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为题写…


“建国以后动物不许成精。”

报纸上的这句话让老郑心头一紧,他紧张的卷起报纸,尽力保持头的方位不变,将视线从左到右快速扫视了一遍。好在没有人注意到他,紧张的神经让胃酸沿胃壁翻滚,打转,他掏出口袋的手帕,颤颤巍巍地抹去形状突出的u型秃顶上渗出的细密汗珠。

“啪。”

一声脆响,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按住了那颗鬼鬼祟祟的脑袋。

老郑只觉得头晕目眩,头顶上升的热气受阻,眼前的视线因为细微飘渺的热气而变得模糊。他紧张的伸了伸脖子,抽气呼吸的频率加快,让他看起来越来越像一只嗅来嗅去的老鼠。

“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头顶凉飕飕的声音传来,语气冰冷,老郑冲上头顶的热气瞬间散了半去。

老郑的头扔在发抖,视线想要向上却被那手的力道生生压了下去。这颗形状奇异的头颅,不久后,也就只剩下头了。

果然,在力道收紧的趋势下,老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横冲直撞,失衡的感觉冲破了头,老郑眼里最后的画面,是黑色的手状的阴影,和一个灿烂的过分的笑容。

他走上前按住那颗脑袋,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大概有点反胃。也许是那些黏黏腻腻的汗珠吧,我这样想着,也不自觉的咽下反酸的口水。快点吧,我心里这样想着,他手上的力道也重了。

几乎没有反抗,那个大叔就没有了身体,只剩下一个脑袋,空洞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呀转。

这种过程,我们大概还要习惯几次吧。

“诶不科学,咋就只剩脑袋了。我刚刚猜的老鼠呢?”我不相信想要上前问问看。

他回过头来,表情茫然。“我们是不是…杀人了?”

我心跳漏了半拍,要不是我看到他嘴角隐去的笑意…上前去给他了个爆头,“不在你背后的手里吗!”

我们研究起来,是个老老鼠了,和我们这些新手级别的反成精组织的人比起来,算是老前辈了。老前辈从背部被捏起,皮肉松散,皮被扯得老长,我上前拨了拨他灰白的胡须,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