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刚毕业就失业的年轻人

作者 | 时青言

图片 | 中島梨絵 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

给我一杯酒,我想敬星辰

01

阿毛是某名牌大学研究生,今年七月份毕业,却在九月份遭遇公司裁员失业了,而我知道这个消息是在十月份。

听到消息后,我并没有感到很意外,不知道是第六感早就预料到这个结局,还是因为自己已经上班上到麻木。我只是特别想抱抱远在北京的阿毛,我能体会到她所经历的所有至暗时刻。

前些天降温了,天气冷的像是和夏天突然断了线,落叶被雨水包裹住紧紧地贴在柏油路上,疾驰的出租车压过落叶溅起一串水花,坐在出租车里的阿毛显得有些紧张,她现在连进行自我介绍都有些吃力。

这个互联网大公司的HR和她说:“你最后一道题答的比其它人都好,所以我想和你再多聊一下。”

阿毛感动的想哭,在经历过外界无数次的否定后,在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后,终于有那么一个人善意地肯定自己。就像密不透风的墙,突然裂开了一条小缝,久违的阳光终于闯进来,驱散了黑暗。

02

解雇阿毛的公司曾给阿毛的岗位是西安的,阿毛是西安人,这是她接受这个offer的一个原因。

毕业前夕,公司和阿毛说:因近半年公司内部结构调整,西安分公司目前没有空余岗位,要来只能来北京总部。如果后期西安那边有岗位需求,可以申请调过去。

这是公司第一次不守承诺。公司的态度就是“你爱来不来,不来拉倒”,可能它巴不得你不来。可是阿毛没有其他选择,也没有底气和这个公司抗衡,她在北京用一个月两千的价格租了一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开启了北漂生活。

阿毛比较欣赏自己部门的老板,觉着工作还是能学到一些东西。可惊喜还没持续多长时间,就隐约听闻公司裁员的消息。

风波过后,阿毛有幸没有被裁,但却被分配到另一个部门,一个人承担公司一项全新的业务。说起来好听,但实际上阿毛每天有效工作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其余大把的时间都要假装繁忙表演给领导看。

这是公司第二次不守承诺。阿毛鼓起勇气和原部门领导谈判,原部门领导却是一脸和气说:这是你的福气,公司待你不薄,你要好好努力不负公司所望!

此后,阿毛几乎每天都被一种无价值感包围着,无论多么努力,都挣脱不掉。公司好像是在用温水煮青蛙,就那么耗着,似乎在等阿毛主动辞职。

每天早上起床,阿毛见到的都不是太阳,而是坠入无尽的虚无缥缈中。她就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听着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直到指针告诉她必须出发了,她才拼尽全力敦促自己的屁股挪动起来。

可是阿毛还是被裁了,那是公司第三次不守承诺。

从那之后,阿毛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就躲在被子里一直哭一直哭,她始终想不明白一个堂堂正正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怎么就混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刚毕业怎么就失业了。

那是2019年的9月,一个刚毕业的小女生被这个社会欺负的找不到门路,她总是在北京那个偌大的城市里的午夜惊醒,然后目光呆滞地望向远方,可自己所在的地方明明就是离家万里的远方啊,它怎么就没能盛起自己的梦想。

03

我是一个有些孤僻的人,难得在研究生期间结交了三个小伙伴,组了一个微信群,叫“二十年单身贵族”,阿毛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还记得2018年的元旦,我们这几个单身贵族一起出去跨年,在校门口的小吃街吃了夜宵,在操场上谈了心,还在午夜踩着时间点放了孔明灯。

白色的孔明灯上写了我们来年的愿望,我们都祝自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我、齐齐、阿毛都想去深圳,可乐想留在成都当公务员。一年之后,物是人非,已毕业的三个都没有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更准确地说,工作找到最后,我们越发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了。

阿毛没有去深圳,想回家乡西安,却无奈地跑去了北京。我一心想去深圳,却留在了成都,做了份看起来很光鲜却不怎么有趣的咨询工作,每天挣扎着和那些生硬的没情感的文字打交道。可乐是研究生入学后目标最清晰的一个,却也没留在成都当公务员,而是一心想回家陪父母,最终在家乡河南某个市的药店卖起了药,单休且早晚班换着上,公司美其名曰定向财务管培生轮岗培养。齐齐也不想去深圳了,想在家乡西安安营扎寨,可今年毕业的她在秋招期间还没有找到一份西安的工作。

这个社会友好吗?我不知道。我还是规律地每天早上起床迎接太阳,然后乐乐呵呵地在人挤人的地铁上自娱自乐,唱着“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我不哭我已经没有尊严能放弃……”,最后一脸疲惫垂头丧气地回家。

毕业前总想着,毕业后就好了。毕业后才发现,哪能说好就好。最终还是被社会锤了,兴许若干年后,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会再开出一朵花来,但愿仍是一朵娇艳的花,对着社会张牙舞爪露出獠牙,然后俏皮地一笑,心里还是揣着当年那双清澈的明眸。

作者简介:时青言,方方正正的90后,某名牌大学硕士,不是风一样的女子,是风也喊不回头的女子。我执笔,陪你买醉。

*文章系时青言原创发布,未经授权,谢绝引用和转载,违者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欢迎转发到微博和朋友圈等社交媒体。


— END —

再来三篇>>>>>

*孤独是春药,一个人的高潮

*你可以抑郁,但别自暴自弃

*大学毕业前,我穷游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