以能发展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要规模化的数据,中国的优势在于规模化,所以人工智能这波机会,中国有多少胜算?

人工智能不是人的延伸,而是人的替代。 技术是人的延伸, 例如弓箭是手的延伸; 车轮是腿的延伸;电视、传媒,是耳目的延伸。我们到现在还是自大地称它为人工智能,好像我们能控制它,但我们和它的关系,是大象和骑象人的关系,我们是骑象人,给它发指令,它有时能听一听,但我们迁就着跟它走。过去的技术,本质上是连接人和人。但人工智能,让原有协作关系解体,工人、司机、律师、医生解体,从人际关系进入到人机关系。《机器人时代》里说到一故事,小福特和公会领袖产生争论,小福特说:(我全部机械化,不用人生产了)看你怎么让这些机器交公会会费? 公会领袖说:那你要怎么让机器买你的车?

未来大量工作会被替代,美国42%的职业会消失,中国是70%。如果你现在所有的优势是附着在某种职业技能上,例如开车,做手术,你就会被替代。 如果你的优势是领导力和创造力,你就身处暂时不会被淹没的高地。 领导力就是组织一群人做极其复杂、从没存在的事。进步是好的,但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 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但坏消息是我们进步的太快。面对这样的前景,财新主编王朔主张二八原则:用20%的精力了解行业里80%的知识,不用攀爬知识金字塔,钻研顶尖知识,做智识的游民,哪里水草丰美,就转场到哪里。和人工智能捉迷藏。

四、认知税(认知迭代)

这个世界在你不满意不愿意的地方,出现一系列东西,他们不断成长膨胀,例如网红,回忆专用小马甲,要价一条微博6万,直播200万;草根淘女郎delicious大金,新品上市时一天营业额一千万,个人品牌年度营业额1亿;PDD娇妹子,签约费5年3亿;同道大叔,星座博主,卖掉公司股权套现2.17亿。很多人受不了,不不喜欢他们,他们为什么红?

中国第四大流量的软件是快手,B站最火的电视剧是《新白娘子传奇》,但观众看的不是内容而是欢快的弹幕。虚拟明星初音未来,有几千万首歌,全球开演唱会。ASMR社群,听好听的声音,例如摩擦羽毛、敲打盒子,其中的一个轩子巨2兔,她做节目时,观众同时在线50万人。

虚拟世界正往千奇百怪的方向发展。互联网刚出来时说,我们说世界是平的,但到今年才发现,世界是碎的。你不知道另外一个颗粒的人在做什么。互不理解、互不认同。为什么会这样呢? 潘石屹(yi)说:因为互联网可以拉黑。 钱钟书说过: 否定问题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 我们锻炼沟通能力,提高情商,就是为了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相处。但虚拟世界可以把不喜欢的人拉黑,我们只和喜欢的人来往。虚拟世界因为人性的不同层次而四分五裂。

这样破碎的世界,呼吁能够治疗破碎的力量,那就是共同认知。所有能够达成共识的东西,在商业上变得价值连城。小鲜肉为什么这么红,因为他们是大家都在谈论的共同话题。猫眼老板说:大妈买黄金,土豪买资产,一流投资家买IP。IP是越来越稀缺的共同认知。所有的产业都在呈现房地产的逻辑:先把地圈起来再说。 共识及其珍贵,但总共就那么多。创业者要么缴纳认知税,要么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商业就是由认知的改变而不断发展壮大。除了衣食住行,其他的消费都源于意义的创造。马克思韦伯说过,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 钻石本来是碳,但讲了故事之后,现在变成奢侈品。产业有认知叠加上去才变得有价值。没有需求,我们就用意义编织一个,没有市场,我们就用认知开拓一个。怎么生产渐渐变得不重要,生产什么变得越来越重要。

阿里提出了光棍节购物,500万到1207亿的销量,给全国人建了一个认知。江南春说,消费者的心智一旦被占据,其他人再要进入就要付出巨大代价。照这样看,双十一属于马云,但是这样吗? 看看京东在双十一的口号: “双十一哪家强,咱不用晚会也疯狂;想要提速,别走猫步;勇敢挑战双十一,不做胆怯小猫咪”,京东每一次双十一都踢打天猫,通过一次次捶打阿里,构建了新的认知:“我是阿里的唯一对手”,这在资本市场非常值钱。“世上本没有认知,但仗打得多了,也就有了认知。”

