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剑与账簿的协奏曲(9)

字数 3659阅读 43

第三节·龙之传说·提要

酒馆的伙计用手在搭肩毛巾上蹭了蹭神秘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龙的传说么?”
就在刚刚,唐沐沐用一百多片金叶子和一池热水的代价把自己卖了……不,押了出去。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查看上一章

——

“当时你那朋友要送本姑娘马车的提议被你否决掉了啊。”

“当然!先不说马车有多贵,咱们并没有要运输的货物,行进的又都是山路,马车对于本公子来说是累赘呢。”

“至少本姑娘可以在上面睡觉啊。”

“唐姑娘的想法还真是自私。”

无聊的山路上,唐沐沐打了个哈欠,无瑕的俏面上,精致的五官轻微错位,绛唇轻启,那样子既萌又可爱,林公子不禁朝她多看了几眼,于是她一个又一个哈欠便停不下来了。

“小心下巴掉了。”他恨恨地说道,转开了目光。

“才不会。”她嘻嘻哈哈,轻夹马腹朝前跑去。



距离两人离开义都又过了近七天,除了中途遇上糟糕天气休息了一天之外,其余几日都是在赶路,新来的小白马儿也表现良好,也没有和枣红马伙伴闹别扭。

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是老样子,唐姑娘偶尔萌发奇想,偶尔捉弄林公子,这旅途倒也不至于无聊。

“按照地图,前面是一个叫‘三里’的镇子,接下来用不了一天就能抵达岸里。”

“那咱们快些走吧,本姑娘骑马都厌烦了。”

“好。”

路边开遍不知名野花,唐姑娘的头上也别着几朵,刚好和她的俏面与气质相衬。天气极佳,又有美人相伴,这种旅行对林公子来说简直可以用“享受”二字来形容了。

二人继续前行,在不远处连片的农田开始映入眼帘,田中劳作的农人不时抬起头望向路边,注意到骑马的两人。林公子心说,见到田地就说明离镇子不远了。

果然,二人又走了一会,在晌午的时候来到了三里镇的大门口;和义都那时看到的景象不同,这里大路上没有太多的商人和马车队伍,反而有很多看起来游手好闲的青壮年,有部分还像散甲归乡的武士,镇子里也同外面的景象差不多,多了不少闲人。

“好奇怪。”

两人骑马的组合既像是行商又像游学的学生,在这里倒不很显眼,林公子十分满意,总算不用再面对众人聚焦而来的目光了。

中午在一家小餐馆吃了中饭,为了打听周边发生的情况,林仲璃特地叫了一壶酒——这是朝店伙计询问情报的通用做法。

“小二呀~”

“来了,客人,您的酒。”那伙计放下酒壶,不露痕迹地收起林仲璃递来的铜叶子。“你说说这镇里为何出现这么多游手好闲的壮劳力?现在不正是农忙之时么?耽误了农活,今年的收成就不好了呀。”

伙计用手在搭肩毛巾上蹭了蹭:“这位公子你有所不知,是这么一回事……”

那人的声音说大不大,刚好能让林仲璃听见。唐沐沐在听到某个词后,也似乎提起了兴趣,凑了过来。

“龙的传说?”闻言,二人不禁提高了声音。那店伙计见怪不怪,叹了口气:“实话实说吧,这些日子来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奔着这龙来的。”

“竟然有这种事?传说中的生物被人发现了。”

“不仅这样,据说连龙的巢穴都发现了。”

“然后呢然后呢?”在发现小二一副故意吊胃口的模样后,林公子擦着汗又续上一铜叶子,那伙计继续说道:“里面有数不胜数的金银财宝啊。”

啊,果然和上古传说中一样呢:龙喜金银藏于穴中,寻见者富贵一生。

林公子泄了气,瘫倒在座位上,而那伙计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那龙……真的存在么?”林仲璃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刚准备一饮而尽,忽然瞥到唐沐沐嫌弃的目光:“唐姑娘为何如此讨厌饮酒?”

“喝酒误事。”

“……真是的,难以置信!”无视她翻的白眼,林仲璃感叹道,这恐怕是一路之上听见最令人震惊的消息了。看来人们都相信传说是真的了……难怪有这么多不顾农活的人,都跃跃欲试想去杀龙取宝么?

“唐姑娘怎么看?”见她心不在焉,林公子不禁询问。

“本姑娘一向用自己的双眼看,这种事情林公子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假的呐。”

“啊,可是……”

“林公子你看到了么?”

“没有。”

“那不得了么,想让本姑娘相信,那得等咱亲眼看到……把这壶酒倒掉!”

“别啊。”林仲璃反射性地想把酒壶护在怀里。

唐沐沐却一把夺过酒壶,咚的一声放在桌上。

“只喝一杯!”林公子恳求。

“妄想!”

