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偷偷爱着你 | 我喜欢你,藏了一整个青春

文 / 白开水

-1-

如蓝上高中时还一脸青涩,碎花裙子棉布衫,很少说话。新同桌是个皮肤麦芽色、高高瘦疲的男生。如蓝只听说他篮球打得不错,但没有亲自去球场看过。

其实那不是潘若风第一次遇到她。放寒假时,去广场打球总是能看到瘦小的如蓝蹲在父亲修理单车的摊子前帮忙,不过这些如蓝并不知晓。

如蓝只知道眼前这个从不主动和她搭话的同桌在她分发作业本的时候居然伸出脚绊得她差点摔倒。从此,一个小小的貌似厌恶的东西就这么衍生了。

她总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大的男生还喜欢恶作剧,为什么明明哪科成绩都不好却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为什么他的沉默胜过自己。当这些无以名状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时,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在那个知了叫嚣的夏日午后,如蓝原是准备拿出笔记本的,不料一片卫生棉随之掉了出来,很不巧,它掉在潘若风的椅子下。如蓝整个脸都红了。

于是,她第一次向潘若风那边靠了靠,不料却撞上对方迷惑的眼神,这眼神仿佛在说“干吗和我靠那么近?”

几秒之后潘若风终于明白了她窘迫的原因,这个16岁的男孩居然也悄悄红了脸。

下课铃响后,他假装无意识地把桌上的帽子撞到地上,然后蹲下身迅速把卫生棉压在帽子里捡起来,并且偷偷还给了如蓝。

-2-

如蓝第一次觉得应该对这个男生另眼相看,但很快她便意识到自己错了。

潘若风居然把她窘迫的事情传出去了,而一起传出去的还有她家很穷、她总是自命清高这些话。更让如蓝生气的是,这个男生在背后说完这些话还装作没事的样子。

第二学期期中考试,潘若风问她历史题答案时,如蓝并不像以往那样丢掉纸条,而是轻轻站起身说:“老师,他想抄我试卷。”

潘若风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如蓝以为是被老师教训的缘故。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有了喜欢的女生,如蓝偷偷注意过那个女生,皮肤白皙,及耳短发,长得很清秀。

恋爱中的潘若风变得不一样起来,每天早早到校,揣着瓶牛奶跑去隔壁班。作业的书写也变得工整了,且很少逃课缺席。每天都会穿一套新衣服,并且时不时总会整理发型。

时光过得飞快,如蓝也总是漠不关心的样子,直到有一天她看到自己的课桌被刻上个“许”字,歪歪扭扭,却像是认真刻上去的模样。她突然想起来这正好是潘若风女朋友许佳佳的姓。

而且,如蓝前不久听别人说潘晓年希望许佳佳转班来坐她的位子,想到这儿她一下子就火大了,她狠狠地往潘若风桌上一拍,“你喜欢她就去刻她的书桌呀,凭什么弄我的?”

当她正视着潘若风明亮的双眸,心突然细细地疼起来。她不听解释,只是把椅子往离他远的那一端移了一下,口中发狠的说道“以后我们不要说话了!”

潘若风愣在那里,他并不知道,其实这个女孩,在她说完话转过头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3-

后来就真的没再说过话了。年少的赌气总是可以倔强那么长一段时间。即便知道自己有点过头了,但谁也不愿先低下头颅。

桌子上的字刻得那么深,以至于如蓝每次写试卷都会因为那个字的凹凸而写不工整,时间久了,她也就真的以为她发脾气只是因为潘若风弄花了她的书桌,而不是其他情愫。

高二的时候有场篮球赛,是以潘若风和隔壁班的男神夏天为代表的对抗。如蓝本来是不想参加的,但拗不过大家高涨的热情。那是她第一次走到球场观看潘若风打球,原来他打球的样子那么好看。

不知是哪里来的情绪作怪,如蓝转过头说:“我赌潘若风输!”