天那么大,我们也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认知。罗辑思维创造了跨年演讲,只要我站住了一个认知,你做得再好,也会遇到我这个天花板,你何必再和我争呢,你去找自己的战场。未来的创业者,一定要占领一个认知。在这里,罗胖立誓要做中国最好的知识服务商。【不是运营商吗?认知=品牌 ?】

五、共同体危机(后真相时代)

后真相时代,情绪的影响力超越了事实。人们越来不关注真相,更关注立场、态度、情绪。大仲马说:所谓历史,不过是挂小说的一颗顶子。

郭德纲和曹云金的争论,你在意真相吗? 看了再多资料,真相依然模糊不清,你实际是在两种立场中挑一个立场去站:“徒弟不能忘恩”VS“强者不能欺负弱者”;看冯小刚和王思聪的争论,你其实是在选两种立场:“店大不能欺客”VS“名人不能碰瓷”;杨振宁和丘成桐就中国应不应该建造大型对撞机产生争论,杨说不应该,因为220亿投资巨大,但产生的结果非常稀少了,丘说应该建,建成后全球的顶尖科学家会过来。

过去我们认为辩论会有正确的一方,总有把道理讲清楚我们能支持的一方。但现在越来越觉得我不想支持谁, 只要我站了一个立场,我就失去了解另一个立场的机会,认知出现损失。现在面对争论,应该保持超然态度,看两边的表演。过去认为认知源于事实,但现在,认知本身就是事实。

当各种想法都有道理时,会出现共同体危机。建立共同体,就是怎样定义“我们”。 之后才有协作的建立、安全感获得,但定义“我们”越来越难。血缘 / 地域 / 阶层 / 单位 / 专业 / 认知,这些强韧的共同体纽带,都不能界定“我们”了。老爷子好不容易召集齐儿孙一起吃饭,但孙子在饭桌上掏出手机,立马跳到另一个世界;至于专业,越来越少的人,大学学什么,这辈子干什么;同时喜欢某一款游戏、明星,但很快就粉转黑,粉转路人;离婚也越来越常见,因为没得聊,本质是认知不同步。共同体迅速建立,迅速解体。

创业者,应该担起建立共同体的责任。

创业者的特点:

  1. 创业者是永远的犯错者。不管生意有多大,我都知道,我现在做的不是最好的。不管你多对,永远有更对。
  2. 创业者在真空中,没人告诉你该做什么,停止什么,往哪里去。你只能孤独地做一个决定,然后用一生去承担。
  3. 创业者是永远的逃亡者。资本市场不是找你要钱,不是要生意,而是要增长,并且是持续的增长,增长速度越来越快,更要你的增长速度超越预期。不管你有多好,他们要求更好,要超越他们的预期。凡是不赚钱的企业,都说自己在创业,赚钱的都说自己在做生意。做生意做买卖,好像不高大上,因为只有现在,没有未来;而创业者,不挣钱,却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有未来。这哪里是创业,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
  4. 创业者是永远的挫败者。其他职业,人生的高度是以你最得意的那一刻标定,而创业者是以终局标定。你死时、你退休时,你的公司是不是在上升期决定你的地位。例如NOKIA、惠普、摩托罗拉,人们记住的是终局的那一刻。

创业者结成共同体,不是为了互相帮忙。创业者应该有这样的能力——感受其他创业者苦乐悲欢,但现在感受不到。当黄太吉说自己在关店时,朋友圈微博上看到的全是嘲笑、幸灾乐祸“果然不如所料”的喝倒彩声音。黄太吉出现四年对中国的餐饮业有没有贡献? 对餐饮新一代的创业者影响大不大? 你们真的希望没有黄太吉的世界吗? 我感受到一份创业者苦乐悲欢,我自己就多条路。创业者的命是珊瑚虫,靠着前人的尸体一层层堆出海平面。有人丧失了一种能力——看不到他人探的路,感受不到价值创造的惊喜。如果我跟他是创业的共同体的话,我会怎么做? 1. 我不希望他死,他们如果成了,就为我走出一条路;2. 我希望光怪陆离的人成,他们成了,这个世界会更多元,更有趣;3. 如果他们死了,我会复盘,他们为什么会死,换做我,我能不能挺住。 创业者不黑创业者!

