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无意间看到一两个前写手记,是关于一场梦的,正好几日没写什么文章了。


 临近六点的闹铃响起还有不到一两个小时,噩梦程序便开始运行了;对于一觉到天亮、少梦的我,甚是奇怪。

来自网络


     那天不知是周末还是假期,闲来无事,便和朋友一起去……(此处略去,不知道梦中去了何处、做了什么梦。)

    不知道到何时,他要……(同上不知道他要去哪。);然后我跑到他家拿一个东西(不知是他的还是我的),就在这时程序运行。我放慢脚步,走到他家门口,准备推开大门那一刻,那只见我一直嗷嗷大叫的狗发起了第一声吠叫;狗并不是多大,3岁大概是我们人的二三十。然而就是这位“壮小伙”对我发起第一轮攻击,……(此处略去,梦境中没有出现如何进入他家拿东西并安全出来的情节)

      ……当我拿着不知什么的东西向前徒步时,一声吠叫以每秒三百四十米的速度振动我的鼓膜,耳蜗工作告诉我第一轮攻击即将开始;中神经载着逃跑信号驱动这双腿与双脚,步伐移动速度加快…变走为跑,然而高频信息的“制造者”早已以疾风之速追上了我,我停下脚步等待…然而它并没有攻击我;但我犯了一个大错,竟然跑了起来。那狗迅速追上,紧着冲刺跑似得,起跳,完美的咬住我的左手;疼痛直接麻痹神经中枢,条件反射转身,踹出去。

       看着手上深深的牙印,还好只是牙印比较深。它跑了,它的年龄比我大,但个头比我小很多;它只是个长不大的小东西,原以为本将这样,“只是被咬了一下,只是一个伤口而已,打一针就行了;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安慰着,怀揣着自我安慰的心理继续前进,目标改变:回家,回家。然而那只狗的吠叫却引来一只灰狗,只是比那只大了一些…快到膝盖那么高。我都没反应过来直接跳到我身上,出于本能,护住左手并向前跑去,然而不知怎么得它竟然咬住了我的右手,并不断施压———手一直是垂直向下,没想到,撕裂,苦痛。

      梦中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只知道呆滞了一会儿;而它一直咬着不放,就像狮子死死咬住角马粗壮的脖子一动不动,狼咬住羚羊的脖子一样…慢慢施压,窒息流血而死;但,它不是,怎能任它所摆弄。开始,它开始撕扯了,食指和拇指中的呢快肉感到即将要从我手中脱落,又是一阵痛;左手出动,移到它脖子那,想死死握住它脖子,想听那喉咙出碎裂的声音,但突然感到 右手上少了个东西似的。我赶紧掐住它,随后我快速半蹲,降低高度,使它躺在地上,随后,膝盖重重跪在它腹部;施压施压,它松口惨叫,狗嘴里是一小块肉,我的…。先是吃惊后更加愤怒,一直成半蹲姿势,用一直踩住,后迅速站立,另一只脚踩上。腹部慢慢下陷,惨叫,一会儿,我移开脚,它已经瘫倒在地;明知道它活不了了,我还是重重的向它的腹部跺了一脚,只一声惨叫,还未死。

      梦中最后是用石头重击脑部才让它停止了惨叫,血早已流了一点地。右手拇指食指中间是血色带点儿白色的,是骨,血一直流,我拿着那块它以生命还来的呢快肉步步慢移,绝不能让它吞下;走着走着……        

 不知多久,泪从眼眶益处;我该怎么办?“会不会接不上导致残疾,会不会创伤太大而难以治疗,会不会从此我便开启另一个艰难时代?”我该怎么办?泪腺所分泌的东西越来越多,泪腺要加班了。终于到了久违的大门前,我该不该打开,打开后怎么办,一刹那所有问题都集中起来等着我去解决;该怎么办何去何从。

      最后门开了,我左脚踏进门那一瞬间便忍不住而嚎啕大哭;泪腺负担更大了,左手拿着那快肉,静静等待。父亲从厨房走出来……然后我就醒了,被子湿啦一大片,习惯性的揉了揉眼睛,眼眶和脸都是湿的;泪与冷汗的掺合,后背当然更是全是汗水。冥想许久,准备睡觉时闹铃便开始响起,我还是闭上眼躺了一会儿,随后,新的一天便开始了。

      从起床但中午,我一直沉浸于此。早上没有胃口去吃饭,脑子里不停的想“为什么会做这种梦,什么寓意?为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了狗,我家的黄棕色狮子狗及那两胎小狗崽,外公家的黄棕色狮子狗,在公路上碾成肉末的黑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红绿灯旁被压死的白狗和上次路上被面包车撞死的灰狗。及13年夏天亲眼目睹一只小黑狗被一只大灰狗活活撕咬并追过我,第二天奄奄一息并被扔掉;当然,不是我家的……


       这是那天关于所做的梦的手记,现在看看身体还会抽搐几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