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晓出净慈寺

(序)
这次柳珺拜访了有名的西湖。西湖无论在历史上还是现代,都是著名的景点。
昨天她从西湖北往南走,看了看古代的孤山,想起她和她父亲在现代来孤山玩时候的对话。

她说她很喜欢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觉得林逋很惬意,在孤山这么好的地段有房子~有山有水,又有景。
但父亲却说,你以为古代的孤山和现在的孤山一样热闹么。古代的孤山属于郊区的郊区,荒无人烟。
柳珺默。

古代的柳珺看了看眼前,父亲说的果然没错,的确是这样的。
现在的孤山不似未来那番整洁明了,但却带着一股归隐的仙气儿。而且,如今若住在这里,根本不用担心林业局等等等等的阻碍╰(๑◕ ▽ ◕๑)╯听起来很棒的样子!

柳珺甩甩头,自嘲的笑笑,难道自己还真要呆在古代一辈子?
撩了撩长袍的外摆,继续顺着苏堤朝南走去。

虽说“东坡守杭日筑堤,自大佛头直至净慈寺前,非为游观计也,遏水之深者为湖,而沮洳之地亩以万计,皆可为田。”,但苏堤这一筑,真是方便了很多呢~

到了傍晚,柳珺便在南屏山麓的净慈寺借宿了一晚。

(一)
翌日。
柳珺便醒了一个大早,不是热醒,而是冷醒。虽说是仲夏,但这在山中,且又是寺庙之中,从主观上客观上来讲都是凉爽的地儿。柳珺想了想,时间还早,不如上山去听听传说中的南屏晚钟。

整理洗漱完毕,柳珺便出了房门,关上房门时,看见两位长者相携出了寺庙。一位身着藏蓝色圆领襕衫,戴着东坡巾,背着包袱,另一位穿着灰色的圆领襕衫。

柳珺心想,老人家会更信佛些。

(二)
柳珺本想直接上山,不过她拦住的小沙弥告诉她,若想听钟声,山脚的湖边更好。
听罢,她便脚跟一旋,往山下走去。默默想着山脚听钟声更好的理由。

杭州南屏山一带的山岭大多是由石灰岩构成,又因为地处江南,多雨水,受到侵蚀山体多孔穴,加以山峰岩壁立若屏风,每当佛寺钟声敲响,声波在山间收到空穴、岩壁等固体间回荡,并为其所迫,加速声波的振动,从而形成了共振效应。同时,钟声还以相同的频率在西湖水面上传播,直达对岸的宝石山,碰上由火成岩构成的葛岭、回波迭起在天地间交响混合,共振齐鸣,悠远清扬,经久不息。

夏日晨间的山林,雾气深深,铺有青苔的青石板山路消失在落叶之中;远处,晨曦透过树叶在山间打出光束。

而这些,就这样被匆匆赶下山的柳珺错过,青色的下摆拂过路边的野草,激荡起一片的晨露。

(三)
刚到山脚湖边便看到之前碰到的两位长者,旁边还有一头小毛驴,看着样子似乎是在话别。

正觉得巧合之际,钟声敲响了。
湖边的三人都齐齐往山上望去。

柳珺默默赞叹:果然不同凡响,钟声似乎是绕着整座山往下走,非常震撼,仿佛来自西天的佛音。她想起当年康熙游西湖时听到钟声时的感受:“夜气方清,万簌俱寂,钟声乍起,响入云霄,致足发人深省也”。

这能算是3D环绕立体声么?

柳珺转回身,远远望去,发现西湖水也因声波而泛起片片波纹。

时值正处于仲夏,六月的西湖早已开满碧色的荷叶,满目的荷叶叠翠之间,或亭亭玉立或羞答答地长着高洁的荷花。

荷叶因为波纹在晨风中翻起微微的绿浪,夏日的炎热似乎也消去了。

正当柳珺感受完佛音的绕耳,想离开湖边去雷锋塔逛逛时,听到一旁的戴着高帽的老人缓缓吟出: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好诗!”藏青色直裰的老人大赞了一声。
柳珺刚跨出的步伐微微的踉跄了下。

(四)
晓出净慈寺!
从时间从地点来说凑上了!

柳珺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脚,默默瞟了一眼那个带着高帽的长者,难道这就是杨万里?
南宋爱国诗人?
这首诗很小的时候就会背了!

