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终于不惑

年少时,经历过一次致命失足。所以很多年来,成了心中永远消灭不去的梦魇,不想重复那样的厄梦,于是,多少次望而生畏,看着她们嬉戏在浪花中,而我只能抱紧自己小小的身躯,不知怎样去冲破这内心的禁忌。我亦习惯了她们的嘲弄,以为这一生终将与水无缘,直到咋天,一位朋友突然对我说:“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相比于死亡,冲破内心的禁忌,做一回真正的自己,总好过终生遗憾吧!”

是的,我已经四十岁了,不惑之年,人生青春不在,我应当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面对,那怕死亡再次来临,那又如何!意气风发博一次,也好过畏步不前后半生。

换上泳装,涉入池子那一刻,曾经那站在水中哆嗦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急速爬了上来,笑坏了站在泳池边的教练。他说:“你怎么了?”

“我害怕,我曾经有过一次溺水的经历,以为自己要完蛋了,所以,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玩水,更别说游泳了。”

他沉默了一下说:“水并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你要战胜曾经的自己,你以前害怕什么,现在就尝试经历什么。放心,有我们在,你看泳池边这么多救生员,你不会再经历当年那恐惧的一幕了,你的命包在我身上了。”

“哈哈,”我被他的言辞逗笑了。看着朋友在水里如海豚般穿梭自如,我不禁蠢蠢欲动。

“好了,来吧,你先深吸一囗气,然后把头埋入水里,看看怎样。”

看着二十几岁风华正茂的教练,又想想自己都到了当他妈的年纪,再不济也不能在他面前懦弱下去了。

“好吧,我的命今天就交给你了。”

他大笑起来,我深吸一口气,迅速把身子一探沉入水底,倾刻间,眼晴,耳朵,嘴里全似灌进了水,整个世界懵懂了,那熟悉的糟糕的感觉又来了。

十八岁那年春天,嫁到城郊的大姐,带口信要我过去帮她照顾刚满五岁的小外甥。姐夫出去打工了,姐姐要忙春耕孩子没人带。

那是三月中旬春寒瑟瑟的日子,绵绵的春雨连着下了几天,一路上,满眼的新脆苍绿,雨后的早晨,空气格外清新,我贪婪地吮吸着这天然氧吧的赐予,迫不及待地感受着大自然的垂爱,满心诗意盈然。下陡坡的时侯,碰到一清廋的女子推着老加重车吃力得上坡,因那条路上再没有其它人行走,所以我们很自然的对望了一眼。我猜度她也是去帮娘家干活的农妇,所以才跟我一样起这么早赶路。

我收紧车闸,慢慢溜下了坡,可是,坡下面的土路却泥浆四翻,被车辙辗压出半尺深的沟槽。于是,我选择骑上了一条沿着河堤一尺宽的小径,因为鲜有人走,所以石子崎岖不平。我小心翼翼骑行着,更重要的是,车子是借来的堂姐的陪嫁,临行前大娘千叮万嘱地对我说,别给它弄脏了,我可不能让她们落了抱怨去。

突然,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子拽了车轮一下,刹拿间,我连人带车栽进了河里,眼里,嘴里灌满了水,耳朵被水蒙住,外面的世界瞬间隔绝了,我想喊救命,可一切的卒不及防,喊不出来,心里想,我完了,就这么完了。

早春的河水,冰冷又浑淖,我这个北方的旱鸭子一掉进去,妥妥地下了饺子,幸亏落水的瞬间车把没离手,还是怕给人家弄丢了,看样子某些时候东西比命重要啊!水势很大,我被河水冲得翻过身来的时候,那女子已沿着河岸急速奔跑着,她大声叫道:“你抓住旁边的树枝,我拉你上来。”

因为车把的不离手,自行车横着在河里漂,阻挡了水流的速度,就在离跌水闸三米远的地方,求生的愿望令我抓住了夹在两块板缝间的枯枝,女人爬在堤岸上,探下身子拉我。

“姑娘,你站起来,站稳,来,抓住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她吃力地拉我上岸,过年时买的呢子套装己被河水泡胀,重重地贴在我身上,死亡的恐惧令我瑟瑟发抖。

“你脱下外套我帮你拧一下水。”我哆哆嗦嗦脱下厚重的外套,污水顺着裤腿流下来时,我才发觉我只穿着一只鞋。原来我栽进河里时,另一只鞋被孤怜伶地丢在河岸上,我已被河水冲了七八米远,如果我死了,那只鞋就是我留在世间唯一的物证了。

车子前轮成了方形,车把歪斜,铃子不见,整个车况残不忍睹,我伤心地掉下了眼泪。

“你看你这孩子,人没事就好了,幸亏这辆车子,不然河水这么急你真完蛋了。”

她的老加重车可怜地倒在坡顶,看我疑惑的样子,她说:“幸好我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过去的小姑娘一眨眼不见了,我料定你跌河了,所下丢下车子就跑了过来,“老天保佑,老人保佑。”她双手合掌,不停地喃喃祈祷着。

当我惊魂未定,颤颤巍巍回到家时,吓坏了正在做早餐的大嫂,她给我换上干净的衣裤,又煨好了热炕安排我躺下时,才问起了发生的事,我断断续说完事情经过,才想起竟然忘了问那位大嫂的姓名。

“你这丫头,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也不知道谢谢人家。”嫂子嗔怪道。

是呀,频临死亡的感觉让我魂不守舍,那时那景地,我如何能想起问她姓名啊,只记得她人很清瘦,也就三十而过的年龄吧。

多么相同的感觉啊,我的头一下懵了,我惊恐地一下探出了头,咳嗽着大口呼气。

“镇定一下,然后试着慢慢再蹲下去,闭着嘴巴,戴着眼镜你就可以睁开眼看,这样你的恐惧就慢慢消失了。”按他的方法,我又潜入水中,这次,我足足憋了一分钟才出来,就这样,我一次比一次时间长,终于不再害怕,原来也就这样啊。

一小时,我已经尝试放松身体,让自已漂浮起来。

二小时,我学会了基本姿式,能在泳池中轻松自如了。

从下午二点到六点,我玩得不亦乐乎,朋友几次催我回家,我都说:“再游一圈,再游一圈。”

啊――我终于战胜了心魔,战胜了自己,压在我身上几十年的恶梦终于结束了。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不惑。"不惑就是,经历过以后,对一切的无畏无惧"。既然死都不怕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样的自我救赎真好,迈出那一步,真的不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时候看到别人骑摩托车,我总觉得是一件很威风的事情。特别是在电影电视里,看到一些骑手的特技表演,摩托车在骑手手中耍...
    冬月之恋阅读 622评论 12 29
  • 弯弯的小河时而深时而浅,时而宽时而窄,一年四季总是永不停歇的流淌着,给我们带来童年的欢乐与喜悦。透过清澈的河水,看...
    时光瘦了6699阅读 168评论 0 14
  • 我望着恢蒙蒙的天空,雾霾再一次降临,对面三米外看不清人,往事涌上心头! 三十年前,也是这样的冬天,也是这样的雾霾,...
    岁月之无常阅读 98评论 1 10
  • 叔丁 冬天的蜜湖没有碧波与白沙滩,只有明晃晃的银白,岸上的树石都罩着白雪,湖水早凝固成白冰。宁音坐在岸边,从包中把...
    叔丁阅读 1,431评论 20 101
  • 今天迫不得已下乡了。 冬天这个大流氓对我冻手冻脚,没有办法,穿的厚且笨。 乡村道路特别的窄,冰冻压得很实,太阳一出...
    紫色的阳光_39c5阅读 185评论 4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