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婚姻不委屈?

约了朋友茉茉一起逛街,我在约定的时间到达,左等右等,足足过了四十分钟,茉茉才匆匆赶到。

这么不守时!我正欲开口责问,突然发现茉茉双眼微肿,妆也有些凌乱,好像刚刚哭过。

“怎么了你?”

不问还好,这几个字一出口,茉茉本就已肿起来的双眼立即又涌上了一层泪花,想说什么似的,但嘴巴张了几张,只有抑制不住的抽噎。

我赶紧拖她去了最近的咖啡屋。

坐了很久,茉茉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幽幽迸出一句:“憋屈死了。”

原来,是和她家老陈吵架了。早上正出门,老陈接了个电话。很简短,他只连说了几声“好”,就把电话挂了。

茉茉问是谁,老陈顿了一下,说是他妹夫。茉茉又问,做什么?

老陈更久地顿了一下,答,他借点东西。

茉茉已隐约感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进一步追问,借什么?

老陈犹疑了半天,嗫嚅道:借点钱。

茉茉一下子火冒三丈:借钱就借钱呗,还“借点东西”!把我当傻瓜耍啊!还“好好好”,好你个头啊?我就在你身边,你想起来跟我商量一下了吗?家里的钱是你一个人的吗?凭什么你问也不问我一声就“好好好”啊......

一场战火就这样烧起来了。

我有点不解,亲戚之间借点钱,也属正常啊。值得动如此大肝火?

茉茉愤愤然:要只是偶尔借一回钱就好了。

她开始絮絮地说:结婚这几年来,和婆婆有摩擦时,老陈总是不问表里,只要她给他妈道歉;老陈家亲疏远近的亲戚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喜欢麻烦他,更可气的是他也不拒绝;但对于自己的小家,他却是另一副面孔,什么都不愿管......

我听着茉茉的控诉,能感受到她的委屈十分真切。这些问题也并非不需要解决。我想说的却只是:哪一份感情中能没有委屈呢?

有没有哪一个时刻,你会觉得自己在婚姻中委屈得几乎不想再支撑下去?你的TA总是不够浪漫、不够体贴;TA的家人也是不明事理、破事不断,让人心烦;一切都需要自己来做,忍耐忍耐永远需要忍耐。

有这样的感受一点儿也不稀奇,你要知道的是,全世界有这样感受的人,比比皆是。

一天深夜,睡不着翻朋友圈,看到闺蜜芊芊在23点35分发了一条动态:“每次到医院,都深感平淡活着的可贵。”

大半夜的跑去医院,发生什么事了?我试着发了条消息过去。

我没事,是去看一个病人。芊芊回道。

几天后我和芊芊见面,说起那次深夜探病。她说探望的病人是她婆婆的妹妹。我问,很严重吗?那么急?

芊芊苦笑了一下,不,常见的慢性病而已。

看我疑惑,她又补了句:是婆婆,非要连夜去。

芊芊没有说下去。但我约略已能感知。因为关系好,我对她家的家务事知道得多些。芊芊的老公是独子,公公几年前去世后,婆婆的精神状态就很差,有点神经质的样子。动不动就整出点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我安慰道:“老人嘛,又失了老伴,也只能迁就她些了。”

芊芊叹气:“除此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呀。她心里难受时,能折腾的只有我们。但是,你知不知道,这样真的好累好累,最近我常常觉得身心俱疲。”

我明白芊芊心里委屈。可这世上,又有多少没受过委屈的人呢?特别在婚姻中,谁又能完全凭了自己高兴、不顾及其他人感受呢?

可能你觉得楼下大姐的老公勤快顾家,是个好男人。可你不知道的是,勤快顾家的他工作不稳定、收入不够丰,大姐为了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向来都得精打细算,生怕有了一丝疏漏闪失。

也许你羡慕朋友的夫家风光有钱,她从不用为昂贵的美衣靓包费尽踌躇,想买就买,潇洒自在。但你不了解的是,风光有钱的公婆,看出身普通的儿媳妇就像一个上门讨饭的乞丐,一言不合就满脸鄙夷和冷漠。

即便那些看起来公婆明理媳妇贤惠、伉俪情深妙不可言的婚姻,也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辣况味。

