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记

2021年的半年,值得记下来。

大二那年,辩论赛失利没有得一等奖,导致从今以后,都不敢在众人面前高谈阔论或者进行演讲。第一次克服心理障碍,是在盈科律所狮享会上,虽然已经离开盈科,但收益良多。当再站上舞台,便是“法律服务产品大赛”,当然,这个赛也是一不小心进入的决赛,前有主任还有助理小朋友等良师诤友的鼓励,其实给我最大勇气的,是于洲前辈说:你这个年纪,需要正视失败,承认失败,站这个舞台上,你输,才是应该的。人生,要遵循应该的事,然后,再卷土重来,但今天,你尽管站上去,说出来了,就是成功了。还好,我讲完了应该讲的内容,并无遗憾。也有一个良师欲与我嬉闹打赌:若来年你在服务产品大赛上得一等奖,要求随你提。只是,依然不是当年的我了,是不是一等奖,或者得不得奖,并没有这么重要。演讲,只是律师表达能力考验也其中一种方式,而律师的能力,却并不尽于此。不用执迷。

2020年有人说初六上班,于是初六到杭州后疫情爆发,在出租房里与全国闭门思过一个多月,一瞬而逝,已过一載有余。今年初六到如今,从不得一日闲,没有休假,没有写文,甚至没有好好的反思过自己。从来没有在大学毕业后想过,我真正的努力一下会做到怎样,我一度觉得,但凡实意,能过当下,写文游客,人生足以。一不小心,真诚相待倒成了幼稚,真心诚意倒成了不成熟,见不惯的好意为之却成了多管闲事,说好的尽兴而归却成了他人体现体贴懂事的杠杆作用。2021年之前,可能人生也就这样过了,受他人之托,尽他人之事。一辈子律师做到老,然后慢慢的变成一抔黄土罢了。

这半年,原来可以这么过:不闻人间是非事,一心但求案里案。

有人拿功成名就做酒花,赌酒话花开几时。绿肥红瘦,知否知否。笑里夜半难寻度,余生寮寮,功名伴左右。

还好,人生最大的幸事,是被人惦记和牵挂,比如小青梅总会让你懂得:何为温暖。

这样想来:若从未辜负过他人,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温暖,才不会冷眼看世界,才不会冷漠待他人。

至少,自己不会成为辜负他人的人,那么,当他人离开的时候,希望不是我的不是。

阴魅诡谲之手段,凌厉雷行之作风。我时常想,什么时候我才会有这种段位,而如今想想,即便有,我又有什么事情需要这种手段去实现呢?

并没有。

曾经有人跟我说:心思不可由他人猜透,才属运筹帷幄,尽在心中。

也有人说:只有别人猜不透你,你才不会受制于人,受之于人。

可我没有什么小辫子,也没有什么可贪图,银子,取之有道;好色,坦坦荡荡。希望我四十岁时,依然可以落文如此,与众分享心情。

至于事业,终于明白,只要我想,但凡努力,五体有勤,脑子愿动,终归不致于饿死。

需要改变的,是接受这个世间见不惯的,见得惯,理解不了的,理解得了的,我都风轻云淡从容接受。有人喜欢暗度陈仓,有人喜欢留有后路,有人喜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人喜欢一年四季一日三餐,有人喜欢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有人喜欢防人如防生酒,也有人终归是社会的教科书,有黑亦有白,有人…有人…才有了人生百态。律师,该全面接受这样百态的世界。

我喜欢什么呢?我喜欢十年后,记得十年前这样的自己,无知者无畏,有心者有爱,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记得这样的自己,一腔孤勇任平生。这样,就如同三十余岁的我骄傲自己坚守了二十岁的承诺,相信四十岁的以后也会为今天的自己骄傲。


———记立秋,与温暖并行


图为小青梅为母亲.妹妹.我买得奶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