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的守候(52)

96
傅青岩
2017.10.27 13:57* 字数 272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51)花落人独立



(52)爱情龋齿

六月多雨水,也是本地杨梅成熟的季节。周末学校放假,姑姑约我带了一群孩子,去山上农民种植园里摘杨梅吃。

杨梅的酸劲儿后劲十足,还容易让人上火,弄得我牙龈肿痛不说,一颗有旧疾牙病发作了。

没想到肿着半边脸的我在医院门口碰到了林木森,本想转身躲到侧面大理石柱后的,但已经来不及。

从大厅出来的林木森看见我后径直向我走来,“小鹿,你怎么在这儿,哪里不舒服吗?”

我用手点点左边脸颊,“牙疼,来看医生。”

似乎每次遇见这块“奇木”(小黎说木分两种,一种是朽木不可雕也,还有一种是她男神这种清俊秀奇的木)我都有倒霉事发生,第一次害我撞车,第二次伍天死了,这一次换我牙痛。

垂着头也能感觉到林木森望着我的笑意吟吟目光,想想自己将倒霉帐算他头上有些莫名其妙,第一次我撞了他的车,还没赔他修理费,算起来是他倒霉;第二桩,伍天的死又不是他造成的;今天我牙痛更不管他的事。

“你也哪里不舒服吗?”我问林木森。

“没有,来看我叔叔,他在这里住院。”林木森淡淡地回答我,眉宇间泛着忧虑。

听姑父提起过,林木森的叔叔江南芳木公司的总裁很神秘,从不露面,他的公司现在全权交给林木森在管理,于是我客套地问候,“林总身体还好吗,应该无碍吧?”

“还好。”林木森的回答显得有气无力。

给我诊疗的牙医是位中年大叔,示意我躺他工作的椅子上后,拿手电筒照照我口腔里面,又用钳子、钻子对着那颗坏牙大力戳了一阵,在我疼得要跳起来时,医生说:“美女,你这牙补不起来了,得拔。”

我断然拒绝,“不要,你帮我止痛就好!”

“你这颗牙和牙床已经完全裂了,是松动的,而且底下还有个孔,如果不拔掉,以后还会发炎,神经性疼痛的……”

应是八岁那年,从我再也找不到沈芳芳的那年,这颗牙齿上就有了条裂缝,以前在广东也痛过一次,那次我一口气吃掉很多百香果,然后口腔上火,引发了牙痛。

在广东生活了几年,我彻底被许尹正从淮北的“枳”培育成淮南的“橘”,喜欢上南方的各种食物,从卤菜、煲汤、海鲜到各种糖水、点心和水果,算是个十足的吃货了。

那天在医院,我痛得连讲话都咕噜不清,还不忘抱怨许尹正,“你不是说要多吃你们南国的蔬菜水果,才不会……在这边水土不服的吗,我……我现在还被这小小水果给反咬一口……”

“小鹿的牙不好,管水果什么事?”许尹正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却心疼抚着我肿起的那一边脸颊。

“有关系的,她这颗臼齿有条小裂缝,是颗病牙,吃了强酸性的食物,里面的牙髓和神经会受刺激,而且你说的百香果是热性的,吃多了会上火,这样就容易引发炎症……”医生检查后将许尹数落了一顿,许尹正后来自责了很久。

那次治疗痛得我真想死掉算了,因为是牙齿里面发炎,医生要用电钻在我那颗病牙底下钻孔,再往牙齿里面塞药物治疗。

我躺椅子上幽怨地望着许尹正,可怜巴巴地说:“阿正,会很疼的,我不要……”

许尹正握住我的手安慰我,“乖啦,别怕,只疼一小会儿,治好了就不痛了!”

“是啊,我只在你牙齿上钻孔,又不会钻里肉里面去,别紧张!”医生边说边慢条斯理地准备工具——钻子、钳子、钩子。

我有一种比小孩被揪着打屁股针还要恐惧的感觉,试图和医生商量,“能不能给我开口服药算了……”

医生还在犹豫,许尹正突然说:“钻我的牙吧,医生,她不相信你的技术,你先钻我的给她瞧瞧!”

