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活在朋友圈里的人

候车室里人声嘈杂,空气里弥漫着酸臭的体味、廉价香水味、各种化妆品混合味以及浓郁的泡面味。

拥挤的大厅已经没有了可歇息的候车位,随着提醒列车到达的广播声,一批批行人从座位中起身排成长长的队列等候检票。

站在一旁的人早已迫不及待的要找座位坐下,那将要离去的人还未站直身,早就有人做好准备伺机而动。

坐在吴洋旁边的人终于慢吞吞提起座位前的行李往长队尾走去,一时间有三四个人去抢那一个还带有前位乘客体温的位置。

吴洋低头刷着手机,只觉得旁边那人屁股刚离座,就有一个黑色硕大的背包“彭”的一声丢在刚空出的座位上,把吴洋吓得差点失手摔了手机。

“冉冉,快坐下歇会儿!”一个短发白了五分之一的中年妇女道。

接着出现一只粗糙长满老茧的手一手把座位上的背包提起。那手经络突起呈灰黑色,如同经历了百年风霜的老桑树树皮。

“娘,你坐吧,我不累!”

“快坐下,好不容易有个坐儿等下别被别人坐了。”那双手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爹,你坐下!”女孩二十出头的样子,身上斜挎着一只紫粉色的皮包。

“老婆子你看着包,我去给冉冉买点吃的在路上吃。”那中年汉子仍然把包放在座椅上。

“爹,我已经从家里带了很多了,不要再买了。总共才两个钟头的路程,哪里吃的了那么多。”女孩道。

那女孩叫安冉,长的普普通通,一张鸭蛋脸,单看五官没有一样是精致出彩的。可组合在一起却又耐看的很,整个面容透出温和易相处的气息。

吴洋和安冉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吴洋比安冉大两届。吴洋之所以认出了安冉,是源于安冉眉间的一颗痣,当然他们在A大曾有交集。

有次在学校食堂,安冉不小心把汤洒在了吴洋身上。安冉手忙脚乱欲套出口袋里的纸巾为吴洋擦拭,没想到拿出的却是一块苏菲超薄卫生巾。安冉脸红的像熟透的柿子,吴洋尴尬的连声说不要紧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

这件事情被吴洋室友调侃了很久,并劝说吴洋趁机收了那小学妹做女友。还有个室友打听到了安冉所在的系别和寝室,只是吴洋却没做出任何举动。

安冉一直在同来送她的家人聊天,吴洋并没有向安冉打招呼,他继续低头玩手机。

吴洋上了火车,他百无聊赖的点开微信查看附近的人,吴洋发现了列表中第五有一个名为“冉冉”的女生。吴洋觉得面熟,点开她的头像才恍然大悟,那人竟是安冉。

“照片远比本人漂亮的多,差点不认识了。”吴洋自言自语的道。

吴洋加安冉为好友,不到五分钟安冉就通过了。

“你好,你是A大的安冉吗?”

“是的,你是……”

“我也是A大的,大你两届,我名字叫吴洋。”

“哦!”

吴洋收到这样一个字,等了好久不再有新的消息过来。吴洋想同安冉说起两人曾在A大有过交集的那件事,不过一旦提起岂不尴尬。

吴洋想说点别的又觉得两人并不太熟,何况安冉的那个“哦”字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吴洋实在不擅长于同女孩子聊天。

就这样,安冉这个名字静静的躺在吴洋的微信好友里,就如同大多数微信好友般,或许这辈子都不会交流。

吴洋的工作很枯燥,生活很单调,无非是办公室和宿舍两点一线的跑。吴洋觉得自己如同某机器上的一枚螺丝钉,而且是可替代的螺丝钉。或许像钟表内部的一枚齿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转动不休。迟早他这颗齿轮会被磨损,而又有新的齿轮来代替。

吴洋搭地铁回住宿的地方,至少要一个半小时。因为这个缘故他早上也很早起来才误不了上班时间,吴洋有时忙的连饭都吃不安稳,所以对于父母催促他快些找个女友谈恋爱结婚之类的话,吴洋只好充耳不闻。

