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说《郑师傅》

   郑师傅是我学徒时的第一位师傅,人矮矮胖胖的很壮实,头大脸大鼻子大嘴大,就是眼睛小。眯着时,一条细缝,粗心的人还真容易对之勿略不计;睁开时,小眼珠子闪烁精光,贼溜贼溜的,活象是老鼠的眼。

  电工虽是门技术活,学徒开始也就是做点简单的卖力气的死事情,比如打打轴承、洗洗轴承、加加油。如此做了二个多月,我便缠着郑师傅,嚷嚷着要他教我“技术”。郑师傅一脸不高兴,鼠眼睛打量我一阵:“就赖不住了,才二个月,没念几天经,你就想做大和尚了!”。弄得我脸青一阵白一阵,以后很长时间都不敢提“技术”的事。

  这天,郑师傅带我拆了两台风机下来保养。因“技术”的事闹矛盾后,我就赌气不搭理他,自作主张地对我们领导队长请示:“我就这样给轴承加油行吗?”

“不行,要把里面的脏油渣清干净再加。”

“这么小的轴承,里面又没有什么脏东西”我小声嘀咕。

 “你刚来,不会做,不会向郑师傅学习啊,你看郑师傅工作多认真啊。”“头”就差没吼起来,不耐烦地走了。

 我才发现郑师傅,他正用电笔在小心地搞干净脏油,不时还拿电笔在块干净的布上揩一下。

 我挪到郑师傅身边,“师傅,看,里面都没什么脏油。”

 郑师傅瞧“头”走远了,说:“你就这样加吧。”

 我趁郑师傅起身加油时,仔细观察了下他揩脏油的那块布,上面干净的很,并没什么脏渍。哈哈,我心里雪亮。“一个弄虚做假的家伙,心里定在偷着乐吧”我想。

 郑师傅也发现了我的“认真”,嘿嘿地笑了一声。“干事情程序是不能少的,效果则是另外一回事。”他看我不以为然的神情,边干活边讲起一则法国雕塑家罗丹的轶事。

 说在罗丹一地标性巨型石雕竣工典礼上,某领导对其雕塑提出异议,罗丹二话不说,亲自拿起锤子凿子,爬上脚架去修改。只见石粉粉飞,罗丹满头大汗。许久,那领导才满意地笑了。 你当罗丹真的在修改吗?不是,石粉是罗丹早就预先备好的,说穿了,罗丹就是在做样子而已。这不仅仅是单单做假的问题,还有个要尊重领导意见的问题。

 过不多久,郑师傅就因事辞工离厂走了,临走,他为没教我什么“技术”向我表示歉意,夸我做事认真细致,是块学电工的料,要我一定努力学出来。

 怪有点想他的,但愿在人生的某个巷口,我还能遇见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