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  惯

       2017年1月17日,回茂名鳌头老家携母亲去湛江吴川的姐家作客,在老家时,我习惯摇一下家门囗的小水井,希望有水溢出来洗手,一摇,没水,再摇,没水,继续摇,依旧没水,这时,母亲过来说:没水了,几十年没断过水,现在一滴都没有了,可能是太旱了,真不方便……

       印象中,老家的老井一直没有干涸过,滋养了我们一家几代人几十年!此刻,我感觉不像母亲仅仅是不方便而已,涌上心头的,还有一股莫名的低落与惆怅。

        以往,失去的,我默认了,也习惯了,现在,伫立在家门口的我,我习惯的老家是:不塌的老房子、健康的母亲、有水的老井、茂盛的琵琶树……

         记得小时候读过这样一个故事:太阳说要娶妻生子,青蛙们知道后,向天上呱呱大叫,宙斯被它们吵烦了,问它们有什么怨气,一只青蛙说:现在太阳还是单身,就烤干了沼泽地,逼得我们惨死在自己的家园中,如果太阳再生一些小太阳,那我们怎么活?

       这些青蛙真聪明,是一群有思想有预见性的好青蛙,它们的目的很明确:它们要像以前一样,习惯在湿润的沼泽中,在温和的阳光下快乐地活!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习惯是这样解释的:常常接触某种新的情况而逐渐适应,在长时间里逐渐养成的、一时不容易改变的行为、倾向或社会风尚。我想,人之所以习惯,应该是因为无奈或者舒服,以致于很多人不想失去一些习惯。有些习惯,失去了,会不自在,会痛苦,例如:家里乖巧的小狗丢了,情侣分手了,总有一段时间让人失落得如坠深渊!而有些习惯没有了,可能是翻天覆地的,也许因此有些人的一切灰飞烟灭……

       说到那么严重的习惯,让我想起韩德云,对,你也许不懂他是谁,我最深刻的是,他连续7年提交“官员财产公开”提案的人大代表。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他再次提交了此提案,据说此提案一出,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然后代表们在无声中按下了否决钮,否决率是:99.99%!咦,等一等,那证明还有0.01%的是清官,财产来得清白的官员。后来才知道,那0.01%的人,仅有韩德云一个人,只有他按了通过钮。

      韩德云,你想去打破99.99%的人的习惯,那不是找茬?这与螳臂当车有区别?如果你在2017年还能当人大代表,那我建议你学一下张晓梅委员,提议一下“男人应该给老婆开工资”之类的话题,哈哈,扯远了,就此打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据说坚持做一件事情三个月你就会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一个好的习惯应该被坚持下去,可是我好像丢了曾经坚持下来的某个...
    城市奧特曼阅读 108评论 0 0
  • 古代文学课上老师讲苏轼,忽然看到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我竟又是满眼泪花……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
    我没故事也没酒END阅读 88评论 0 0
  • 最近几年,感觉自己思想成熟不少,不论是业务理解,还是待人接物,都比初入职场那几年要周到老练。 可是仍然让自己无法满...
    清谷正在勇敢阅读 531评论 0 0
  • 六十岁的老者哈罗德 生活乏味亲友疏离 却因一份信而选择一个人 徒步87天、627英里 给癌症的老友奎妮 活下去的信...
    听雨眠Rainie阅读 1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