诶?他送的人叫啥来着?

“子方,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你一路保重。方才我说的话你再仔细想吧……”杨万里将手中的包袱递给面前的人。

“廷秀,你且莫要再劝我了,我都如今这把年纪了,还能做出什么风浪呢。”林子方摆了摆手,将包袱放在驴背上,安置好后转过身来看着前来送别的友人。

“廷秀……”
“子方……”
林子方拍了拍杨万里的肩膀。
“你且回去吧,我走了。”说罢,转身上了毛驴。
“去吧,一切保重。”杨万里后退一步,朝他抱了个拳。

杨万里站在原地,看着友人远去,一个人的身影被东方的日光拉的老长。

夏日的晨光还是温柔的,透过路边的柳树,在路面投下斑驳光影,也投在骑驴远去的老人的背上。

(五)
“杨大人!”深知一切的柳珺不忍看他如此孤寂,遂上前打招呼。

“你……”还未从友人离去的伤感中回复过来,杨万里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在下姓柳,单名一个珺字。”柳珺作了一个揖表示尊敬,“在下曾有幸在路边见过大人一面。”

“幸会。”杨万里回了一个礼,打量着突然冒出来的柳珺。眼前的年轻人一身青色长袍,身形瘦弱,却又非常精神。应该不是奸恶之人。

“大人其实勿须悲伤,正所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若是有缘,友人定有再见之日。”柳珺仍旧抱拳,言语上安慰。

“呵呵,我这把年纪,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再见之日呢。”杨万里笑道。

“其实,大人是担心友人的仕途吧……”柳珺看着杨万里的额头,淡淡地说道。据说看着别人是表示敬重。

“你……”诧异柳珺猜透了自己的心思,杨万里有些愕然。

“大人,说实话,其实,看不透的是您。”柳珺看着眼前的长者,来自未来的她知道南宋这个时候已经是垂死挣扎的王朝了,即使迁都杭州,也难以改变王朝内部腐朽的事实。

“您在朝多年,岂会不知……”鉴于处于封建社会,柳珺有些事儿还是不挑明说了。

“……”杨万里捋了捋胡子,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您的友人正是看透了这点,才高兴的南下赴职,这样才能脱离……”朝堂。

杨万里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岂会不知朝堂上的问题,但令他惊讶的是,眼前的柳珺竟然敢和他这个朝中之人说这些事儿,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年轻人,今日这话你对老夫说过就过了,切勿再向他人提起。”杨万里语重心长地对柳珺提醒。

柳珺一听,咧嘴笑了,“正是因为是大人您,在下才会将这些肺腑之言说与您听。”

“哈哈哈!”杨万里仰头笑了笑,“现如今,很少像你这样直率的年轻人了。”

“大人现在是不是不太悲伤了?”

“呵呵,不了,时间如此宝贵,用来悲伤甚是奢侈。经你方才的说法,我对子方也放心了不少,谢谢你,年轻人。”

“不客气,要真谢的话,大人愿不愿意请在下吃顿早点?”柳珺略有些尴尬的挠挠额头。

“哈哈哈,走吧!”杨万里捋了捋胡子,昂首阔步地走向前去。

柳珺则负手跟上,上次与苏东坡喝酒,这次和杨万里吃早饭,这经历真是太难得了!

(尾)
一老一少漫步在西湖边,晨风吹起两人的衣摆,与湖边的荷叶莲花一起翻飞。

接天的莲叶满满的覆盖在水面之上,碧绿的颜色消去了一大早日头带来的微微暑热,细闻之下还能闻到风中的淡淡荷香……

杭城外,骑驴的长者享受着郊外绿荫带来的凉风,眼角笑纹皱起。

人间仓皇,对错何妨。
为官之道,不同的人自有不同的想法。
一切,不过唯心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007-2561的第1篇 这是最坏的开始。 一个完美主义者心中的理想作业,应该是那种经过无数次删改,达到自己满...
    林好奇阅读 107评论 0 0
  • 规划自己的人生,让自己活的更潇洒,更自由。 我问同学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啊,以后打算干什么啊,很多同学很迷茫不知道干什...
    青枣树月牙湾阅读 773评论 0 7
  • 昵称:Jason,大海 职业:互联网公司项目总监 SLASH身份:国家认证生涯规划师、知识管理实践者 加入社群:新...
    思维磨坊阅读 39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