每种婚姻都有自己的不易和辛酸,每种婚姻都需要相应的责任和付出。那些所谓看起来臻于完美的“别人的婚姻”,只是你未谙其中滋味罢了。

婚姻是多种资源的整合,只为了更好地生活。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有相应的义务和担当。痛楚、委屈,都是它难以避免的基本要素。但同样,它也能给予你独身一人生活所无法拥有的东西。所以,要相携相依走下去,我们唯有让自己多点包容、更加开阔,一点一点厘清烦扰,逐渐趋于清明之境。

三年前表姐离了婚。因为前表姐夫“做事瞻前顾后、畏首畏尾(表姐语)”。

表姐家原有一间便利店,由于生小孩她一年没怎么过问生意,想着店铺有老公打理不会出什么问题,结果原本做得好好的生意,竟然越亏越多,无奈关门歇业。

自家店没了,总得再寻个出路吧?有朋友介绍了别的生意。表姐听了觉得可行,兴冲冲和前表姐夫商量。但那个过于谨慎的男人,东拉西扯,讲出一大堆有可能失败的理由。

他不积极,表姐自己又得带孩子难以兼顾,朋友介绍的生意,就那样泡汤了。可两年后,人家做了那生意的人,已经赚得盆满钵盈了。

表姐气坏了,觉得和这个缩手缩脚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真是窝囊死了。况且,没有生意做的两年,前表姐夫也没有找到正经的工来打。不是这里不合适,就是那里不如意。眼看家里经济越来越拮据,表姐只得把幼小的孩子交给婆婆,自己出门拼搏。

表姐就是在打工的时候邂逅了现在的表姐夫。她坦承,当时就是相中了他能干、懂得疼惜她。

那时,表姐起早贪黑,十分勤苦,拼命到即便是生理期肚子剧痛也不舍得休息一天。但家里的男人还是东晃西晃,工作久久没有着落。

所以表姐说,委屈就是这样越积越多。当一个能干又体贴的男人出现,她原来的婚姻终于被冲破最后一道防线。

但第二段婚姻,并没有表姐想象中那般美满。

真正生活在一起表姐才发现,除了能干和疼惜,现任表姐夫和她哪哪都难以合拍。她大方豪爽,他小气多疑;她喜欢交友,他热衷独处;她迷恋情调,他却认为过日子不需要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诉求大相径庭,表姐心里郁闷不已。

问题是,现任表姐夫怎么也不明白,自己能拼能干,还对表姐知冷知热,他给她的生活比之前安稳太多,她还觉得委屈,究竟为何?

为何呢?我也无法给他说清楚。但每当表姐给我抱怨,还说有点怀念前任的懂情趣,我总不留情地警告她:你现在最重要的该是反思自己的心态。前任姐夫有情趣你觉得他不够能干;现任姐夫能干你又嫌他不够情调。横竖都是你委屈吗?

可哪里存在没有丝毫委屈的婚姻呢?人都是不完美的,谁也无法给你没有任何缺失的婚姻。所谓圆满从来都是两个人相互包容、共同修炼。

不同的婚姻,面对的问题可能各有差异,但毋庸置疑的是,哪一种婚姻也不可能满足你所有诉求,不存一丝委屈。

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同心、比翼双飞,可梁思成也得接受林徽因把徐志摩失事飞机的一段残骸一直摆在卧室凭吊怀念,林徽因亦要忍耐梁思成的姐妹对她的排挤诋毁,还有他外甥女常年住在家里的叨扰。

杨绛和钱钟书的美满人人羡慕,钱钟书说与杨绛的情话绵远悠长,但为照顾钱钟书的生活、支持钱钟书的事业,杨绛做出过多少承担、忍让和牺牲,又岂是你我局外人能够深切明了的?

莫鲁瓦说:“没有冲突的婚姻,几乎同没有危机的国家一样难以想象。”

巴尔扎克说:“要达到婚姻的幸福,必须攀登一座有着狭隘的山路和峭岩的高山。”

经常看到有文章写道:要嫁一个宠你的人、要娶一个包容你的人,等等。可是,婚姻不是理想国、乌托邦,找到了一个所谓“对的人”,便能一劳永逸地消受它的好。

婚姻里永远有解决不完的问题,也可能永远暗藏着会让你难受的各种委屈,但如果你能端正心态,不光想着索取,也愿意付出;不光想着自己,更念着对方,那么,你就能将那不时冒泡的委屈化作经营婚姻的睿智,成就更好的婚姻,也成就更好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