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独白

就让我在孤独中死去,也好过在现世中残喘。

大概是一个流浪的诗人,漂泊在远方。你问我远方是什么?远方没有诗和田野,没有亲人和朋友,没有梦想和翅膀,远方有的只是寒风的凛冽,刺骨的喘息,还有无穷无尽的哂笑和孤独。

远方迫使你放弃,放弃曾经的骄傲;远方迫使你屈服,屈服异乡的观念;远方使你愤怒,愤怒欺人与不公;远方使你颓丧,颓丧冷落与凋零。你回头,望着那一群曾经宽待你的远在故乡的亲人和朋友。他们欢笑着,只因你是他们的骄傲、坚持和守候。他们对你寄予厚望,他们相信你绝对是个仗剑天涯的侠客,而不是四处逃窜的浪人。

可惜,他们厚望错了,你是个浪人。每每从异乡的不入流逃进故乡的怀抱,又从他们的期望中逃去远方。每一次的浪迹天涯,都好像壮士出征,一去不返。每一次的凯旋归来,都好像欢天喜地,天下无敌。可惜,每到深夜,辗转反侧,也会因为胡思乱想,抹去一把咸湿的泪水。你不会承认,你想,一定是被子太厚,蒙得你出一头热汗,否则擦干以后,怎么浑身都是冰的呢?

此刻,你的偏头痛又犯了。身子是挺直而僵硬,脖子佝偻着,腰是断得没有感觉,眼睛酸疼马上就要出现幻觉。你常听长辈们唠叨,“小小年纪,哪来的腰?”或许在过去你还会辩解两句,只是现在你孤身一人在异地打拼,却怎么也辩解不了了。你呀,就是怕认真,怕回忆,怕辩解。就那么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就挺好。

你有想过回乡的,有好几次,真的连行李都打包好了。可是就在网上订票的时候,你犹豫了。就这么回去么?功不成名不就的?那么当年你信誓旦旦的离开又是为了什么呢?不就是因为不甘和不屈么?现在,这才哪儿到哪啊,你tm就放弃了?再等等,至少以后你回去了可以吹牛说,“当年我也是在哪里哪里的道儿上混过的,某某地方的酒不错,妞儿也不错!”最好卡里存着一笔小钱,履历上也金光闪闪得画着一笔,上面写着“某某大侠到此一游”。

有人问你,值得么?你回答,呵呵。

你有的选么?只是因为不甘而已啊!因为环境不止一次得告诉你作为一个普通人该怎样度过平凡的一生;因为自己那颗生来就放荡不羁不作死就不愿死的赤子之心。听到那么多佛系青年无病呻吟的“南无阿弥陀佛”,看到那么多道系青年道法高超的“顺其自然”,你个傻逼就是无动于衷!哎,真是没救了。那怎么办呢?你就是个俗人啊,每天为一箪食一瓢饮而忙碌。人生吧,哪有那么多哲学道理可讲?俗人,只喜欢钱。

钱有那么好么?你看着那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乐呵呵得说,“钱好哇!钱能让自己吃饱穿暖,能让亲人也吃饱穿暖,有了钱医院不会病没有治好就给你赶出来,有了钱那些虾兵蟹将就不敢对你吹胡子瞪眼赶紧帮你把事儿给办了,有了钱……就可以在看着别人那么拼命挣钱的时候,轻描淡写得说一句,别一切都朝钱看,那么庸俗!这个……恩……哈哈!想想就很爽是不是?”

我在异乡,活得很爽!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梦想,没有钱,只有一颗固执倔强的心。心口有道墙,很厚很硬很结实,风雨不怕,雷打不动。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啊,被棉被蒙得一头热汗,擦干净以后那整颗心都是拔凉拔凉的。

这里的风依旧很冷,嘲讽热得像阳光每天日出东方,过了很多很多年,你还是没能成为他们中的一部分。那怎么办?你是个孤独的人,不入流,很俗,一切向钱看,不会哲学,只会吃饭睡觉。

我会回去吧,一定是要回去的!回去可以吹牛说,“当年我在哪里哪里,一直吃香的喝辣的,日子不要太爽!”恩,应该是这样。我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被异乡的人嘲笑一辈子呢?活成他们那个怂样子,死了算逑,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