吴洋很少发朋友圈,他的性格内敛,不喜欢张扬也不怎么喜欢分享。何况朋友圈早就变质了,朋友圈不止有朋友。父母亲戚、七大姑八大婆,小学至大学的同学,还有同事上司。

比如吴洋公司的一个刚来没多久的员工,因为一天加班到深夜,只能吃泡面充饥。他发朋友圈抱怨道:“哎,今天又加班到这么晚,好累好饿。”

吴洋看到上司在他朋友圈下留言评论:大家都是这么晚。

然后还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那笑的可谓是意味深长。

至此那新来的同事便被经常留着加班,美名其曰,为了更好的提高他的工作能力。

吴洋深夜到寝室,他泡了一碗老坛酸菜牛肉面,看着朋友圈里的美食,正好下饭。他想象着自己也在高级餐厅吃着精美而昂贵的美食。

吴洋刷朋友圈,他又看到了安冉的动态。

“夜已深,华灯初上,喝杯红酒有助睡眠。”

配图极美,精致的桌布上有几支盛开的玫瑰,一只高脚杯里面注入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葡萄酒。背景虚化,依旧能看的出是窗外的万家灯火。

吴洋默默为安冉点个赞,尽管他知道安冉此刻或许跟他一样在吃泡面。

吴洋所读的那所大学实在是普通的很,当初吴洋来这里找工作也颇费了一番周折。吴洋的标准是一再下降,就算专业不对口,差不多的也可以。

那段日子真是苦不堪言,吴洋租住着廉价的地下室,啃着咸菜馒头。他又不敢跟家里人说明情况,吴洋出生在一个小镇。他父母供他上大学很不容易。眼看从家里带的生活费就要用光,吴洋有些自暴自弃,差点去做了快递员。据说送快递的只要肯吃苦,每月的工资还可以。

隔天安冉又发朋友圈:

“公司的茶水间,咖啡味道实在不怎么样,我还是凑合着喝白开水吧。”

配图是茶水间一角的咖啡机。

吴洋不喜欢发朋友圈,但他却喜欢点赞。安冉大概每一天都发朋友圈,她也许是深谙某些道理,发的不频繁不刷屏,内容也不怎么让人反感,最起码吴洋这么认为。

“今天阳光真好,B市并不像想象中雾霾那么严重。”

安冉的配图是一张湛蓝的天空。

吴洋顺手点了个赞,他下了地铁抬头看天,一片灰蒙蒙。

如果吴洋不认识安冉,定以为安冉的生活丰富多彩令人羡慕。

安冉喜欢晒美食,她说拿铁不如卡布奇诺好喝,她喜欢多奶多糖的。并附一张花式咖啡的图片。

她发拉丝的披萨,精美的甜品,被切开可看见里面嫩红色鲜肉的五分熟牛排,亦或者是各个菜系的中餐以及环境优雅的餐厅。

“这些食物承载着多少人的情感和记忆!”配图竟是豌豆黄和驴打滚。

吴洋咬了一口手中的煎饼果子,然后点赞。吴洋心想,明日她该发卤煮火烧和豆汁了吧?不过那东西一般人吃不习惯,臭的臭,馊的馊,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许多人爱吃。

果不其然,安冉从没往朋友圈里晒过那两样美食,她有时晒的是豆浆油条或者是各种粥。白粥、小米粥、黑米粥、八宝粥、在加上几样酱菜和烧饼,吴洋看这些吃饭,就算是公司食堂那万年不变的菜肴他也能吃出别般味道来。

安冉发的朋友圈对于吴洋来说渐渐成了一种戒不掉的习惯,而吴洋不知道自己的点赞对于安冉来说是否有意义。

安冉也发九宫格自拍,那些自拍的背景是B市著名旅游景点、公园、地铁站等。安冉的自拍犹如大多女孩子自拍般,那种追求完美的劲头令人佩服不已。

也许两人的缘分是在三生石里注定的,终于有一天吴洋又碰到了安冉。吴洋刷朋友圈,安冉刚发的一条: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配图是一张雨夜。

