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蝉鸣鼓躁,缀在夏的幕布上。

有树的地方,到处都是蝉声,昼夜不停歇,白天叫得尤其厉害,险些把人声遮住了。

它们在地下辛辛苦苦潜藏三年五载,甚至更久。为了这蜕变,为了这十几天的寿命,耐心地等着,积蓄着力量,怀着与盛夏相会的希望,终于破土而出,羽化出飞翔的翅膀。

停驻在如盖的绿荫间,纵情的享受这短暂的生命,争分夺秒地叫啊叫啊。每一次鸣叫都好像是要花尽一生的力气。

这样拼命的叫有什么用?它们挂在夏的背景墙上,可有可无。

夏的主角是火红的太阳,高高在上,永垂不朽,光芒万丈。

蝉们费尽千辛万苦,经过漫长的黑暗淬炼,才得已见到光明。你们又如何和生来就是光明象征的太阳相提并论?

可能蝉们本来就没想过争什么。追求光明是与生俱来的本性,唱歌是淌在骨血里的欲望。没有原因,只是必须要这样,是命定的属性,不必解释,不可更改,不能违抗。

也许,在奔赴光明的路上就牺牲,也许,在黑暗炼狱的风雨中丧命。不是每一支蝉都有幸冲破阴影,抵达黎明。可所有的蝉都无畏不惧,在长夜里孤勇前行。

自出生那一刻起,便领了自己的命,要做夏日里那稍纵即逝的一道光。无所谓观众,不需要掌声,匍匐在自己的命上,悬起自己的歌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蝉戚戚,唤作知了。 文/青年太白 00 第一次正魔大战,以神剑山庄为首的正道联盟,在魔教老巢莫邪山,与众魔教徒决...
    青年太白阅读 953评论 9 12
  • 这十七年来,我一直重复做着同一个梦,在梦里,四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曾让我感到恐惧,...
    亞云阅读 182评论 0 6
  • 神州某年,天降流星。 天子赵无极端坐高堂,心中一动,大步而出,凝望流星远落西南。当是时,青鸟风暴席卷青城。 月黑,...
    风十二郎阅读 360评论 15 6
  • 一 书房的窗前,是一排高大浓密的白杨。每年从夏至开始,便可以...
    水仙书生阅读 522评论 0 13
  • 一直有这种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有些人因为读了大学(特别是如果大学还不错),就会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是的,不可否认...
    林安福阅读 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