看着一本正经地同医生开玩笑的许尹正,小鹿羞愧地躺椅子上不闹腾了,正在调试电钻和气枪的医生调侃我们,“爱情真是伟大!”

虽然电钻不会钻到肉里面去,但过程还是很痛苦,高速转动的砂轮在我牙齿上打磨,口腔里飞散着很多牙齿的粉末,医生不停地让我漱口,后来又往我病牙里上了种气味难以忍受的药物,让我不停地想吐唾液。因为恐惧,被医生钻牙时,我将许尹正胳膊上抓了几条血痕,后来还结了痂。走前,医生交代每天来换一次药,牙齿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时才可以补起来,补好后可以和正常牙齿一样。

后来那颗牙渐渐不痛了,因为极讨厌那种治疗牙齿的药物的气味,而许尹正加班没时间陪我去医院,我一个人懒得再去治疗,这颗病牙就这样搁置了,上面一条缝,底下一个孔,反正是不痛了。

今天拒绝了医生给我拔牙,他给我清理牙垢后,又往牙齿里上药,躺椅子上被医生治疗的我回忆起往事泪流不止,医生很抱歉,不停的问我,“真的很痛吗,你忍一忍,就快好了……”

“是的,很疼!”我在心里回答医生。

爱情就像这牙齿,最浓情蜜意时,与你的口舌琴瑟和弦,相处甚欢,一旦其中一人变心,另一个恋恋不忘的人就犹如长了颗龋齿,时常隐隐作痛却又欲罢不能,惟有狠下心将它连根拔出来,方能痊愈,但我竟舍不得拔掉。

从补牙的椅子上爬起来时,竟看到林木森也在治疗室,他关切地问我,“你怎么样,还好吧?”

因为刚哭过,我在林木森面前有些尴尬,而嘴巴里内充斥着强烈异味的药物,使得唾液不停地在口腔内分泌出来,讲话含糊不清,便没开口说话,医生在旁交代,“把药物在嘴里多含一会儿,别老往外吐,不然效果会不好……”

出了诊室,林木森仍跟着我,我专心盯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在看,忽然感觉左边脸颊上有些粗糙,是林木森带着淡淡木质清香的手贴在我脸边。我闪电般地躲开,有些恼怒,这叼毛明明已经离开医院的,不知何时又回来牙科诊室,想必刚刚也看到了我哭时的狼狈模样,想到这些,我没好气地说:“林先生,您不是很忙吗,怎么有空来看我拔牙?”

林木森被我躲开后,晾在半空中的手有些尴尬,收回后插进裤子口袋里,“小鹿,我想请你……去见一见我叔叔?”

没想到林木森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虽然之前说是相亲对象来着,但现在差不多像是见家长的意思,小鹿讪然笑了,“林先生,我们应该只算是朋友或是合作关系,这样好像有点那个……不妥当吧!”

“不以女朋友的名义,你还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的,”林木森有些犹豫,“我叔叔想见你是因为别的事,他的病情……很不乐观!”

“林总要见我?”我还是觉得挺奇怪,便问:“可我和他不认识?”

“是,”林木森对我点头,“我叔叔要见你,他是认识你的。”

将信将疑被林木森带到VIP病房门口,心里突然觉得异常不安,林木森开门进去前,将手停放在房门把手上,回头看我眼里有着痛楚,“小鹿,对不起,也许我是没有资格爱你的。”

林木森的话让我感到莫名其妙,也没去细想。病房外面是会客厅,有沙发、桌子和电视柜之类的家具,护工正在整理物品。

林木森带我走进里间的病房,记忆里熟悉的芳香,像噩梦一样缠绕着我的气息又钻进了我的身体——窗台上盛开的星星点点的茉莉花像是许多晶莹的泪珠。

病床上昏睡的老人枯槁憔悴,消瘦的身体陷在白色的床罩里,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气,只有旁边一台生命监测仪器上跳跃着微弱生命曲线,床头病人资料一栏以及仪器上填的名字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一个我以为早已经死去的人。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上一节(51)木棉、林木森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