说话间,她的手已经有所动作,将那酒壶扔出一道抛物线,林仲璃的目光也随着那酒壶转移到了饭馆门口……直到一个人的手上——那手简直就是由骨节组成的,瘦得皮肤仅有薄薄一层,筋脉都要破肤而出,但却稳稳地把持住那酒壶,一看便知功力过人。

“姑娘,这壶酒是赠与老夫的么?”两人耳边响起苍劲有力如炸雷般的话语声。林公子顺着那枯手往上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脸消瘦得像骷髅,没多少肉,皱皱巴巴似乎年纪也到了中旬,但眉毛长得异于常人;脸上的表情也喜怒不定,看不出什么样子。

唐沐沐眯眼看着那人,忽然笑了笑:“拿去无妨。”

“好喽。”黑斗篷男人喜笑颜开,独自在餐馆外沿石板坐下,从怀里拿出一叠用油纸包好的酱肉,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诶。”林公子见状,不禁惋惜地叹了口气。

“本姑娘吃饱了,咱们走吧。”

唐沐沐拿了自己的背囊,去门外解马,临路过骷髅人身侧时,目光扫射在他腰间黑色的刀柄,仅仅看了片刻,她便转移了视线,也并未作声。

虽然三里镇距离岸里已经非常近了,他们最后还是决定在这里过夜。大多数奔着龙穴宝藏的人都已连夜赶奔岸里,这里留宿的人实际上并不多。

“岸里的房间这时一定很贵,外来人云集的地方,也有很大的安全隐患。为了本公子的人身安全以及节约成本考虑……咱们还是在三里镇住下,明日一早再启程出发吧。”

就像林公子所言,外加上相互有个照应,二人只定了一个房间,不过里面有两张相隔很远的床铺。这些都还算让唐沐沐满意,唯一让她感到遗憾的是:三里镇的旅店,并没有条件提供大浴缸和充足的热水。

“本姑娘的头发都打结了,真是的……”她从背囊里拿出木梳,生生地梳了下去。而林仲璃在一旁边翻账簿边捉虱子,不一会就获得了辉煌的战绩。

“林公子不准备去探望一下那龙的巢穴?”

他用了些时间猜测她说话的意思:“可能……不去了吧。那么多人也没听谁真的遇到龙或巢穴,可见几率之小,我看还是算了。”

“真难得没被那金钱冲昏了头脑。”

“本公子在唐姑娘心目中,就如此贪爱钱财么?”

“那是自然,要不怎么说是无良商人呐。”

“……本公子哪里无良了?”

“还说没有,那路上遇到的小女孩是怎么回事?”唐姑娘嘴角又出现熟悉的一抹狡黠。

“……那是本公子献爱心。”林仲璃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慌忙迎战。

“本姑娘怎么觉得是公子图谋不轨呢?”唐沐沐一边说,一边还取下了青玉剑,朝他比划。

“其实那样做,是有原因的。”林仲璃叹了口气。

事情是发生在两天前,两人途径一个小山村,在路边遇到一个小女孩,脸上脏兮兮的。唐姑娘本来走在前面,可她看见小女孩之后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然后跑到林公子后面去了,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林仲璃见状,翻身下马蹲在小女孩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点心塞给她。没想到那小女孩羞涩一笑,拉着林公子要带他回家。

“那种情况下,本公子只能跟着去了呀。”

“哼,表现的很儒雅嘛,是不是还想着等人家长大了,再娶回家呀?”唐沐沐面无表情地嘲讽道。

“没有,那小女孩像极了本公子的小妹。小时候我们都吃尽了苦头,所以有感而发,才去抱了她的……后来不也留下了几片银叶子给她们母女么,本公子仁义已尽,并不觉得亏心。”唐姑娘闻言眯了眼,盯着林公子真诚而坦荡的眼睛。

“算了,随公子怎么狡辩,本姑娘要睡觉了。”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唐姑娘放弃了。不过他并没有发现唐沐沐拿着木梳的手,那一刹那出现的颤抖。

躺在床上,林仲璃满脑子都是龙的传说,忽然注意到旁边不传出传来轻微的抽鼻子声。

“唐沐沐,你生病了?”

“笨蛋……好好睡你的觉吧。”背过身去的她,似乎与往常不太一样,说话的音调有些变化,或许是晚饭不合口味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迟钝的林公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唐沐沐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轻叹一声。那路上女孩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脑中。

“笨蛋,对她那么好做什么呐,还不就是一个山村的小女孩么。”



林仲璃醒来时,唐沐沐已经一如既往地收拾完毕,坐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是什么东西?”他揉了揉惺忪睡眼,接过她手中的草纸。那是一张破破烂烂的草纸传单——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上面的文字:重金招募剑士!一旦录用,待遇从优。

再往下面看,发布需求的商会是……

“诚都商会,这不是本公子要去还债的岸里商会么,他们为什么也……”

“在楼下灰堆里面发现的。”唐沐沐看见林公子询问的目光,坦言说道。

“连商会都相信龙的传说么。”林公子喃喃说着,这样一来,那消息的可信度便上升了一个层次呢。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到岸里才是。”

“本姑娘也是这样想的。”二人一拍即合,从速出发。

在去岸里的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三两成组七八成伍的闲人,其中除了少量持有棍棒外,其余皆为赤手空拳,看来大家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

“真是愚笨,农忙荒时,来年饥荒!”

“稻谷价格上涨,商人乐哉。”唐姑娘悠悠然补充了一句,立即受到了林公子的白眼:“本公子可不是无良商人,一年谷贱,一年谷丰是人人尽知的道理。”

“是是是,林教员说的对。”唐沐沐似乎很热衷于给别人起外号,从林公子到无良商人再到林教员轮番上阵。林仲璃闻言露出无声的苦笑,虽然总是被她嘲讽,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古怪精灵,这旅途才不至于无聊。

——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阅读下一章

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