潘若风确实输了。因为最后那个球不偏不斜地往如蓝的方向飞去,他只顾着挡掉球却忘了投篮,于是隔壁班仅以一球的优势赢了。即便是这样,如蓝还是没有勇气开口跟潘若风说话,倒是那场球赛后她和隔壁班的夏天熟络了起来。她也是为数不多的赌夏开他们班赢的人。

这是懵懂的年纪,如蓝的书桌上总不时会出现一些奇特的东西。从最初的小说,再到后来的护肤霜和一些文具。都是没有署名的东西,但如蓝似乎能猜到是谁。

于是她知道,她该离开潘若风走向新的世界了。背道而驰的不只是时光。还有那份错过。

-4-

当如蓝牵着夏天的手走在校园里时。夏天已经接近了尾声。如蓝抬头看到校园的梧桐偶然飘落的叶子,突然有点儿伤感。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自己披肩的长发已经成束,转眼潘若风也已经一米八多了,转眼间。所有人更是都变了。

一直被大家所看好的潘若风和许佳佳却分开了,倒是如蓝和夏天这对低调的恋人一直走了下来。让人惊奇不已。

夏天人很好,不胡闹,不高傲,永远像个懂事的会照顾她的哥哥。走进夏天的生活圈子,她竟意外地发现了他的表妹--许佳佳。

原本并不熟悉的两个人却很快熟络起来。两个女生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时如蓝想起当初不喜欢许佳佳的自己竟越发觉得有些好笑了。

2008年的夏末,由于要分班了,一班和二班的人主动组织起了告别班会。在包厢里大家呐喊、飙歌、丢蛋糕,玩得不亦乐乎,却唯独少了潘若风。

如蓝想,潘若风刚和许佳佳分手,可能是因为避嫌才不来的吧。但还是无意问起了,“潘若风去哪儿了?”

同学们都茫然地摇头,唯独许佳佳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肯定又是在家打游戏呢!”如蓝有一瞬间的走神儿,她意识到最了解他的人终究不是自己。

后来真的连散伙饭都没有吃就和潘若风分别了。

2008年秋天,有一次如蓝坐在夏天的单车后面从潘若风身边经过。那时已是黄昏,潘若风大概是单车坏了,所以只能无奈地推着走。当落魄的潘若风看着自己时,如蓝感觉这两年她所有的光芒都回来了,没有任何时候比这一刻更让她激动。

但是同样的,她也未曾看到潘若风眼里落寞的哀伤,在那些褪去颜色的回忆里,在那些渐行渐远的时光里,17岁的潘若风悄悄红了眼。

-5-

高三便很少见到潘若风了。

有人说高二末期他临时改学美术专业,现在在外地学画画;有人说他带的篮球队被带到市里去比赛了。能见面的机会更变得寥寥无几,有一次他跑来她教室借英语书,如蓝刚听到他的声音回头,他已经借完书走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升旗的时候。如蓝看到那个背影很是熟悉,于是盯了很久,后来潘若风回头看到她,两个人都尴尬地笑了。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他们都没有给对方写纪念册。倒是后来分到同班的许佳佳在如蓝的纪念册上写了满满一页。

许佳佳说:“那天我去你家无意中看到你用剩的护肤膏,突然难过起来,上面我做的标记还没褪去,是我和潘若风去买的。

这些年,我喜欢潘若风,他却喜欢你。是的,潘若风没对你做过什么坏事,他连买饮料、买小说都要为你准备一份。原谅我因为嫉妒做出的那些事情,我再也不在背后说你坏话了,我再也不在你书桌上刻字,再也不破坏你的单车了……”

如蓝听到这些时,更多的不是震惊。而是内心很酸楚,很愧疚。想想自己说过的话,突然想抽自己两巴掌。

看着那本纪念册,心忽然沉沉地疼了。她的难过无处诉说,更无人诉说。

他们离开后,学弟学妹坐了他们曾经的课桌椅。又是一个夏日午后,女生因为试卷写到中间部分笔尖老是凹进去,于是抱怨起书桌上刻的那个歪歪扭扭的“许”字来。同桌的男生无奈于她的碎碎念,于是讨好地说:“要不我跟你换桌子吧。”

搬换桌子的时候,女生突然叫了起来:“天,你桌上的字比我的还多呢!”

男生伸过头努力地看,才发现桌子最边缘的角落上安静地躺着几个字——潘若风,我好喜欢你。

END

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  第

无戒90天挑战

爱情这场游戏,我输的兵荒马乱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560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104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297评论 0 24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69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75评论 3 287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63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33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4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4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512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2,011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59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3,006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6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25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90评论 2 27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501评论 2 26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