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与心理咨询师谈话后的感悟

前几个月因为对生活感到迷茫无助,便预约了心理咨询师的服务,聊了一次以后觉得有所裨益,于是在前段时间开始新工作前又预约了一次,跟进了上次余留的一些问题。今天刚好想着通过这篇文章做一个总结,也聊一下这两次咨询给我的感悟。


1

我记得第一次接受心理咨询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大概在2009年的时候。现在想起来,真是够早的。

当时好像是因为感到压力大还是什么,具体什么原因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我爸妈开车把我带去武汉的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具体聊了什么也记不清了。

印象中是一个很温柔的阿姨,在不断引导我发掘压力背后的原因,我就记得她最后说了一句话,“你对你自己的问题都很清楚,怎么改进你也很清楚,接下来只有你自己才能帮你自己。”

想起来也挺有意思的,十四五岁的我那时候是什么压力?中考压力?我爸妈也挺有意思的,正视了我的心理迷思,还把我带去专业的机构接受了咨询。

后来好像就没有下文了,大概中考结束后压力也就烟消云散了。那时候对心理咨询的概念很模糊,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包括我从小成长环境里,我只知道大家都把在街上衣冠不整,行为怪异的人叫疯子,而不认为他们是有精神分裂症或多重人格等精神疾病。

没有多少人会正视精神上心理上的疾病,身体上的病叫病,心理上的问题更多的被视为矫情,脆弱,神经,或无病呻吟。

直到今天,我身边的长辈也只知道一种精神疾病——抑郁症,但关于它的成因,他们的解释中还是透露着不理解。

我能理解那种不理解,正是因为这种不理解,我在本科的时候辅修了心理学,我想去了解这些心理疾病背后的成因,感谢那一年多的学习,让我后来能具有更多的共情能力。

了解了许多行为背后的成因后,会多了许多理解和宽容,而这些理解和宽容会让自己变得更加豁达。

当然,现在的我依然在很多时候脱离理论地钻进牛角尖,陷入自己固有的认知局限中,但是好在,那些过往学习的知识形成的思维模式能让我有意识地把自己拔出来。

2

说到这一次接受咨询,在接受咨询前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太开心,但是总觉得自己可以开解自己,靠自己走出来。于是一次次地走进死胡同,想开了,再次进入死胡同,再次想开,不断地往复。

以前很多时候我会选择跟朋友倾诉,在死胡同中打转转的时候朋友一般可以拉自己一把。但是后来会去减少这种时候,没有人喜欢听负能量,大家的生活都有不如意的地方,一次还行,如果总是不停地找朋友输出负能量,对别人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刚好有个朋友分手后找了心理咨询,觉得对自己的帮助比较大,便推荐给了我。我想着不如一试。

正如十二年前的咨询一样,这次的咨询师跟我说了同样的话,她觉得我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困境是什么,成因是什么,以及可能有的后果是什么。在第一次咨询结束之后她给客服的反馈是,觉得我不需要再接受下一次的咨询,建议我按照我所知道的方法去调整。

咨询师一直在肯定我,觉得我的自省能力很强,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晰,这反而让我更困惑,知行合一,这四个字对我来说,从来且一直会那么难吗?

这样的话,是不是与其我不知道,会更开心呢?

但后来我又想一想,凡事都是意识先行,能意识到问题都是积极的行为,无论意识到离做到还有多远。在某种程度上,我很享受和咨询师的聊天,她也表示和我的聊天更像在和同行探讨。我们会一起聊现代人心理问题的普遍性以及问题所在。

咨询师告诉我,绝大部分找她咨询的都是亲密关系遇到问题的人,大多都是和父母或和伴侣。往往我们的烦恼都是来源于和我们最亲密的人,且这些人都是有矛盾有问题也无法轻易摆脱的人。一段让自己痛苦却无法摆脱的亲密关系,是绝大多数烦恼的来源。

印象深刻的是咨询师告诉我,她的来访者里大多数都是女性,且都是那些身陷一段自己不满意不开心却又拔不出来的婚姻或爱情的女性。

她们其中,要不就是没有孩子,却有着精神或是经济不独立的局限性,无法潇洒脱离,要不就是有孩子,为了给孩子一个所谓“完整”的家而委曲求全。

她们也曾试图去改善亲密关系,但总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综合起来,可能是她们自身不知道如何沟通,亦或是一个不懂沟通也不愿意改善关系的伴侣,总之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人人都把亲密关系当作理所当然,却忽略了如何处理亲密关系是一种能力,并且是一种需要不断学习而得来的能力。

我在许多时候感受到理解和沟通在亲密关系中的重要性,可让我们每每在矛盾出现时,能放下自己的固有理解认知,试图站在他人的角度上去思考,确实,谈何容易。

3

越长大,我越把情绪稳定这一点当成一种很重要并希望自己能拥有的能力。

遇到问题时能暂时抛开情绪去直面问题并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地被情绪左右。这种解决问题地方式在自己解决问题可能相对容易,一旦在亲密关系中,更多的要求我们有一定的共情能力和正确积极的沟通方式。

