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诞 扯经

摘自:《笑场》--扯经篇

作者:李诞

part1.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啊

>> “师傅,为什么咱早上要敲钟啊?”

“因为我们没养鸡。”

>> “师傅,你法名为什么叫空舟?”

“大方丈说我度不了人,也难自度,所以赐名空舟,由我自横。

>> “师父,你怎么出关了?悟道了吗?”

      “没有。”“那你怎么六天就出关了,不是要闭关七日吗?”

      “六天不悟,七天就能悟吗?”

>> “澈丹,我想要个钻戒。”

      “小北,等等吧,等我再修行两年,你把我烧了,舍利子比钻戒值钱。”

>> “结婚为什么要放爆竹啊?”

      “想必是给自己壮胆儿吧。”

>> “师父,我见到好多施主往佛像前扔钱,往水池里扔钱,往石龟石龙身上扔钱,他们却不给道旁乞丐钱。”

    “你给了吗?”

    “只给了一个残疾老伯。”

      “为什么给?”

      “看着难过。”

      “嗯,你也是买个心安而已,那些施主也是买个心安,怎么分高下?当然他们智商确实成问题,但不好用你的善心要求别人。”

>>  “师父,婚礼敲锣打鼓我懂,热闹嘛,怎么葬礼也是敲敲打打的啊?”

        “也是为了热闹一点儿,荒诞一点儿,弄得太严肃了,哭丧的人会笑场的。”

part2.佛不度众生

>> 此世不乐,来世就乐吗?这些人真痴。”

>> 都看得很明白,都活得很不明白

>> 天冷加衣,多吃新鲜水果,多睡觉,穿宽松内衣,少自言自语,多与人交谈,逢雨雪天气注意躲避,见愁眉不展者注意躲避,闻空灵诵经声注意躲避。

>>  我们大方丈说了,世界是不会有末日的,真的,乖,别闹,来世修成正果,做个原子。

>> 时间每时每刻都在流逝,只是我们不大注意罢了,就像你注意不到你每时每刻都在呼吸一样,除非把你扔到水里去。同样,如果你像为师一样有痔疮的话,你肯定就能体会到时间流逝了……

>> 东西时间长了就不再只是东西了。东西赔得起,时间赔不起。

>> 空舟:“那也得赔吧。”

      澈丹:“怎么赔啊?我也没钱,师父对不起……”

    空舟:“剁小指吧。”

    澈丹:“啊?”

    空舟:“我听你空道师叔讲,他们日本赔礼道歉都这样,我觉得挺好。”

    澈丹:“一个破酒杯至于吗?”

    空舟看他:“破吗?”

    澈丹:“不破不破……可是……”

    空舟:“可是你的小指头肯定比我的酒杯珍贵是吗?”

      澈丹:“嗯啊。”

      空舟:“可我觉得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比我的酒杯珍贵,你自己想想吧。

>> 你不能觉得自己的手指就比别人的杯珍贵,你的命也一样,不一定就比我的杯子可贵。东西没有高下之分,全在人心一念。你的命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要看来取的人是谁。白桃酒在你看来是好东西,对白桃精来说不值一文,对小北来说……也是不一样的价值。众生平等,不是说众生都有一样的价值,而是说众生都一样没有价值。

>> 澈丹:“师父,既然你真的不看重这个杯子,你又为什么要杀当年的那个冤死鬼?”

    空舟:“哦,那个啊,他打的那个杯子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两个不一样吗?

part3. 小北,小北!

>> 小北,我师父说,自然现象就是那些我们能科学解释,但不能科学对待的现象,比如我们竟然会就着月光吟诗,竟然会对着大风歌唱;比如我们虽然感觉不到自转公转,可竟然会准时对着月份、季节和又是一年心神晃荡。

>> 小北,路上好大风雪,车灯照不出五米,五米里也全是杀气腾腾的雪花乱撞,让人生疑后面是不是有掩杀过来的军马。小北,你若在,会不会同我一道极目远眺,抵近视击,逼退五米。我想你。

>> 小北,我觉得我对世界缺少热爱,总是不太高兴,见到风和日丽不高兴、高山流水不高兴、推杯换盏不高兴、读万卷书不高兴、行万里路不高兴,我见到大部分人也不高兴,我问师父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师父让我来找你,可是你也不高兴。可是我师父是对的。小北,我想你,没有特别的花样,可说出来就显得悲壮。

>> 小北,他们有好多关于爱的道理。我有你。

>> 小北,我咳嗽的时候,喝吐的时候,被鱼刺卡着的时候,有点儿难过的时候,你都要拍拍我的背,力度稍有不同,但都没什么用,是吧?但你总要做点儿什么,是吧?