已是深秋,外面下着雨,李清照的这首《声声慢﹒寻寻觅觅》倒也应景。地铁到了一站点,安冉走了进来正好就坐在吴洋的身旁。

安冉在座位上低垂着头,她两手覆面双肩微微抽动,似乎在哭泣。吴洋并非一眼就认出了安冉,地铁过了两站地,吴洋才从旁边女孩两眉之间的痣认出是安冉来。

吴洋拿一张纸巾递给安冉,那纸巾散发着绿茶的香气。

安冉对于陌生人递来的纸巾愣了一愣,吴洋也觉得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唐突。

“你是A大的安冉吗?我也是A大的,我叫吴洋。”

“吴洋?”安冉似乎记不起来是谁。

“火车上,附近的人……”吴洋提醒。

安冉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她微信里的陌生人是在加的太多。

“你大一时,我们在食堂相撞,你洒了我一身汤……”

安冉终于想起了,或许是因为那块卫生棉的缘故,安冉脸如同火烧云般的红了。

安冉和吴洋算是正式认识了,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中遇到校友不容易,遇到同一个镇的就更难,只是两人都不是善谈之人,他们礼貌的交谈了几句然后随着地铁的到站各自分开。

不知为何,吴洋好像接连几日没看到安冉发朋友圈了。吴洋点开安冉的朋友圈,里面空无一物。吴洋想起那晚地铁上的偶遇,安冉似乎很是伤心落寞,或许她关闭了朋友圈或者清空了一切。

吴洋有些挂念那个落寞的女孩子,这两个月的默默观望,安冉已然成了吴洋生命中最熟悉的陌生人。

很少发朋友圈的吴洋转发了一篇文章《愿你多发朋友圈》,吴洋这文刚发出去下面就有许多留言。

“老吴今天怎么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以为你失踪了。”

“小洋哥哥我可是天天在发朋友圈,就今天没发,你说不是我吧!”那是她的表妹。

“小洋你小子想谁了,让谁多发朋友圈?”

“吴洋,闷骚货,闷骚货……”

“就是,想谁直接发微信,看什么朋友圈!”

一大堆回复就是没有安冉的。

吴洋试着给安冉发微信:“在吗?”

他发出去就后悔了,这两个实在是无聊,但他多么希望对方回复“在,什么事?”

那边的安冉等着吴洋继续发什么给她,这边的吴洋因为安冉没有回复他只能失望的给手机充上电睡觉。

第二天,吴洋又能看到安冉的朋友圈了。里面的东西并没有清空,所发的美食一样也没少。吴洋恍然大悟,原来安冉把他屏蔽了。为什么屏蔽他?大概是难为情吧!

吴洋发:

“茫茫人海,总有一人让你莫名其妙的牵肠挂肚。今夜,你吃的什么?我在吃红烧排骨!”

吴洋的这条朋友圈设置成只有安冉可见。

过了半个小时,安冉发了今天的第二条朋友圈,一般她都是一天只发一条的。

“好饿,来盘番茄牛腩!”配图是一碗泡面。

安冉的这条朋友圈只限吴洋可见。

吴洋激动万分,他给安冉发微信:“还没睡吗?”

安冉回复:“跟你一样,在吃泡面!”

吴洋的确是一个闷骚的理工科男生,追女孩子被动到令人耻笑的程度。

不过同在他乡的两颗孤独的心终于慢慢接近了,两人微信聊了一个多月才相约在咖啡馆见面。

吴洋不爱喝加奶加糖的咖啡,他却点了两杯卡布奇诺,杯子上有着心形的雪白奶泡。

安冉却没有用手机把咖啡和精美的甜点拍下来发到朋友圈,淡粉色的马卡龙被她轻捏在手,似乎连那难得出现的白云都染为了粉色。

“你知道吗?我发美食只是想告诉家中父母自己有按时吃饭,而且吃的很好。”安冉浅笑。

“我知道!”吴洋道。

他还知道,安冉只身来到这个城市的孤独和寂寞,犹如两年前的他。他们都是小镇走出的孩子,努力想要融合进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城市,也努力想像家乡人证明自己真的活的很好!

是的,安冉和吴洋真的活的很好!他们两人在一起,天大的难题都安然无恙。


想看更多请点击:师玖玖短篇小说合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