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五十五)锁魂取魄

回去后,排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不得眠,脑子里就像过电影一样,回放着今天的案发现场的画面,可能是因为第一天以警察的身份上班,所以内心有些兴奋。突然脑海里想起了白天在吴下村遇到的那位邋遢长者,总觉得他白天说的那句话里有话,听着让人耐人寻味却又玄疑不解:“锁魂取魄,阴灵归天……”

第二天上班,排骨便将那名长者的情况向刘队汇报了一遍,刘队听后似乎也问到了一丝玄机的味道,于是安排林青排骨二人前往东林大王庙一探虚实,自己则带着野狗继续前往案发之地走访、排查、取证。

这东林是桐城的一个下属县,距市区三十余里路,哪里有个云归寺倒是很出名,每逢初一十五,善男信女都会去那里烧香拜佛,倒是这大王庙从未听人提及过,也有可能就是那位长者的随口一言,但是总归还是要去碰碰运气。

不多久二人终于抵达东林,找几位路人打听了一下,原来这大王庙就是一个没有什么香客的落魄小庙,而且在东林西山的半山腰处,本就庙小,再加上路途崎岖,难怪人迹罕至,无奈二人还是根据路人所指的方向寻了过去。

刚至庙前,就见一位头顶蓑笠、身材佝偻之人,正在庙侧的庄稼地里忙活,二人直接进入庙内,可是四下空荡无人。庙虽残破,却古朴清幽,此时正值盛夏,骄阳似火,但是秒内却清凉宜人,主殿前的空旷之地遍布杂草,但是庙内的菩萨却是一尘不染,案上的香炉里三柱青烟袅袅而上,看来这住庙之人甚是虔诚。

二人正纳闷为何不见守庙之人,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位小哥还是来了!”

排骨回过头来,只见那人取下头顶的蓑笠,一边用手帕擦拭额头的汗水,原来此人正是之前在吴下村遇到的那位长者,只不过刚才在庄稼地里背对二人,一时竟没有分辨出来。排骨一阵欣喜迎了上去:“大师,原来是你啊,可算是找着了,这庙建的也太远了!”

长者引二人移步桌边,并给二人俸了两杯清茶,此时正值盛夏,清茶下肚甚是杰克。接着长者直奔主题:“小庙寒陋,几杯清茶聊表心意,你们是为了吴下村那庄命案而来吧?”

林青一边点头致谢一边回道:“不只是吴下村,还有泸水村。”

长者放下茶杯,微微点头:“有所耳闻,只不过这破案本是你们警察的事,为何不辞辛苦要来找我这个不问世事的老头呢?”

排骨连忙回道:“那天在吴下村见你口中念叨,锁魂取魄、阴灵归天,虽然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总感觉大师你知道些什么!”

林青此时也跟着说道:“是啊,毕竟是两条人命,此时桐城已是人心惶惶,外面传言议论纷纷,如果大师知道真相,还请指点迷津!”

此长者其实在八九十年代,是桐城一带有名的法师,当时人称桐冠法师。那时候医疗技术并不发达,再加上南方人一般较为迷信,如果遇到一些奇怪或者突发之事,经常会归结于鬼怪作祟,便会请一些巫婆神汉来家中做法。

那时比较流行的怪异现象是鬼摸身,摸过之后便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疯疯癫癫,还有什么叫魂、与鬼对话等等,不过说也奇怪,每次桐冠法师做完法之后,赐几道灵符,患者还真能痊愈如初,所以桐冠法师的名气在桐城境内不胫而走,只是后来不知为何,他突然隐匿行踪,随着时间流逝,桐冠法师的名号也就慢慢被人们淡忘,也难怪排骨跟林青不认得眼前之人,那时候他们才刚刚出生。

长者面露难色,沉思了片刻:“这两名男孩的年岁可都是十三岁十三天?”

林青见他说的分毫不差,颇有些惊讶,看来他必定知道内情:“大师您是如何得知?这死者的资料只有警局才有,外面的人一般不会知道的如此详细!”

长者继续:“此乃至阴命格,按照道法来讲,他们的魂魄用于修炼或者祭奠强灵,乃是最好不过的引子!”

排骨这时有些犯难,从未听过如此玄幻之事,这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口中自言自语:“修炼?祭奠强灵?难道这世上还真有修仙练道之说?这祭奠强灵又是何意?”

长者微微一笑:“所谓修仙练道,不一定就是为了得道成仙,有时练的是内心、是一种境界,引发对人性对万千世界的另一种感悟,如果剑走偏锋,或者执念太深,便容易丧失本性,做出有违天道之事。而祭奠强灵,便是将封印的神灵强行放逐出来,要么引入本身,要么加以操控,所谋之事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不过……。”

排骨快言快语:“只不过什么?”

长者继续:“只不过这取出来的魂魄,需要借助吐纳灵气之物作为媒介,方可将其引入到所要召唤的神灵体内,这样强灵才能复活。”

听到此处二人三观尽毁,这都什么年代,竟然世间还有此说,但面对长者,也不好提出自己的质疑,于是继续问道:“那他们如何锁魂取魄?”

长者小抿一口清茶,眼神清幽:“两名男孩身上皆裹有红布,红布一般是为女人的衣服,将其浸湿加身,正是至阴之物,用其裹身,且淡妆艳丽抹,正是要将这些孩子的阴魂锁住。而额头上的针孔,定是分魄针所致,分魄针从眉间灌入,正是为了分魄,同时也是为了泄魂。”二人听的云里雾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排骨接着追问道:“那他脚底的秤砣又有什么说法?”

长者:“秤砣又名坠魂砣,因为取魂是件极其讲究的事情,所谓人有三魂七魄,丢失任何一魂一魄,都无法得到完整的阴魂,所以这坠魂砣和红布裹身就是为了将魂魄牢牢锁住,然后由分魄针将其引出。”

林青大概听懂了他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说有人先锁魂、再引魂,最后再泄魂取魂,那你可知道是谁会用如此阴狠的损招?他的用意又是何为?”

长者竟面露笑意:“呵呵,这可就是你们警察的事了,我能提供的东西就这些,真的再无所知。不过既然是取魄,那必定是用于修炼或者祭出强灵,你们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见此长者言尽如此,看来确实是不知何人所为,但是排骨、林青还是非常感激,毕竟提供了一些侦破的线索和方向,总比之前像一群无头苍蝇一般强出太多,二人拱手道谢便出了大王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青回到家中已近十一点,她的妈妈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换做平时,这会儿她早应该睡觉了,但不知为何今天却拖了这么...
    巴茅山阅读 810评论 26 24
  • 还没进入酷暑,整个人就热的恨不得脱几层皮。感觉身上有熊熊烈焰在燃烧,在咆哮,在愤怒,炎热带来的躁动,无处舒缓。如果...
    逍遥糖糖阅读 44评论 0 0
  •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狐锕珀阅读 38评论 0 0
  • 今天的沙龙,是自己近小半年来,听得最认真和用心的一次!这次听沙龙,不再是像以前一样,带着耳朵听,然后过一下脑子,左...
  • http://bbs.kaoyan.com/t2501727p1 5周高数,2周线代,1周概率 数据结构 45分计...
    ltvieri阅读 1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