>> 小北,只有你见过我笨嘴拙舌。

>>  小北,我师父说,见面聊天气是人类农耕太久的积习,关心风雷云雨,是担心粮食收成,关系身家性命,不是寒暄客套,没话找话。小北,如此说来,你看今天的天气就挺好,风也有,雨也有,闪电也有,反正误不了身家性命,我们去散步吧。

>> 小北,我刚刚忽然想到,其实我从没有过要和这世界死磕的想法,我对改变世界和改变自己都没有什么兴趣。这个不要告诉我师父,他一定会说,这也已经是执念。我知道他是对的。小北,酒劲儿就要退下去了,我还没有想到不吵醒你的抒情的方式。

>> 小北,每次见你都会惶恐,每次见你,脑袋里都是一句没头没尾的烂台词——你从人群中走来。

>> “澈丹,你做梦是彩色的还是黑白的?”

      “黑白的吧,白日梦嘛,白底黑梦,像素描一样。”

    “没出息,编还不编个彩色的?”

    “彩色的太逼真了,太逼真就不是梦了,我就想想,不能当真。”

>> 小北,我现在不太敢说要和你在一起了。人生下来,总要死;和你在一起,总要分开。这不是宿命论,这是经过科学证明的宿命论。

>> 小北,我说我喜欢你,你说然后呢,我说和你在一起,你说然后呢,然后然后,哪儿有那么多然后,然后就一起活着啊,不然怎么样。

>>  小北,我最近有些话多,我说了许多别人的话给自己听,结果总是笑场。当然真正听别人说话的时候,我是不会笑的,一是出于礼貌,另外也怕他们说更多的话解释。师父说,我这不是礼貌,是虚伪,也是慈悲。小北,你跟我说句话吧,今天很安静,我吃了很多橘子,下了很多雨。

>> 小北,很久没给你写情书了,日子倒也就这么过下来了。

>> 小北,我似乎从来没有过为了什么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热烈过,即使是给你写的情书,也是压着手腕写的。小北,我是说,话不能说得太满,人活得也不能太满了。当然你很好,你这样理直气壮的很好,我喜欢你这样,但是我不行,我就做你的退路好了。

>>  小北,佛法太难学了,觉悟太难了,要应付师父太难了,不懂装懂根本就是找打,还不如装疯卖傻。当然最好还是直接承认不懂,不觉悟,不想觉悟。小北,我觉得,和你在一起也是一样。无赖一点儿,显得坦诚。

>> 小北,我很久不给你写情话了,我想,我是个普通人,怎么能那么爱你。

>>  小北,我很久不说轻薄的话了,无论是对世界还是对你。内心逐渐痴肥,人格逐渐呆板,面目倒是一如既往地可憎,这让我略感欣慰。我师父说,我无端发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小北,我想念你的次数却没有减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那一棵棵高大的树木。它们就像一排坚守岗位的哨兵,日复一日的立在那。我多么想加入并变成它们的一...
    李凤海6阅读 111评论 0 0
  • @自己 亲爱的自己 ,今天早上你不舒服还是尽职尽责的兑现诺言陪着领导去应酬;在爬山时也知道如何照顾自己尊重自己的身...
    悠然自得的空间阅读 109评论 0 1
  • 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灰姑娘, 她比谁都渴望南瓜车; 她是只灰头土脸的丑小鸭, 她比谁都渴望飞翔; 这样不堪的她, 却是...
    双木同学阅读 33评论 0 1
  •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 星期天 晴 十月还似小春天,冬阳无力,却还灿烂。路上行人不少,来去匆匆,我也加快了...
    幼稚着我的幼稚阅读 199评论 6 17
  • 2月4生日花:羊齿,生日花语认真 老师说过,世界上的事情,最怕“认真”二字。只要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再大...
    致虚啊阅读 34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