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

夏日午睡时刻,我沿着滚烫的街道朝莉莉家走去。

镇上很静。人们在阴凉的地方打盹儿。商店虚掩着门。路边的垃圾堆上面苍蝇嗡嗡作响。

我想快点见到莉莉,可我的两只塑料凉鞋的带子快要断了,我担心鞋子会从脚上飞出去。

我走过五金店、干洗店、水果摊、文具店和一所中学。经过熟食店时,我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台子上跳芭蕾舞,被许多眼睛盯着,踮着脚尖从一端旋转到另一端。

那家店是赵浩的爸爸开的。

我和莉莉经常在一起讨论镇上的男人和男孩们。莉莉依照外貌和风度把镇上的异性分成了五个等级,第一等级的名字像太阳一样出现在我们口中,第五等级的那批却像一块肥肉被我们好不留情地贬低。

赵浩属于第二等级。莉莉说虽然他模样不错,个子也高,可就是稍微有点驼背,挺可惜。

我从没有主动谈过赵浩,即使在莉莉面前。他的名字我说不出口。

每当莉莉提起那两个字,赵浩,我都像听到一阵打雷的声音。

那是被我在内心无声呼唤的名字,赵浩,赵浩,那是我在黑夜里群星和寂静。三年前他跟着爸爸搬到镇上那天起,他就像火一样,燃烧着我的梦魂。

我来到镇上找莉莉就是为了他,为了跟莉莉谈论男孩们时不经意间听到他的名字。

我站在莉莉家门前准备敲门的时候,莉莉穿着一条白色吊带裙走出来。她的胳膊很白,裸露在外面,胸脯那里空荡荡的,里面没有内衣。

“我就知道今天会有人来找我,不是你就是赵浩。”莉莉说。

“他说要来找你吗?”

“没有。”

“你刚才说他会来找你。”

“我家的猫又生了,我带你看看。冰箱里冻有冰棍,我给你拿一根。你这几天身体没有不舒服吧?”

“没关系。”

莉莉把我领到院子里的一个凉棚下面。那里一堆破布,一只黑色母猫躺在上面给小猫哺乳。

“这次本来生了三只的,死了一只。”莉莉说,“送你一只吧?”

“家里不准我养猫。它们可真小。”我说。

“是啊,不过很快就长大了。下次你过来,它们就跟现在不一样了。”

“莉莉,你刚才说他来找你。”

“等我一下。”

莉莉跑进厨房拿出一个空油壶,朝街上喊:“这个,拿走吧。”

一对老夫妻正推着轮椅经过莉莉家门口。男人没了双腿,垂着头坐在轮椅上。女人在后面推着。轮椅后面的扶手挂着一个很大的编织袋。他们在捡能卖钱的东西。两只脏兮兮的狗跟在轮椅后面。

女人接过油壶放进袋子里,推着男人离开了。

“他们多可怜啊。”莉莉说。

我们又看了一会儿小猫。莉莉没再说话。我也没有。

过了好一会儿,莉莉才说:“天气真热。”

“是啊。”我说。

“闷热。怕是会下雨。”

“是啊,”我站了起来说,“我得回家了。”

“再玩一会儿吧。”

“我的弟弟应该已经睡醒了,我得回去照顾他。”我说。

从莉莉家出来,再次经过赵浩家门店的时候,我在路对面站了一会儿。也许不止一会儿。我离开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了。

二楼就是他跟爸爸睡觉的地方。一个房间的窗户开着。那就是赵浩的房间。他就在里面。

我想大喊一声赵浩,我想喊他的名字。在他的窗户下面。这样做不合适,我对自己说,还是不要丢脸了。

我继续站在那里,仰着脸,像傻瓜一样。

莉莉要跟赵浩谈恋爱了。他们会牵手,会在镇上偷偷约会,他们甚至会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接吻。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想,就是这样的。

天上开始出现乌云,开始起风了。人们从睡梦中醒来,镇上有了声音,渐渐热闹起来。

风把那扇窗户吹得砰砰响。

我必须离开了,在被人发现之前。

“赵浩。”

我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有人喊赵浩,赵浩。

当我意识到这声音从我口中发出时,我打了个哆嗦。

我连忙踢掉脚上的凉鞋,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