我经历过那种围绕着情绪的争吵,大家到最后都不知道在吵什么,问题是什么,只剩下互相的攻击和无数伤人的话语。

最后以“算了,随便你吧” “算了,不聊了”告终。我厌倦于这种无效的沟通,除了消耗自己以外,别无作用。

前几天我翻到自己前几年的文章,有些迷茫和困惑我至今仍然有,但是我发现我的进步在于现在的我更会开解自己。如果说从前的我是遇到问题,陷入问题,然后我只是挣扎着被动着似有似无地作为,等待这个问题过去。现在的我,更多的是,遇到问题,偶尔陷入,但我会直面问题,然后不断地开解自己,最终拨开云雾。

直面问题的过程很痛苦,一遍一遍地剖析自己,开解自己的过程也很痛苦,但经历过后的豁然开朗又是一次成长。

以往我总是偏爱文学类的书,现在我读书很杂,佛学,庄子,哲学,战争,看着有意思的我都找来读一读。不读不知道,后来发现受益匪浅。我意识到这个还是咨询师告诉我,她发现我在谈话中时不时会用一些哲学和佛经的思想去开解自己。

这种影响大概是潜意识的,不再总是从单一角度去看待问题。

前段时间看“锵锵行天下”,有一期窦文涛他们和一个天文学家聊天,他的思考方式就深受天文学科的影响,看多了浩瀚的宇宙与星河,人世间便再无大事。

这也是我想要拥有的人生观,就如我上一篇文章中说的,把人生看淡也好,像尼采说的把人生当作一场虚无也好,并不是一种消极悲观的生活态度,反倒是一种会让自己更加平和,更加享受生命过程的态度。

4

最近我又开始读“红楼梦”,这是一本我在每个阶段读都会有不同感受的书,特别在我迷失的时候我就会读一遍。起初我会有喜欢或憎恶的人物,到现在我越看越没有喜欢或憎恶某个人物的情感,我只觉得他们每个人都代表着不同的生命形态。

比如,书中像薛蟠和贾瑞这样的人物,起初我看他们两个,我觉得简直就是流氓,他们的世界里只有情欲和肉欲。

贾瑞贪恋上王熙凤的美色,后被王熙凤算计,丑相暴露后疯癫了。后来道士来救贾瑞,给了他一面镜子,看正面他就会看到和王熙凤做爱的画面,看反面就是一具骷髅,道士说你只要多看反面,你的病就好了。

可贾瑞怕看到反面,他觉得骷髅可怕,于是他一遍一遍地看正面,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最终精尽而亡。

你会发现曹雪芹在描述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带有鄙视或轻蔑,而更多的是一种悲悯的态度。我后来想,我们每个人身上又何尝没有贾瑞这一面呢?曹雪芹描写任何一个人物都是带着一种众生平等且万事万物终将消亡的观念。

他会描写刘姥姥初进大观园时闹出的各种洋相,如果他仅仅只是描写穷人进入富人世界里透出的无知,那他也就不是曹雪芹了,他的不一样在于他也会描写贾宝玉一行人去到农村,连最基本的农具也不认识所体现出的认知局限性。

不是只有不知富贵才是局限性,才是乡巴佬,不知穷苦也是一种局限,也是一种城巴佬。

除开这些,我最喜欢“红楼梦”里体现出的佛经思想,一切终将虚无,化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警幻仙姑,她经常出现,印象很深刻的就是在大概十二回她就已经通过贾宝玉的梦告诉了他所有人物最后的结局。

“红楼梦”是我读过的小说里面鲜有的在那么早就把人物结局告诉读者了,但是为什么我们依然想读下去,因为重要的并不是生命的结局,而是每个人走向结局的过程。警幻仙姑的出现就是不断地提醒他们,你就是要经历人世间的所有爱恨,最后你才能够知道一切都是空的。

权力,爱情,钱财,在执迷的时候都是真的,都让我们追逐,但经历过了之后,可能都是假的,作为曹雪芹本人在经历了繁华到幻灭后,大概更能体会到真真假假间的虚无吧。人的一生都在破除佛家常说的“我执”,执着的时候好像着了魔,好像觉得自己握住了什么东西,然而最后却发现其实什么都握不住,什么都是过眼云烟。

来这世上走一遭,碰到的每一个人,或深或浅的交集,都是缘分,来来往往,聚聚散散,不过是生命最自然的形态。

我们经历的所有事情,或喜或悲,也都是在感受这个世界,假设我也有一个警幻仙姑,在我下凡前告诉我,人生最终都是一场空。我想我依然会选择走一遭,烟花散去后的天空黑茫茫一片,可烟花依然闪耀过。

我总是在写文章的时候跟随着自己发散的思维越走越远,所以看起来杂乱无章。可是这种思维的流动性偶尔却能让我感受到生命的流动性。

我越来越感觉到做自己的不易,可人生如果不为自己活,那人世间又如何有“我”存在过呢,存在过的只有XXX的女儿,XXX的妻子。

继续修炼,继续向着更加平和豁达的自己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