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尊师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一千三百年前的长安城,如围棋的棋盘一般,街道纵横有致,宽的叫坊,窄的叫巷,把一座世界中心城市切成豆腐块儿状的格局,四面都可以作为商铺买卖,就这,依旧满足不了各国来此做生意的客商,正所谓寸金易得,寸土难寻。

        主干道是南北走向的朱雀大街,老和尚中等身材,面容清瘦,带着背着行李的徒弟,从子午道南来,由朱雀门进城,宽阔的街道瞬间将他们淹没在拥挤的人潮之中。大唐的皇帝姓李,称老君李聃为先祖,奉信道教。当朝天后曾在感业寺出家,如今位居荣光,甚为推崇佛教,曾作诗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意。”言语之间,诚心展露。

        世界各地的商人来到大唐的时候,也带来了他们的宗教,丝绸之路上的平安仰仗于教徒们的神力。最近街头盛行波斯的拜火教,教徒在街头拢起火堆,火焰中可以幻化出人们想要的景象,商人可以看到元宝,才子可以看到佳人,旅客可以看到家乡,于是名躁一时。今天的幻术在骆驼巷表演,正午时分,师徒二人还没有进斋,急急忙忙在内圈找了个位置站着,“估计就快开始了,等为师破了迷障,我们去化些斋饭!”徒弟话不多,似乎还有些结巴,双手合十,低下头说,"阿弥陀佛!"

        这时,一个胡人走进场地中央,裹着头巾,胡子向上翘,左手举着火把,点燃垒着的木材,火焰瞬间冲向了天空,胡人右手向火中抛洒些金色的粉末,火焰中一下子跳出了许多元宝、珊瑚、珍珠、玛瑙向人群跑去,人们就此躁动起来,纷纷举起双手向空中抓去,抓到后再把手放进口袋,你争我抢,你踩我踏,乱作一团。小和尚稳稳站着,老和尚盘腿坐在徒弟头顶,左手持磬,右手举锤,用力一击,随口念到,“阿-弥-陀-佛-”,声音到处,人们清醒过来,金银珠宝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胡人看到这捣乱的和尚,举起火把劈头便打,一把腰刀划出一道银光正好挡住,“大理寺在此,谁敢放肆!”扑来的军官顺势将胡人拿下。

        将官很是兴奋、牵着高头大马,和师徒二人并排走着,急切地问道,“大理寺卿只说这胡人蛊惑人心,却不能了解其中的奥秘,未曾想大师和高徒竟能一招制敌,破了这胡人的妖术,大师,能说说你的本事吗!”老和尚经历了些风雨,双耳低垂,面无波澜,回了一句,“阿弥陀佛!”将官没有听到任何答案,奇怪了,脑海里却清晰地看到四大天王扑向了刚才的火焰,火焰就是这么灭的。

        大理寺高堂上坐着精干的年轻人,目光如炬,声音铿锵,“我是大理寺卿狄仁杰,敢问法师尊称?”“我是城南实际寺的和尚,听说京城异事不断,特来一探究竟,原来是西域的拜火幻术,这种幻术迷幻人的五官,只需当头棒喝,便可破了迷局。”“大师果然道法深厚,晚生受教了!这里还有一位故人,可以一见。”说话间,从后堂走出一位须眉垂地的和尚,紫金袈裟披在肩上,手持九环锡杖,将官搬了把椅子,上面盖着暗黄的缎子,老和尚见到,匍匐而跪,“阿弥陀佛,善导拜见神秀国师!”国师声音柔弱,如飘过的云彩,“知道是你来了,一路辛苦!”善导道,“国师万尊之躯,屈驾来此,不知有何事吩咐?”国师说,“事情异常复杂,天后捐脂粉钱两万贯,营造神都龙门奉先寺,我上呈了多幅设计,均被否决,一筹莫展。此事关系我教之兴衰,知你绘画造诣深厚,特来拜托于你!”善导道,“阿弥陀佛,事情紧急,当仁不让!”国师说,“既如此,今夜你就进大明宫,卢舍那佛的画像有人亲眼给你!”

        夜,伸手不见五指,迈步大明宫里,烛光照得如白昼一般,只记得走了无数的台阶,再走下去腰快要弯了的时候,出现一个极高的平台,台上建一宫殿,匾额上写着“含元殿”,一个声音绵延地喊出,“善导大师觐见!”门“吱“地一声开了,殿上端坐着一人,娥眉参天,丰颊光华,却没有言语。

        寂静,安静,静谧,沉静……

        "善导大师,退朝!"

        洛阳南面,龙门屹立,伊水从中间流过。尊师善导历时三年,奉先寺建成,天后移驾神都。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