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历历在墓之金陵帝王(1)

目录 :金陵帝王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 回家

    2013年2月20日,上海松隐山庄。

      迷蒙的天空中飘着鹅毛般的雪花,渐渐的给这座充满静谧城市铺上了一层白纱。可惜这样并不能隐藏陈枫那暗含的苦楚,反而像是未经细制的粗盐,残忍地撒在他本就冰冷的心口,传来阵阵难以忍受的刺痛。

      距你去世三年整了,语嫣。

      陈枫用手将汉白玉墓碑上的积雪轻柔地拂去,接着呆呆地注视着碑上的名字,眼睛不禁湿润起来,你知道吗?这三年我活着有多难熬,我总是无数次梦到那个夜晚,那个让你我痛彻心扉的瞬间。

      他亲吻了那个深爱着的名字,嘴唇接触墓碑而传来的冰冷让他回想起了那个倒在血泊里的女子,那段触之则痛的回忆。

      陈枫慢慢跪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手中紧抱的玫瑰也已在不知不觉中散落一地。他轻声呼唤着女子的名字,心神早已迷失。

      在冷冽的寒风下,仿佛看到了她那倩丽的身影,陈枫倚靠在碑前,默默地看着她,“你是来带我走的吗?”“是啊,跟我走吧。”银铃般悦耳的女声在耳边回响。陈枫自嘲地笑了笑,“走吧,我们走吧。” 

      不知何时,陈枫突然感觉肺里要裂开一般,猛地起身大声咳嗽,才发现他已经躺在了床上。

      环顾四周,一位帅气异常的小伙正背坐在茶桌旁,他穿着一身休闲夹克,正在无聊的摆弄着象棋。

      林琅天头也没回地道:“你晕倒在姐姐墓前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喝药吗?”他抬手指了指还在发着热气的水杯。”陈枫笑笑,轻道:“不用了,给我来只烟。”他转过身来,一脸无奈的表情,不情愿的从胸前的兜中掏出一根中华,扔在了陈枫的面前,“就知道你不会喝,”他一把抓起那个水杯,一口灌了下去,“我泡的是茶。”

   陈枫点起烟,深吸一口,感觉胸腔里难受之极,但也没管,笑骂道:“你小子找揍啊,敢情是给自己泡的啊。”

      “嘿嘿,”他躲开了陈枫的拍击,继续道:“姐夫你别生气啊,要不是我发现得早你现在就变成冻死骨了。”“是呀,是呀,多亏你了,臭小子。”陈枫听见他叫姐夫,心中又是一阵难受,林琅天见他表情不对,忙劝道:“姐夫,你别这样下去了,都过去三年了,你也该原谅自己了。”陈枫苦涩一笑,这件事,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陈枫不想再提此事,便转移话题道:“生意还好吧?”(林家虽然没落,但林琅天是唯一的继承人,现在的他接管了父亲的部分生意。)“还是那样,古玩这行一会好一会坏的,跟炒股一样。要是姐夫你过来帮我就不一样了,我可就.......” 

      桌上许久不用的手机突然响起的刺耳铃声打断了林琅天的美好想象。“姐夫,你的电话。”陈枫拿起手机,看着显示屏上熟悉的号码,“谁打来的?”林琅天好奇地问道。陈枫紧皱眉头,说:“我大姑。”按下接听键,便听见一个急切的女性声音,“是枫儿吗?”“是我,大姑,怎么了?”“哎呀,你二伯的出事了,你赶紧回来一趟吧。”

      “二伯他怎么了?”“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赶快坐飞机回来,我派人去机场接你。”“好好好。”他心中焦急如焚,赶忙答应下来,二伯早年就患有心绞痛,不能长时间工作。

      听到二伯生病,陈枫自然不能不管不顾,当即掀开被子,穿好衣服。“出事了?”林琅天也是觉着不对劲,问道。他点了点头,“我二伯出事了,我得回趟湖南,你呢?跟我一起吗?”琅天也站了起来,拍拍胸脯道:“那当然了,现在我就剩你这么一个亲人了,肯定是跟随姐夫的脚步了。”“行,事态紧急,咱们现在就出发。”

      “好嘞,我现在就去安排。”

    三个小时后,两人顺利出了黄花机场。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有人在叫小三爷。

      陈枫扭头看去,定睛细看,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波叔,怎么是你亲自来了?”陈枫上前将他拥住,亲切的问道。

      申建波大概四十来岁,国字脸,身材瘦长,脸上留着独特的卷曲络腮胡子,一双微眯的小眼射出骇人的精芒,身着传统的汉服装束,右手大拇指上顶着一只品相极佳,水头够长的黑冰(翡翠的一种,业界内,因其质地飘黑,仿佛一幅水墨山水画,老行家也称其为“水墨画种翡翠”。)  

      陈枫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玉扳指,它曾经戴在二伯的手上,每个拥有它的人都是陈家古董交易产业的管事人。

      “二伯他到底怎么了?”波叔摇了摇头道:“我也没办法说清楚,小三爷你去了便知道了。”陈枫深知波叔的个性,一旦他这样说,那就不是小事。

      “那就不要再耽搁时间了,波叔,我们赶紧出发吧。”“好。”

      大家坐上波叔的红旗HQ3,赶往了长沙市区。波叔回头看着陈枫,欲言又止。陈枫不明所以,在车上越想越不对劲,但又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干脆不去想了。于是对波叔道:“对了,先给你介绍一下我身旁的朋友”“你的这位朋友的身份我也能说上一二,这位小哥身强体壮,十指却十分纤细白嫩,柔韧性想来不差,而且双手小指留着长而细的指甲,是卸甲派的人吧。”

      说着,波叔的脸色有些不善,陈枫自然也是闻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火药味想来波叔恐怕也看穿了他是林家的人,忙解释道:“他是我的小舅子,林家败落后跟了我,往事已过,整件事也与他毫无关系,波叔你又何必再计较?”

      林琅天没有说话,他知道这次来湖南遭人质疑是肯定的,毕竟确实他是林啸海的儿子。他不在乎,也习惯了。“这样最好,”波叔看着后视镜里沉默的林琅天,“你是小三爷的朋友,我们回会以礼待之,但你要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波叔没有再往下说,仅是冷眼相对。陈枫用眼神示意林琅天不要在意,他冷哼一声,点了点头,扭头望向窗外。

      车中的气氛着实有些尴尬,波叔时不时问问陈枫最近的状况,他也是如实回答,在不知不觉中,车子到达了目的地——岳麓山脚。 

      陈枫拉开车门,打量着眼前古朴熟悉的宅院,四年前的种种记忆再次袭上心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章 :第二章 不省人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