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歉信

我为终日蜷居的耳蜗
提供八度切换的醒曲

为身心俱酸的胃
提供安抚的甜食

为基调忧怅的夜
中和聚众哄笑的修辞

为二十二时的躯体
提供铺理正式的温床

却没有什么
提供给我
神的流水线产品
人工维温的灵

一如昨日
不可名状
空空又轻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