创业者和普通人不同在于拥有了命运的进度条,而且自己看得见。罗曼罗兰说:有的人二三十岁就死了,他们变成了自己的影子,不断重复自己。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长到多大。作家觉得自己写的妙笔生花,但没有一个标准来评价。营业额、市值就是创业者的进度条。我们可以用数字,标定过去的一年和未来的一年。

莎士比亚《暴风雨》说:凡是过去,皆为序章。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让我们面对更好的新的一年。

六、总结

那些男孩教会我的事:

《李翔商业内参》说应该关注医疗技术。医疗技术突飞猛进,我们这一代人能活到一百岁,我们是第一代退休之后的时间比工作的时间更长的人,那么多时间怎么打发? 乔治凯南,预言了50年后的冷战结局,预言了冷战结束的方式,并且他还看到了。在漫长的晚年岁月,写了二十本书,大量散文,九十多岁还出版了畅销书。 我们过去相信伟大是熬出来的,但未来的世界不是这样,毁灭自己的方式是不成长。伟大是一直长,长出来的。

《吴军硅谷来信》,吴俊真是学富五车,社会工作如此繁重的人,还能坚持每天给用户写一封信,还要兼顾科研、工作、写书,他怎么做到的?家庭幸福、事业有成、还做了这么多事,他怎么做到的?吴军“既有目标,也专注当下;既为利益,又为分享;既活出高度,又不能没有色彩”,能做到这些源于自律。罗胖常常说死磕, 但死磕和自律不同, 死磕是不管自己怎么样,都要把事做好;自律,是让自己变得更好,事情自然就会好。吴军时间管理很强大,说做几分钟就做几分钟;说我现在要思考,就一定会思考;说闭门写书,就写书。 罗胖坦诚自己很难做到自律,在饭后接到别人的递烟,有人就说,“胖子,你接了我就看不起你,你是一个没有自律的人,你这辈子不要给我谈成功。” 怎么做到自律呢?由和菜头回答。

和菜头,建议罗胖把运动裤变成窄腿裤,为了审美。 罗胖说,审美是给别人看,我有钱,创业就是为了想穿什么穿什么,没有人说我。 和菜头说,努力的价值,是成为美好的一部分,但前提是,你得知道这些美好的存在。穿着一条经过挑选的裤子,然后就会选择更体面的腰带,然后追求更好的配件、衬衫。这就是自律。穿的体面,是让自己遭罪。体面的着装,不是炫耀的工具,而是你约束自己的工具【于西蔓也说过】【衣着散漫是因为你看不起自己】,穿得体面,意味着你得遭罪,衬衫得打理,行走坐卧得有人样,吃饭的速度得节制。因为追逐生活的趣味而自律,因为自律,而达成体面。有趣通往自律,自律通向体面。有自律才自由。

李笑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他说,有这样一群人,收入很高,月入二十几万,但他不相信正常的社会协作,不相信理财,仍然爱买打折货,爱捡便宜,他可以一天晚上玩游戏花掉几万块,他也不肯买一支正品的口红。非常富有,但没有能力进行正常社交。可以为异性花很多钱,但是没有能力建立正常的爱情和家庭生活。罗胖陪朋友看二手房,二千万以上的房子,连续看了六套,所以得以看见有钱人过的什么生活,看了之后非常失望,六个有钱人家过得不像样,脏、乱、差、懒,十点钟不起床,起床后不洗脸,蓬头垢面接待买家,家里极其乱。他们不是没钱买陈设,但是在审美上不搭调,甚至是狰狞。 从小我们就被灌输了假设,我们过不好是因为缺资源,缺钱,总觉得等我有钱了,有关系了,我就会过得好。 但是当你拥有很多钱,你仍然过不好这一生。一切的根源就是自我。你是否过的好和外界没关系。 所谓更牛,就是换个罪受。 不是努力获得资源,然后就不受罪了,而是我们努力,有更多资源,我们更自律,换个罪受,因此变得更加体面,这是一条无尽的上升管道。

罗胖的两个女儿教会他的:过去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我变得更好,但是因为她们,我所有的努力,不仅让自己变得更好,而且让整个世界变得更好。我离去时,要给他们留下更好的世界。

科恩有句歌词,世界可能混沌一片,但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方括号【】里是我的思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