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3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叔孙武孙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家室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叔孙武孙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子贡说:君子的过错就像日食和月食一样啊:有了过错,人人都看见了,改正的时候,人人都仰望着。

卫国的公孙朝向子贡问道:仲尼的学问从哪里得来的?子贡说:周文王武王之道,没有坠落在地上,而在人间传述。贤德的人论述大的方面,不贤的人记述小的方面。没有哪个地方没有文武之道的。老师怎么能不学?而且为什么要有固定的老师专门传授呢?

叔孙武孙在朝廷上告诉大夫说,子贡比仲尼要好。子服景伯把这话告诉了子贡。子贡说:譬如房屋的围墙,我家的围墙只有肩膀那么高,在墙外可以看见室内的好东西。老师家的围墙有几丈高,找不到大门进去,就看不见他那宗庙的美好,房舍的富丽堂皇。能够找到门的人大概是不多的。叔孙武孙的话不是很自然的嘛。

叔孙武孙诋毁仲弓尼。子贡说,不要这样做,仲尼是不可毁谤的,他人的贤良好比丘陵,还可以越过。仲尼就是太阳和月亮,是无法超越的。人们即使要自绝于日月,那么日月又有什么伤害呢?只能更多的表现出他们的不自量力罢了。

陈子禽对子贡说:你对仲尼太谦恭了吧,难道仲尼就比你好吗?子贡说:君子一句话可以使人认为他聪明,一句话也可以使人认为他不聪明,说话不能不慎重啊。仲尼他老人家是不能比的呀,就好比天是不可以从阶梯而攀登的,他老人家如果得到邦国来治理,就会如同我们所说的能立足的则立足,引导百姓向前走,百姓就会跟随着。安抚百姓,百姓就会来归附。动员百姓,大家就会同心协力。他老人家活着光荣,死了令人哀痛,我怎么能比得上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