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这鱼我要不要吃呢?

我在饮食上喜素清淡,妥妥的是无饭不欢、无菜难下咽的假二师兄型饭桶,当然了,为了吃得更欢畅,也是要配搭点荤菜的。

我经常是一人开饭,简单就好了,偶尔去买点鱼,以前买的是开片鲩鱼,我买鲩鱼需求不多。

但鱼贩子可不管我需求多不多,他们只管自己卖得多、收钱多。我说砍五块钱吧,一刀下去,好大一块!一挂称,八块钱!有的更过分,九块钱、十块钱砍下来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剁成了小块。

我怒了,我脸色变了。

我有好多次想摆起上帝的架子,大喝一声:“不买了!”然后昂首挺胸地一走了之的。

女鱼贩子瞪着一双悲苦的眼睛满脸憔悴地瞅着我,我心一软,砍成这样,人家也不好卖了,唉!于是我乖乖地扫码走人。

后来,我换了档男鱼贩子的,男鱼贩子干活的速度一点也不比女人慢!他手握鱼刀,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好像那刀随时会不受控制飞射出手似的,我只能埋怨两句,扫码付款。

我把市场那几个鲩鱼档都光顾过了,我发现无论男女鱼贩子,他们的刀从来就没准过,总会让我心痛付钱,让我今天吃不完明天继续吃。

近来,我发现有一种鱼,叫太阳鱼,每条三四两,份量正好够我吃两餐,于是,我不买开片鲩鱼了,买太阳鱼。

太阳鱼无论香煎或者清蒸,味道不错,鱼贩子还帮忙宰杀好,自从吃上了太阳鱼,我觉得再也不用受鲩鱼贩子的窝囊气了,心里美滋滋的。

可是没过几天,我又开始犯愁了,这不是孕妇鱼嘛?!

满满一肚子的鱼卵呢!

这得是多少条生命啊!

我是不是罪孽有点大了啊?

南无阿弥陀佛。万能的简友们,这鱼,我还要不要吃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我在客厅里用陶瓷盆养了几尾小金鱼。 陶瓷盆有一张盛开的荷叶那么大,也像荷叶一样的形状一样的浅绿色。我买了四尾金...
    淡水浅唱阅读 6,299评论 89 371
  • 渔港 拂晓六点,孙二狗的渔船驶入码头。 我:今天收获怎么样? 孙二狗:不好不坏,不多不少,不大不小,不胖不瘦。 我...
    一清流阅读 209评论 0 0
  • 一, 唐静第一次遇见嘉怡,是在地铁站里。 那是一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夜晚,地铁里很是拥挤。她刚从外婆的墓地回来,手里还...
    夜泊枫桥阅读 7,692评论 117 438
  • 今天早晨老公下夜班的时候从早市买了一些大虾和高眼鱼。这些海鲜看起来都非常新鲜。早餐的时候我把大虾煮了,儿子一边吃一...
    安红霞阅读 403评论 0 2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7,107评论 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