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秘密

小凡的壳(一)

16岁之前的我,白纸一样,没有秘密,无悲无欢。像一潭平静的湖水,只那么静静的流着,没有源头,也不知方向。


我叫仲凡,人如其名,平凡至极。

我是个早产儿,一生下来就成了根“草”。在经营修车铺的老爸拉扯下长大。我很早就上学了,总比同班的同学小那么一两岁,又总是一个人沉默寡言的样子。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我一直没什么朋友。我好像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反正,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那是15岁的我,刚上高一。直到那时,我人生的帷幕才缓缓地拉开了一角。

我智商情商都不高,常在犯迷糊时被老爸敲着头叹气。但还好胜在肯努力又听话,成绩也不差,最后没什么悬念地考上了市重点高中。

我还记得,开学的那天,老爸关了车铺送我去学校。那天的天很阴,明明是秋老虎嚣张跋扈的季节,湿冷的风却吹得人瑟瑟发抖。我一直讨厌阴雨天气,那么阴沉,那么寂寥,泛着冷雨入土的腥湿,好像一切丑恶都无处遁形,好像那些深藏心底的隐语都伴着雨声泛滥,让人没来由的心情低沉。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的,也到了学校。

校门口停满了私家车,一排排望去都没有个头。学校的保安不停地指挥着家长停车,还有学长学姐热心地迎着大包小包的新生入校。大概大家都很重视这新的开始,衣着颇为鲜亮正式。只有我,坐着老爸的自行车,穿着初中的校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可是,我一点也不在乎。或者,是已经习惯了,又或者,是我本就格格不入。

H高的住宿条件很好,四人一间,独立卫浴,还配有中央空调,号称是全省最豪华的校舍。这样豪华的待遇,我自然是无福消受,光想想那一学期的住宿费就让人望而却步。为了节省时间,大部分同学还是选择了住校,而我则是每天坐在老爸的“专车”上回家。现在回想起来,坐在老爸的自行车后座上,哪怕一路沉默,天马行空地任思绪飘飞,这样的时候,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开学第一天,是一贯的班会。南北不分的我,晕头转向地终于找到班级,班上的同学已经到的差不多了。我从后门进去,挑了一个不起眼的座位。嗯,都是新面孔。但显然有很多同学已经熟稔地攀谈,称兄道弟起来。这样的场合向来不适合我,只是低头打开已经分好的新书翻看。班主任来了,是个微胖的老太太,教生物,带着金丝边框的老花镜,很和蔼的样子。她交代了事务,又选了班干,就放我们自由活动了。大家欢呼一声,就成群结队地簇拥出去,有的商量着回寝室收拾,有的约着“探索校园”。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嗨~你是仲凡吧?”

……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