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永远对生活满怀兴趣

李在波士顿一处公寓前铲雪,给租户修理水管,男主无表情的生活镜头在堆着厚厚积雪的冬天里看起来有点乏味。直到一天早上李接到哥哥Joe住院的电话,剧情开始随着李回到小镇曼彻斯特为哥哥Joe的后事和侄子帕特里克的相处展开。

海边的曼彻斯特小镇有异常寒冷的冬天,在这冬天严寒的地区李和他的朋友们一样是个嗜酒的男人,他有个圆满的家庭,妻子,两个可爱的女儿和一个襁褓中的小儿子。他在一个寒冷夜晚给壁炉生火的疏忽中引发火灾,孩子们遭遇不幸,一场大火摧毁所有。

李的自我就此破碎,他绝望地过着无望的生活,没有任何兴趣爱好,日复一日的重复铲雪和修理。生活消遣除了面无表情地盯着曾经最热爱的球赛,再无其他。对住房条件无所谓,对金钱无所谓,对他而言拿最低的工资干最重的活也无可计较。老板找他谈有很多顾客投诉他态度冷漠不友好,但这就是隔离了一切可能性社交的李。封闭自我的李。缤纷的世界里,他只需要独自沉默的过活就够了。

眼泪一粒一粒地从眼角流到唇边流到脖子,身为观众的我们可以在感受到沉重压抑时用眼泪去感怀和释放,作为命运主角的李,他只能沉默地承受着痛苦和挣扎,如死水般生活着,他的情绪只在暴躁时展现出来,暴躁易怒是他仅有的宣泄窗口,而当他释放暴躁时,你会看到在他心里更深的痛苦和抑郁。

小灰感觉结局很仓促,希望更美好些。在我心里这已是非常好结局。想起尼采那句凡不能毁灭我的,必将使我强大。何种程度的打击才能够刚好使人强大?大抵是在心理承受的临界点之内的。可真正的毁灭却会摧毁掉一个人所有的希望,在痛苦或麻木的深渊里看不到一丝光亮。生如蝼蚁,惟有一具行走的身体苟于人世。

当侄子第二次问李,为什么就不能留下来呢?李本该如他一直压抑着强烈的痛苦过活那样,在侄子帕特里克面前维续出叔叔和唯一监护人的强大模样来,但他没有,因为心里的痛苦已经远远超越了内心所能承受的生命之重,这重量太沉了,它能轻易压碎表面上的强大。内心已经处在崩溃边缘再无气力承受的李回答帕特里克

“我撑不下去了”,“我撑不下去了”——I can't beat it.

这是人性的真实。创伤无法愈合,痛苦战胜不了时,唯有逃避。

帕特里克恳求叔叔留下来跟他一起生活,此前有明显距离感的两叔侄已经产生联结。对住房无所谓对所有都无所谓的李,也不一样了,李继续寻找带有两室租房的工作地,方便日后侄子去小住几日。他的生活开始有牵挂。从无望到希望,就是那一点儿牵念重新落在了往年尘封的死灰土壤里,那一刻我感觉李活过来了,他终于能在深渊里呼吸到世界的空气。

希望是美好的

希望在我们还有很多奢望的时候想做什么就去做,趁着人生还能挣扎一会,去尝试,去改变。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王小波

愿你永远对生活满怀兴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