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高尚的假话把你逼得人模狗样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这在富贵身上也体现了出来。

著名作家余华《活着》中的富贵,家大业大,典型的地主二代,不愁吃不愁喝,出门有人背,坐轿子都不舒服,只愁出老千高手龙儿不跟自己玩了。

从没有怀疑自己的赌技,更不会琢磨龙儿的手艺,因为富贵家有的是钱,有地有房。衣来张口饭来伸手,在吃穿皆愁的年代里,从不担心衣食住行而成长起来的富贵,自然不懂挣钱的难处;相反,他在练就败家的本领。

因为父亲过去也败家,所以父亲教育富贵的效果自然好不了,但富贵的父亲毕竟还守住了一半家产。富贵命真的好,有一个一忍再忍,诚心诚意劝浪子回头的妻子,即使身怀六甲,也没有嫌弃富贵的死性不改,只是跑到赌场让富贵先回家,因为她快生了。

生活就是这样,它并不往心地善良的人心里走。

富贵的妻子——家珍,忍气吞声,不抱怨,不抛弃,只好带着女儿回娘家了!善良的家珍并不是逃离富贵,逃离这个没有温暖,没有希望的家,也不是逃离这个不成器的男人,逃离甚至在赌场大庭广众面前羞辱自己的男人,而是回娘家待产!

家珍你是为了什么而活呢?为了富贵吗?那样的男人值得托付终身吗?为了家庭?男人都那样了,还有美满幸福的家庭吗?为了自己,那就应该离开。或许又是传统的旧思想——为孩子而活。因为那样的富贵,家庭应该生无可恋了!

嗜赌成性的富贵没有在意所欠账本的变厚,富贵终于把家败得精光,败得很彻底:家无半分田,住无半片瓦!

在气死父亲,气坏母亲后,富贵人性中善良被激发出来了!为母亲找医生看病。

想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生活的时候,却被抓去当兵。当兵的几年里,遭受了寒冷,饥饿,伤病的折磨,看到了许多人轻而易举的死。

此时富贵就一个想法,母亲还病着,等他找医生呢,家珍和凤霞还等他回去呢!

富贵或许才有最原始“活着”的意义,为他人而活。几经周转,死里逃生,回到家的富贵,迎接他的全是不幸:母亲病逝,女儿因为高烧无钱救治成为聋哑人,妻子的腿疼病也很严重了!

悲催的命运并没有把富贵击垮,于是它又变本加厉的折磨富贵一家!

富贵的儿子因为县长太太手术需要血,被抽尽血而死!好不容易找到婆家,并怀上孩子的凤霞难产而死!凤霞的丈夫在工地干活被水泥板夹死!妻子家珍病情严重,恶化而死!辛辛苦苦抚养了几年的外孙苦根吃饭撑死!

伴随富贵的是亲人的逐渐离去,生活没有给富贵半点喘息的机会,让他有一点点,一丝丝感觉到自己活着的价值和意义!他没有半点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他们离开!

唯一让富贵庆幸的是,龙二因为赢了自家的房子,田地成了地主,从而被枪毙。富贵只能心里自我安慰,至少自己还活着!

现在想想,生活中许多人张口闭口为了谁谁谁而活,几乎中国所有的家长在批评教育孩子时,都会说我是为了你。可是这样的方式换来的结果永远是孩子的反感和不解。

热恋中人更是把为对方而活当成自己至死不变的信仰,可怎敌得过生活中的意外和波折;当初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全成了分手时,最最觉得虚伪的诺言,甚至超过骗子的花言巧语。

活着,最浅层次的理解是保持生命存在的状态。否则,各种美好的设想,奢望都是空中花园了。也只有活着,才有时间,才有精力去从事别的。也只有自己活得很好,才更有能力去为他人,为孩子,为单位,为国家而活!

别说高尚的假话了,先自己好好活着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